ℙó⒅ℊν.ⅵℙ 14.想给更多

炼爱(np 骨科) 作者:瓜瓜甜

ℙó⒅ℊν.ⅵℙ 14.想给更多

      月考成绩不到一周就公布了,名次出来以后,陈默27,退步两名,宋程硕排在第20.数理化生又一次满分。
    但是理综这一次真的很难。
    陈默物理和化学两门没及格。试卷发下来的时候,她郁闷地抬头对上了也好奇看过来的宋程硕的眼睛。
    她两门一门60,一门58.宋程硕门门满分。
    世界的参差
    陈默沉默了一小会儿。宋程硕尴尬地转过了头。
    “你真的太厉害了吧。怎么做到的?”陈默感叹了一句。
    可能有些人不是拥有考100分的能力,是因为这个卷子只有100分。下次遇到个150分满分的卷子,人家照样能考150分。
    这就是天才吧
    “就是一直做题,把所有题型都掌握,考试就像套路一样。”
    “做了我也记不住那么多啊。”陈默挠了挠头。其实她这个成绩还可以,算是中等线上的。基本上算是基础稍微过关。但是这种偏难怪的题目,就是为了让你在基础题上更拔高再拓展,对陈默这种不爱题海战的人来说,做这种题特别吃力。
    “你有时间给我讲讲这道题吗?我看答案都没看懂。”自习课下课,陈默实在没忍住,向他求助。
    宋程硕没拒绝,他俯身过来,看了看题号,然后在草稿纸上唰唰唰写了俩公式。ⅹⓉ℉гЁЁ1.čóⓜ(xtfree1.com)
    “就是这样”
    宋程硕给人讲过题。
    其实之前陈默打趣他有很多女孩私下里议论他,这种情况在从前的南华也发生过。因为从小到大,宋程硕的外貌就和学习成绩一样亮眼,夸的人很多。南华有好多女生给他写过情书。但是他语文不好,最烦看很多字,许多情书堆在那儿,他不敢还也不想看。
    有些女生看这个办法行不通,就想了别的接近他的方式,比如,拿着作业本过来找他讲题目。
    这是宋程硕擅长的,他认真地在草稿纸上写解题过程,一个字一个字地给人讲,那个女生就在旁边盯着他的脸笑,宋程硕问她听懂了没有,那个女生说只顾着看他了,看见他其他什么都忘了。旁边的同学都起哄调笑,宋程硕却笑不出来。
    “那你以后不要再问我了,反正你又不是真心想好好学习的。”宋程硕直接开口对那个女孩儿说了这句话。
    他觉得没什么毛病。但是话太直,女孩儿的面子太薄,他这么一说,女孩儿当场就被怼哭了。被人说不好好学习又愧疚,被宋程硕无视心底的喜欢又委屈,被当众怼又气愤。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女孩儿过来找宋程硕问题目了,他倒觉得还挺清净。
    宋程硕知道自己不会改变,别人来问他题目,他不会摆架子,但是如果有人不好好听,那他也确实没有必要再浪费自己的时间去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啊。
    可能这就是一个学霸直男明明被很多人暗恋,却没有人敢主动迈出一步的原因吧
    他不知道陈默是不是那种装睡的人,这次试试就知道了。
    宋程硕讲了一遍,陈默听了以后歪了歪头,又自己在草稿纸上默写了一遍那个公式,她手指着那个题目的两句话:“所以这里的两个量直接带到公式里就行了?”
    “没错。”
    “啊,那我为什么读不出来,题意就是这个意思呢?”
    “你题目做少了。”宋程硕又直说了。
    “哦。”陈默没有不高兴,她有种被调侃了以后的好笑。她确实不爱做题目,在题海奋战的学霸面前显得很懒散,所以宋程硕这么说也对。
    那题挺难的。宋程硕直觉,陈默把他想象得要聪明一点。
    “那这一题呢?再给我讲讲呗。”
    “你看书本的38页,中缝那道例题,结合章节总复习题的第3题第3小问,是不是就是把他俩结合起来的?”
    “对呀!我做题目的时候,也觉得我好像在课本上做过这题。但是我就是做不来考试卷上的那个题目!”
