ℙó⒅ℊν.ⅵℙ 20.被雨淋湿的狗

炼爱(np 骨科) 作者:瓜瓜甜

ℙó⒅ℊν.ⅵℙ 20.被雨淋湿的狗

      陈肃坐在车里,呆了起码有十分钟。
    他在脑子里复盘了好几遍刚刚他俩的对话,他知道问题症结在哪儿,但是他也是真的不懂,要不是那样安慰,又该对陈默说些什么呢?
    陈肃叹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找到通讯录里一位研究青春期青少年心理的专家,还是他一个朋友推荐给他的。陈肃已经跟那位专家交流了一段时间,并且在交流中有所收获。
    他又跟专家约了一次见面,希望在下次见到陈默的时候,他能把今晚结下的这个疙瘩解开。
    陈默从后门悄摸回到座位的时候,宋程硕没预料到她会回来,陈默坐到他身边,宋程硕转过脸对她轻轻扬了扬眉毛。
    陈默心情不太好,但也不至于因此就波及无辜。
    她弯弯嘴角,回应宋程硕。
    但那一个晚自习,说是来学习的,也只是安慰一下自己。
    她满脑子都是刚刚下车时,陈肃那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现在的心情又是纠结和后悔并存。
    她知道陈肃不会不希望她什么都做得非常好,不会不希望她得奖学金不希望她参加竞赛拿奖,事实上她在内心责怪的是她自己,因为她没有能力去做那些事。至少是现在没有。
    现在她的水平,确实没有资格谈论那些。
    她那点小自尊,是有些不自量力。
    她写着写着就开始发呆,回过神来看,又后知后觉地继续写。
    直到下课铃响,陈默都没找到最佳的学习状态。
    宋程硕收好东西,看她还在磨磨蹭蹭,抬头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你今天晚自习一直在走神。”ⅹⓉ℉гЁЁ1.čóⓜ(xtfree1.com)
    陈默被吓了一阵,接受了这个批评。
    “我唉,明明是最应该努力学习的人,却好像总是都学不进去。”
    “你刚刚从家回来,肯定需要调整状态啊。”
    他们并排往外走时,宋程硕抬起胳膊把她轻轻拦在了墙边,这样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就不至于把他们冲散。
    陈默没说话,八月末的燥热在漫天繁星之下,显得粘稠又微微发潮,合着晚风一起往两人身边吹。
    宋程硕感受不到燥热,他只能闻到陈默身上那淡淡的若有似无的馨甜香味,在顺着风的尾巴往他心里钻。
    “呐,我本来准备明天再给你的,谁知道你今晚就回教室了。”
    宋程硕把索尼相机递到了陈默面前。
    陈默惊喜了一下,愣住,然后伸手接过来,她的手指碰到宋程硕的掌心,擦过的一瞬,宋程硕脖颈上的汗毛竖了一下。
    “谢谢。你想要什么礼物啊?我好回一个给你。”
    “我还没想好。”宋程硕拿手背蹭了蹭额头。
    “对了。”陈默想起了什么:“你的这个竞赛,是不是还可以加分啊?”
    “又不是高考加分,只是提升自主招生的竞争力而已。”
    “是北都大学吗?”
    “嗯。”
    “北都大学那么好,你都不考虑一下吗?”
    “我北都大学好是好,但是我可能”宋程硕有自己的考虑。
    “你怎么了?”
    “我,我挺想以后和你考一所大学的。”宋程硕说完还有点羞涩,他不知道那晚他是怎么了,很多话自然而然就出口,连草稿都不打。
    随后陈默就在那一秒反应过来了这背后的逻辑,心头的火又往外直冒。
    “那,你你这意思就是,我根本考不上北都大学呗!”
    哼!
    陈默抬起头,眼睛因为怒气唰的一亮,气得停下来,狠跺了两下脚,声线提起来的时候,喊得宋程硕都抖了一下。
    宋程硕一愣,欸,好像是这个逻辑。
    但是他一直以为陈默不会考虑北都大学的,他就一直也没考虑。
    “啊不是,那个,我的意思是说,你还想要考北都大学?”
    陈默瞪了他一眼。
    不对,不能这么说。
    “哦那个,我意思是,北都大学虽然是好,但是难啊,你应该不会”
    陈默拳头捏紧了,嘴唇也颤了颤。
    “就是,我觉得吧,全国也不止北都大学一个好学校,我只是希望”
    叁句话,直男叁句话越描越黑,也是一种本事。
    陈默不听了,气鼓鼓地撇下宋程硕就往前跑。
    宋程硕急了,立马就追。
    陈默跑不过宋程硕那大长腿,被他赶了先,她转身想换个方位继续跑,宋程硕一把拉住她胳膊,陈默就依着力道重重地往他怀里一砸。
    力道是大了点,但确实不疼。
    陈默的头砰得一声撞到他胸前时,脸贴上了一片温热的起伏,耳边就是宋程硕一下又比一下快的心跳。
