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超过她就行

炼爱(np 骨科) 作者:瓜瓜甜

5.超过她就行

      陈默对宋程硕的第一印象就是,安静。
    第二印象是......帅。
    没错,这个形容也不是只有她用,陈默去食堂吃饭,十次有八次能听到在她前面排队的同班女生在议论宋程硕。
    “他真的好好看。像网上说的,那种小奶狗!”
    “长得好看也就算了,成绩也特好,他语文和英语差了一点点,但是数理化生真的太厉害了,这几次晚上小考轮换着改卷子,我改到他的,真不知道从哪里能扣分,跟标准答案一模一样!”
    “但是语文和英语也实在是太拖了,他单看数理化生,起码是班级前十,语文英语一拖,愣是拖到了二十多名。”
    “没事儿,在咱们班,就算是倒数第一都没啥丢脸的。竞争激烈嘛。”
    陈默歪了下头,她还真考过倒数第一。那次她物理交了白卷,因为痛经太厉害,躺在寝室床上根本不想动,当天下午的月考就没去。
    理科班女生不算多,那些女生喜欢结伴成群,陈默更爱独来独往,她们打好饭一起坐在一张桌上吃饭,陈默自己打好饭,扫了一遍食堂大厅,想找个安静点的角落,就在角落里看到了更安静的宋程硕。
    但她没有过去,远远一看都知道宋程硕手里拿着理科公式书,是个连吃饭都要背公式的勤奋学霸没错了。这种时候非去打扰人家吃饭学习干啥?
    陈默就在另一个角落里惬意地享受了那天中午鲜得让人幸福的爆炒江虾。
    吃完午饭,在回教室之前,陈默先回了趟宿舍,打开流量收到江之恒的微信。那天是周五,按照之前的约定,晚上放学以后,陈默准备翘掉晚自习跟他出去。
    江之恒说他摩托坏了,晚上只能打的去城区,然后再打车回来。
    陈默不在乎这个,只要江之恒能来,就都行。
    江之恒回了一个Ok.
    陈默把手机收到枕头底下,就拿了几本书去教室自习。
    教室里人还不多,陈默知道宋程硕肯定在。她这个新同桌就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闷葫芦,一周前转来,直到现在,总共跟她说过的话还不到五句。能直接给她看的,绝对不开口说,惜字如金。不说话的时候,反正陈默印象中看到的宋程硕,不是正在学习,就是在回教室学习的路上。
    这种学习习惯良好还自觉的大学霸,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陈默也不会打扰他的。
    比较之下,还是江之恒更有意思。
    之前女生们都说宋程硕是小奶狗,陈默心说那是因为她们没看过江之恒,江之恒在他自己酒吧唱甜歌撩妹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小奶狗。
    闷葫芦是高冷学霸,跟软软糯糯的小奶狗可不沾边儿。
    陈默坐到宋程硕旁边,在大学霸的感化下,勉勉强强做了几篇英语阅读理解和完形填空,困得眼皮在打架。
    也就一周时间,陈默那个位子本来没有多少书,她之前就是嫌书多,才在五一假期之前一天搬一点一天搬一点,把书桌和桌肚清空了,后来这几天学到很累,也发了懒,不想往回带,书一堆又多了。
    陈默把书本理好,横放在面前,阴影投下来,刚好挡住了扰人睡眠的阳光,她就在那片阴影里枕着胳膊睡着了。
    就在这时,清和一高校门口,刘杨和几位校领导齐刷刷站在大太阳底下,等一个人来。
    司机把车转了个弯,陈肃坐在后面,抬头就看到了校门口那一排欢迎的阵仗,他有些不自在地皱了皱眉。
    车一停,陈肃立即打开车门,自己下了车,几步上前,依次和刘杨以及那几个德高望重的校领导鞠躬握手,礼节周全。
    “刘老师,李校长,你们不必专门在这儿等我。”
    “陈先生是资助我校学生的贵客,我们当然要感谢您对清和一高的支持。”刘杨和陈肃比较熟悉,和校领导寒暄完以后,陈肃照例是要跟着刘杨去班级看看的,只不过今天除了去看他妹妹陈默之外,还有另一个人要见。
    客套话说完,刘杨带着陈肃上了教学楼。
    高叁在第叁层,陈肃跟在刘杨身后,微微颔首听刘杨说话,一边听一边从走廊往最尽头的教师办公室走。
    经过那叁个班级的窗边,陈肃成功引来了一阵不小的喧哗。
    和年近中年微微发福红光满面的刘杨不同,陈肃身形挺拔健硕,在那里站一会儿,就自然而然散发着不容忽视的气场,而更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的,是陈肃那张脸,侧颜线条精致得像雕塑,鼻梁挺直,唇峰微凛,最后收拢于下巴,再流连到凸起的喉结,这张侧脸线条流畅又锋利,只是让人看一看,就带着深刻的杀伤力。
    他只是路过,未必会大方地用正面看过来,可是教室里有女生关注到他,就会瞬间带起一整片惊叹:
    “啊,他又来了。我好酸,为什么我的哥哥没有这么该死的魅力。”
    “唉,难怪陈默那么好看了,家族基因太强大。”