    “你只是做了基础题,却没有分析和总结,也缺乏综合应用的能力,所以还是要多做题,多思考。”宋程硕继续实话实说。
    “你说得对!大佬,太厉害了。”陈默又一次感叹。
    听到陈默夸他,宋程硕心底里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欣喜,和之前他被人夸奖时的感受完全不同。这个时候,他希望多听几句陈默的夸奖,或者陈默再多问他几个问题,让他多感受一下被人真诚赞叹的喜悦。
    “好啦,不打扰你学习了。剩下的我自己想想。”陈默把自己卷子抽了回去。
    宋程硕竟然还有点可惜和不舍,其实你多问几题也没关系。反正高中的知识点我差不多都会了。再怎么认真学习,也都是车轱辘活儿,来来回回倒那些套路。
    那晚陈默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有点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意思。其实她这次的目标是进前二十的。但是差的有点儿多,离这个目标还有距离。
    她想了想还是打开微信给陈肃发了条消息:
    “哥,月考成绩出来了,有点垮,班里27名。唉两门没及格。”
    陈肃隔了差不多两分钟,回复了一个问号。
    “?现在几点了?还在想这个?赶快睡觉。”
    陈默看到陈肃这样回复她,又觉得心里一暖,她翻个身,给陈肃发了一个“晚安”。
    陈肃不在意她的名次,他说只要陈默认真学习就好,月考周考日考全是小问题,只要不是高考,就不需要拿来给自己下定义。陈肃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教育陈默的。
    其实陈肃很满意陈默在学习上表现出来的,那种张弛有度的好心态。
    陈肃回了她一句“晚安”。
    陈默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陈肃发这样的话来,她会盯着屏幕盯很久,随后就会很安心,很安心地入睡。
    陈肃生日那天,陆飞开车来学校接她。
    陈默填请假条的时候,宋程硕刚吃了中饭回来。
    “你又要请假吗?”
    陈默一愣,知道宋程硕那个又字又是在调侃她。
    “今天周末!我哥过生日。我先撤了。”
    宋程硕低头勾了勾嘴角,他觉得陈默那一点点不希望被他说懒不服他嘲的小心思很真实。
    陈默拿着给陈肃的礼物,上了陆飞的车。
    “陈总今天临时有工作,所以没能亲自来,他排开了晚上的时间和你一起吃晚餐。”
    “好!”陈默知道她哥哥每天的工作量,也理解他每时每刻都要谨慎处理突发状况。
    这次他们没有在家里吃,陈肃定了一个餐厅天台的位置,他先于陈默赶到餐厅,点了两份他们惯常爱吃的西餐。
    陈肃坐下来等陈默来的时候,心情还有几分紧张。
    他很期待陈默这次会给他送的礼物。其实前几年,陈肃过生日,她给自己买的东西更为细致,但也都不便宜,陈肃现在常用的那支钢笔就是陈默买的,还有他有时候会用的胸针,以及某一年限量款的男士项链。陈默比他想象得更细心,她一直有在观察和比较他惯常会用的那些产品,并且买相适应价位的东西来衬他。
    只不过买这些东西的钱都来自陈肃给陈默的那张银行卡,陈肃每次都在生日前就知道那笔钱买了些什么,可以说常常是早有准备,知道那天该穿什么衣服来配合陈默,如果陈默送他手表,送他胸针,送他项链,他或许应该不动声色地在那天特意不带什么来赴约,这样就会显得他和陈默有一种非凡的默契。
    陈肃觉得在这一点上,他真的很有心机。
    但这次不同,他查到的那份礼物,陈默不是送给他的。那陈默会送他什么?用哪里来的钱送?
    他从不介意陈默用他的钱买礼物又返送给他。
    他的就是陈默的。这根本没得商量,是最真的真理。
    只是他介意,陈默是不是接受了别的男人的钱。
    正在发着呆思绪无边的时候,陈默拿着一只鼓囊囊的塑料袋,满面春风地跑了过来。
    她没有把校服换下来,那种简单的衬衫和过膝裙会把她的年龄无限放小,让她看上更幼更娇小,好吧,陈肃必须承认,陈默的身高真的不够,一定没有一米六。
    “哥哥,生日快乐。”
    吃饭之前,陈默在简短祝福语之后,拿出了塑料袋里的,她买给陈肃的生日礼物。
    陈肃又必须承认,看着陈默从袋子里把东西拿出来时,他比敲定一个大项目企划案终稿还要紧张。
    陈默给他买的礼物慢慢慢慢从塑料袋里展露了一角,是灰色的,软软的,还有柔顺的短毛。
    陈肃看呆了。
    直到那个东西完全被陈默拿出来时,陈肃的目光都黏在它身上。
    他呆了几秒,才开口:
    “所以,这是按摩枕?”
