4.宋程硕

炼爱(np 骨科) 作者:瓜瓜甜

4.宋程硕

      劳动节假期的第二天,陈默和江之恒一起赖床到十点。
    等饥肠辘辘地起床,江之恒洗漱后说去买早餐。陈默砸吧砸吧嘴说她想吃酸辣粉。江之恒竖起叁根手指比了个ok。
    江之恒出去后,陈默进了浴室,洗头洗澡。
    水把头发和脸都打湿,水珠往下落到双乳,陈默围拢下胳膊,低头看那之间一道浅浅的沟。她咬了咬唇,弯起嘴角。
    刚刚江之恒摸过那里。
    早上两个人唧唧歪歪扭在一起抱个满怀的时候,江之恒的手掌还和昨天一样,不算太老实,这回陈默额头抵在他胸口,江之恒的手掌往前一摸,就摸到了那处柔软。
    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
    江之恒手掌一抬,下一秒就想收回。
    陈默就在这时啪得一声把住了他的手背,带着江之恒的手进了自己的衣服下摆。
    “你摸吧。没事。”陈默抬起头,甜甜一笑。
    江之恒深呼吸了一下,闭眼先吻了吻她的额头。
    “默默。”
    “我的是不是没有电影里那个女人的大啊?”
    江之恒低声笑,胸腔微微震。
    “不大也没关系。我喜欢就行。”
    “所以你喜欢小的?”
    “不是啊。”江之恒又低头吻了一下她眼角:“我只喜欢你的。”
    这回换陈默傻笑了一瞬,她压着江之恒的手背,江之恒的掌心握住她的胸,在那个令人兴奋的触觉里,陈默的呼吸又变得均匀且厚重起来。
    洗了澡,给全身抹上身体乳,站在镜子前吹头发,江之恒回来了。
    他靠在浴室门边,眯了眯眼:“好香。”
    刚说完,面前迷雾一片,陈默正笑嘻嘻地拿着一瓶香水,喷了他一脸。
    “这样的话,你今天身上就会有我的味道了。”陈默把吹风机放回去,从江之恒身边路过,跑到客厅,准备好迎接她的早午饭。
    江之恒在她身后看着她,宠溺地摇了摇头。
    “你什么时候回学校呀?”
    “我下午就回。你能不能送我去?”
    “好呀。”江之恒先给玻璃杯里倒了两杯白开水,推了一杯到正在嗦粉嗦得满嘴红油的陈默面前。
    “五一不是叁天假吗?”
    “对呀。但是这是清和一高。有什么假期是它不能剥夺的?”陈默耸了耸肩。“而且我已经没去那个什么准毕业班学生必去的基础训练营,估计下午刚去就要被老师约谈话。”
    “你呢?你还能在清和待多久?”
    “六月末入伍之前,我都有空在这儿待着。主要看你,你什么时候想我了,我就过来看你。”江之恒顿了顿,又想到了什么:“你不是五月底生日吗?”
    说起过生日,陈默眼神略微迷茫了一下,随即又平静地恢复了常态。
    “哦。对。”
    “但是那天是周叁,你们学习应该很紧张。到时候你还会不会补过一个生日啊?”
    陈默嗦完最后一口粉拿起纸巾擦了擦嘴:
    “不补了吧。到时候我翘一节晚自习,跟你出来玩好不好?”陈默说着,歪了下头,笑得像只调皮小狗。
    “嗯?陈默你这不对啊,我虽然喜欢带你一起出去玩,但是可不能耽误你学习啊。你哥知道了得怎么看我?”
    提到她哥,陈默不自然地皱了下眉:
    “我哥不会知道的,我不告诉他。”
    “我这良心有点过不去啊......”
    “江之恒,你好假,你明明开心得眉毛都飞起来了好不好!”陈默嗔他。
    江之恒笑着看了看别处,没想到反驳的话。
    早午饭结束后,江之恒又骑着摩托,带着陈默返回学校,那天阳光很好。
    坐在轰隆隆的摩托车后座,陈默带着头盔,还是把脸贴在江之恒背上,一路上,她抬起眼看沿途的风景,看着阳光从香樟茂密枝桠间倾洒下来,看路边居民区吃西瓜的老爷爷和拍着皮球学走路的小baby,驶离那个学区房小区,再往街上开,路两边就是各色各样的商业门店,人来人往大商场门口挂着五颜六色的五一酬宾电子广告和横幅,小吃烧烤摊也挤在商场两侧,彩虹色七宫格的刨冰饮看着就清凉,烤肉炸串的那一把孜然香也会顺着风飘到鼻翼边。
    接近午后的清和小镇和它的名字一样温润可亲。
    它和世界上的其他小镇并没有太多不同。
    陈默趴在江之恒背上,还路过了陈明开的那家网吧。在门口能隐约看到坐在前面戴着耳机敲键盘的陈明开,陈明妍不在,按照陈明妍的努力程度,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在教室里奋笔疾书了。
    “我去上学啦。”陈默下了车,把头盔还给江之恒。
    江之恒被阳光晒得睁不开眼,但他的皮肤白得发亮,被阳光一照,也白得晃人眼。
    “嗯。去吧。到时候你要是能出来,我还和以前一样来接你。”
    “好。”
    陈默转身,没走几步,想起了什么,又跑步折回来,看着江之恒说:
    “我这个周末想出去一趟,下个月月初我哥生日,想给他买个礼物,你陪我一起去吧。”
    “行。”江之恒答应得很干脆。
    陈默这回是真的要回学校了,原地挥了挥手,转身就大踏步往校园里走。
    江之恒坐在摩托车上看着她,斑驳树影和破碎阳光在她轻盈脚步后落了一地。
    陈默去西面的宿舍楼拿了一些书,与此同时,宋程硕跟着班主刘杨进了高叁十班的教室。
    “大家好,我是从南华一中转来的转校生,我叫宋程硕。宋是宋代的宋,程是方程式的程,硕是硕士的硕。嗯.....”宋程硕站在讲台旁边,做了个自我介绍,说完名字以后,他就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了。