    “看得我都不想学习,好想冲出去叫哥哥你带我走吧。”
    “你想得美,人家是陈默的哥哥,要带也只带陈默走。”
    “魂穿陈默一秒钟。”
    “咳咳咳,你们几个安静点儿吧。好好学习,长大以后当个女霸总也不是梦!”
    “有道理!”
    在一片低声压抑却又不绝于耳的嘈杂声里,当事人陈默趴在阴影里睡得很熟,宋程硕起初还偷眼瞟一瞟她,后来听着周边嗡嗡嗡兴奋讨论窗外的人,他也抬起了头。
    就在那时,陈肃经过他们班级窗口,下意识地向里望了望,有穿着校服的男生女生也看过来。陈肃并不知道陈默现在坐在哪里,他随意看了看,也确实没看到陈默的脸,直到在最后一排,他碰巧对上了一个小男生的眼睛。
    宋程硕坐在陈默身边,抬头看着陈肃,那目光里已经承载了很多他自己都尚未察觉的东西,有好奇有惊羡也有瞬间走神的慌乱,就跟陈肃对视了一刹那,宋程硕就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也被保留了下来,就算是陈肃已经平静地收回目光,跟着刘杨走进办公室,消失在宋程硕的视线里,那个东西还盘踞在他脑海,让他恍惚了好一刻都没进入学习状态。
    随后,在他逼着自己什么都别想立刻学习的时候,刘杨悄悄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来办公室一趟。
    宋程硕跟在刘杨后面进了办公室,又一次见到了刚刚路过的男人。
    宋程硕有几分拘谨地站在原地。
    刘杨给他介绍:“这位是陈肃陈先生,你靠着竞赛成绩从南华转来,拿的就是他资助的清和奖学金。陈先生说他想见一见你。”
    陈肃看他资助的孩子有几分紧张,就站了起来,跟他做了一个平易近人些的自我介绍。
    宋程硕不知道说什么,就忙着鞠躬,然后一遍又一遍地说谢谢。
    陈肃笑了,刘杨带着宋程硕一起坐在办公桌旁边。宋程硕手放在大腿上,微微有点勾背,他看到陈肃手里拿着一本年级排名的文件夹,心里又有点发虚地紧张起来。
    “清和奖学金每年依然可以覆盖你的学费住宿费,以及,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还可以适当增加你在高叁这一年的生活费,如果你不方便收现金的话,我可以直接通过学校把钱打到你的校园卡上。毕竟是高叁,也不像是高一高二那样,你还可以在校外兼职,高叁的时间没有那么充裕了对吧。”陈肃的语气很平缓,宋程硕每个字都听清了。
    但他又有一点不敢相信,在南华,他能拿同样由陈肃赞助的南华奖学金,理由是他在南华一直就是全校第一名。可是在清和一高,就未必了,应该是说,连全校第一的边都挨不上。本以为陈肃这次要见他是来委婉告知奖学金名额换人的,谁知道竟然还提高了福利?
    “可是,陈先生,我.....我已经不是全校第一了。清和奖学金我还能拿?”宋程硕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喜,他这个人最不喜欢不确定感,尤其是付出与回抱未必对等的不确定感。这种奖学金虽然听起来名声好听,可是如果是他不够资格,别人出于同情一定要给他,他也不会有多么开心。
    “这个奖学金本来就不只是为全校第一设的。”陈肃淡淡一笑,伸手把年级排名册翻开,指着一个名字说:“在清和一高,你只要保证每次正式排名的考试,名次能够超过她就行了。”
    宋程硕看到陈肃在那一大页密密麻麻的排名表里挑中了一行,手指按住又松开,递到他面前,让他看清了那个名字。
    宋程硕脸上的表情一顿。
    陈肃希望他每次都能超过的人,竟然是陈默。
    宋程硕回到座位上,下午的上课铃还没有响,不过眼见着,身旁的陈默已经睡了一整个午自习。
    他抬手轻轻敲了敲她的桌面。
    咚咚两声闷响,她的睫毛颤了颤,随后缓缓睁开了眼皮,一副睡意犹在的试探,直到确认是宋程硕叫醒了她,陈默才支起脑袋,枕着胳膊短暂地又赖了下桌子,她目光里是满满的困倦和茫然,半睁未睁,眨了眨,最后语气微稠地轻声问他:
    “怎么了?”
    宋程硕心头一跳。
    他喉结滚了一下,开口的时候有一点点大舌头:
    “那个,班主叫你去办公室一趟。”
    陈默眼睛完全睁开,抬头很自然地撩了一把刘海,叹了口气:“现在吗?”
    “对。”宋程硕重重地点了下头:“是现在。”
    “哦。”
    陈默反应过来,她完全不知道老刘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叫她,要是宋程硕性格开朗一点,她还会提前打听一下,但是她现在和宋程硕还不太熟,说多就是尴尬多,还是算了吧。
    陈默悄悄地起身,从后门出去。
    陈默刚走,宋程硕低头翻开书写作业,写着写着,后劲稍迟地想到了刚刚陈默那个半眯的睡眼,他瞬间红透了耳根。
    --

5.超过她就行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