    “对!”陈默特别开心地从椅子上跳下来。
    他就说她身高不够吧,坐在椅子上脚都挨不着地。
    陈默极其兴奋地跑过来,把按摩枕卡在了陈肃的脖子上,调好位置。
    “这是我在我们学校的超市发现的。我看到好多同学买回去午睡的时候用。不过我觉得这个东西也不用午睡的时候戴,平时办公太久,脖子难受的时候就可以戴!可以缓解疲劳!”陈默把它的功能摸得很熟,一项一项地给陈肃用,就好像陈肃是个老人,连一个小小的按摩枕都不会自己用,还需要她来一个字一个字地教。
    陈肃津津有味地听,很配合陈默的每一句话,但是他心里总有疑问,为什么非得是这个时候买呢?这个按摩枕就仅仅是为了他办公的时候舒缓疲劳?
    “哥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次要给你买这个吗?”陈默双眼都带着期待的光。
    她正好说出了陈肃想问的。陈肃笑着摇摇头。
    “我这个学期的前叁次月考加期中考的平均成绩是全班第20名,按照人头分配奖学金,我是叁等奖学金,我有叁百块钱!”
    这叁百块不多,但是它有意义,它意味着这是陈默用自己的学习成绩兑换来的,那是她陈默自己的钱。
    “叁百块不多,这个按摩枕是两百多,刚刚好只够买一个。但是这是我第一次支配完全属于我自己的钱,我学习得来的第一份奖学金,一定要给哥哥买一份力所能及的礼物!”陈默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笑:“以后,我再努力努力,也许能拿二等奖学金了呢,二等奖学金是五百,更多一点儿。”
    陈肃心头被重重敲了一下,震动之余,是一种隐隐的欣慰和甜蜜。他双手摸上按摩枕,感受上面短短绒毛的温热触感,心窝里也是暖的。
    “我特别喜欢这个礼物。谢谢默默。”
    陈肃没有站起来,他喜欢这个高度,陈默站在他面前,刚刚好和他平视,他们的距离就在亲密的界限里。
    陈默笑得特别特别甜,她又站近了一步:
    “以后我考上大学,能够出来工作了,是靠我自己工作的那种!我挣到的第一笔钱,一定还是要给哥哥买礼物!我想把我以后有的东西,都回报给哥哥!”
    这一下是猛锤,狠狠地敲碎了陈肃控制的心防,他有种被冲昏了头脑的幸福感。
    他侧转过身,张开了怀抱。
    陈默笑着靠近,因为陈肃脖子上还有那个按摩枕,不方便抱下去,陈肃拉着她的胳膊,微微抬头,跟她额头相抵。
    这个姿势的亲密度比拥抱更致命。
    “那哥哥以后要是老了,走不动了,哪里都去不了,你还理不理我?”
    陈默突然鼻酸了一下,她重重地点头,额头不再抵着陈肃的,陈肃大手伸出来,掌心抚摸着她的脸颊,又把她的脸捧住:
    “以后哥哥老了,会变得特别特别丑,娶不到老婆,孤独终老,你也愿意养我吗?”
    “哥哥不会丑的。”陈默又想哭又想笑,她这个时候又只会摇头。“哥哥是最好看的,是我心里最好看最好看的最好看的男人。”
    “默默,哥哥永远都爱你。”陈肃抬头,轻轻地淡淡地亲了下她的额头。
    陈默却一瞬间像触电一样控制不住地小幅颤抖起来。
    她还是不够成熟,分不清那种极致的战栗到底是震惊,还是狂喜。
    她只能在那迫不得已的处境里选择下意识去回应陈肃,她环着陈肃的脖子,对他嫣然一笑:
    “我也永远都爱哥哥。”
    陈肃是哥哥,陈默是妹妹。
    茉莉不在了,陈正道不在了。
    陈肃是陈默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陈默也是陈肃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陈肃爱陈默。陈默爱陈肃。天经地义。
    --

ℙó⒅ℊν.ⅵℙ 14.想给更多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