    班主刘杨和蔼一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好的。我们先欢迎一下新同学吧。”
    话音刚落,班里立刻响起中气十足的掌声,同时起同时止,干脆利落,五十多个同学一边鼓掌一边齐刷刷从自习课本前抬头,眼神好奇地打量着他。
    宋程硕被这阵势吓了一瞬,呆呆地站了个笔直,然后低下头。
    欢迎之后,刘杨对他说:
    “你去找个位子坐下来自习吧。”
    宋程硕点点头,鼓起勇气抬眼在教室里找,只看到了第一大组最后一排的两个空位。
    也不知道这个班级座位是按照什么排的,是不是成绩?如果按照成绩,他是坐在最后一排的话,那.....
    刘杨看他迟疑着没迈步,头先低下去了,有些未卜先知,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
    “别多想。这个位子是定时滚动制,每一排都会轮换,几周后,最后一排就能坐到前面来,每个人都有机会的。”
    宋程硕听后松了口气,乖乖地点点头,还是一路看着地面往后走。
    过程里,周边有些窃窃低语,他心思比较敏感,也听了一些。
    “南华的,好像理科竞赛很厉害。”
    “他一看就是标准理科直男呀哈哈哈。”
    “好清秀啊,是来拉高我们班男生颜值的,我喜欢。”
    越听好像越不对劲,宋程硕加快步伐,坐到自己该坐的地方,里外两个位置,他选了外面的,感觉里面的角落太偏,他又近视,估计坐里面都看不清黑板。
    他上午才从南华县坐最近的一班公交车来清和,早上套了一件牛仔外套,路上又挤又热,他就脱下来搭在手里拎了一路。坐在教室里,五六十人挤在一起,也不冷,宋程硕看身边位子没人,就把外套搭在了另一个位子的椅子上。
    从书包里拿出厚厚几大本高考题库,宋程硕就和班级里其他学生一起勾着腰低着头奋笔疾书起来。
    五月的天气变得很快,昨天还泛冷,今天就尤为闷热,宋程硕坐了一个多小时,额头上沁了一层汗,但是正被一道物理题难住,他卡壳了一小步,坐在那里心烦意乱地拧了拧眉头,没来得及抽一张纸巾来擦擦。
    就在这时,窗外一阵久违的清风吹来,带起了一阵若有似无的甜香,飘到了宋程硕鼻翼边,那香味很好闻,伴着那一阵扑面的清凉,宋程硕眉心一松。
    接着,耳边就响起轻轻的一句:
    “不好意思,这是你的外套吗?”
    宋程硕一个激灵,他脑子反应还算快,在对方提出这个询问之前,已经知道了对方语气里的要求,伸手把自己的外套一抓,然后回过头。
    对上眼前这个女孩儿的眼睛,宋程硕瞬间一惊,随后是下意识地把头一低,再不敢看她了。
    把自己外套拿过来搭到自己椅子后,他才想起来说:“对,是我的。”
    “好。”陈默看他动作利落,刚拿回衣服,就又投入了题海,知道自己身边这是又新来了一个大学霸。自己也就不多话了。
    她拉开椅子,坐在那人旁边,挺直背想瞅瞅他有没有桌子前的定制名牌。大概是有稍微的靠近,对方敏感地抬起头,又看了她一眼。
    陈默平静地跟他对视,然后低声说:“你好,你是新来的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呀?”
    宋程硕刚刚自我介绍的时候,陈默不在,这个时候音量不敢大声,说出来还容易听错,宋程硕就把书翻开,翻到姓名栏那一页。
    “宋,程,硕。”陈默用嘴型读了一遍,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名牌,是一块小巧的立碑,清和一高每个学生都有。
    “我叫陈默。”虽然宋程硕看见了,但是陈默还是小声跟他说了一遍。
    陈默。她叫陈默。
    后来身边没了声音,陈默也把带来的书放到了桌子上,起初宋程硕以为这里没人坐,就是因为陈默的位子上一本书都没有,跟这个班其他同学桌子上的小山高书本堆鲜明对比。
    陈默也拿着笔看着书融入班级氛围之后,坐在她旁边的宋程硕还久久不能平静。
    刚刚那一眼的后劲比他想象得要大。
    宋程硕没想过,能在清和一高看到这么漂亮的女高中生。她的声音不算甜更不嗲,个子不高,甚至可以说很不高,身材也好像并不突出,可是那张脸,是能一瞬间让人惊艳得想哇一声的。尤其是刚刚宋程硕抬头那一眼,直接对上陈默的正脸,她眼皮抬起看着他的那一秒,直接让宋程硕害羞得低下了头。
    然后她在身边坐定,宋程硕才后知后觉,那阵清风带来的淡淡甜香也是她身上的。随着陈默的动作,她身上的气味也如影随形,宋程硕现在可不止是卡在了那道物理题上,随后他敏锐地察觉到旁边的人对他有点兴趣,靠近了一点点,他行动快于理智,又转头看了她一眼。
    这次距离更近,她就在耳畔,这次不仅仅看到她精致的侧脸,还看到她圆圆的耳垂。
    她勾起嘴角有一个很浅的笑容,似乎第二眼更好看了。
    宋程硕自认刚刚目光又飘忽了一小会儿。
    陈默。她叫陈默。
    宋程硕收回目光,继续低头写字。
    她是他转来清和一高的新同桌。
    她叫陈默。
    宋程硕在心里默念了几遍。
    --

4.宋程硕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