    他身上有很好闻的洗衣液的清香味,陈默吸了一口气,周身就全都是他的味道。
    陈默手臂下垂放在身侧,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她抬头对上宋程硕那张清秀好看的脸,他也是害羞的,此刻是晚上,看不出透红的耳根而已。
    “对不起,我错了。你的理想大学如果是北都大学的话,我也可以去北都大学啊。你也绝对不是不可能。我没有觉得你不好的意思。你别误会我了,行吗?”
    他手掌抓着陈默的胳膊,陈默期间想要挣脱出他的怀抱,又被宋程硕这么紧抓着,最后挣脱不掉。
    “那你你会帮我吗?”陈默靠在他胸口,说话时呼出的气震颤了下宋程硕敞开的小领子。
    “会。我肯定帮你。我们以后去一个大学行不行?”
    “你肯定是可以的,你没必要为了顺着我,就降低你自己的要求。”陈默撑起胳膊在抗拒他的禁锢。
    宋程硕松开她,但是没让她走。
    “你以后肯定能上很好的大学,会读特别赚钱的专业,能赚很多钱,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一定可以的。”
    陈默一边说,一边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她心里也叹了口气,但她未必可以。
    “你也可以的。”宋程硕几次都想伸手过去再把她拉到怀里,再去用那种冲动去消解此刻自己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悸动,但是陈默似乎并没有那个意思,她往后退了几步还是在保持距离。
    “好啦,我已经不生气了。拿人手短嘛。还有,你赶快把你想要的礼物跟我说,不然我无偿接受了你这么大一个礼物,晚上该睡不着了。”
    “就这样。晚安。”陈默说完,往女生宿舍楼上跑去。
    听到身后的宋程硕又跟过来,陈默转头摆手:“哎呀,别跟过来了,我我现在心里可乱了,到时候又对你发脾气,是你自己倒霉!”
    宋程硕站在原地,消化了一下陈默那个伴着怒气的撒娇,忍不住上扬了嘴角。
    “好。晚安。”宋程硕笑意更深。
    陈默其实注意过,宋程硕笑起来,左边有一颗小虎牙,这导致他的左右两边笑容有非常不同的冲击力,没虎牙的这边是清秀的,有虎牙的那边是可爱的。
    现在看来,宋程硕看着她笑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害羞。
    陈默绝不是什么无知纯情少女,她知道宋程硕的笑还有宋程硕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同时她自己纠结的点也在于,她对宋程硕,好像也有那么一点意思。
    回到宿舍,就是因为这个小插曲,陈默像是得到了短暂的放松,刚刚因为和陈肃闹别扭而引发的种种心闷气堵的心理状态,都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
    陈默洗漱完躺在床上,打开手机,点进和陈肃的对话框。
    她这时候清醒了不少,心知自己那意有所指烦闷不已的小语气,就是很不礼貌,且十分伤人。
    陈肃会不会因为她那个语气而难受?
    陈默因为担心陈肃会难受,她自己也一样不好受。
    “哥哥。”陈默还是没忍住,发了一句过去。
    陈肃也还没睡,躺在床上一边走神一边翻杂志,陈默消息来的时候,他也有点意外。
    他还没说什么,那边陈默的一句“我错了”就击中了他心坎。
    陈肃发了个摸摸头的表情包过去。
    看得陈默躲到被子里,抿着嘴角笑了起来。
    “别多想。”
    陈肃又接着发。
    陈默安心了下来。
    “默默,哥哥爱你。”
    这句话发过来时,陈默喉头又哽了一下,表情也瞬间笑不出来,卡在那里,眼前一片模糊。
    陈肃看到顶头那行“对方正在输入中”,他拿着手机没动,耐心地等陈默把那句话发来。
    可是等了好久,等到顶上的输入中又变成了陈默的名字,那头都迟迟没有响应。
    陈肃关了手机,知道陈默大概也没有其他要跟他说的话了。
    而陈默也关了手机屏幕,钻到被窝里,被子蒙脸,她刚刚对着陈肃的聊天界面,打了删删了打,来来回回好几遍。
    那一刻起,她内心又涌起了深刻的自卑,自尊且自卑。
    “我也想成为哥哥的骄傲。”
    这句话她哭着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又一遍,却最终都没有发出去。
    ···········
    清和一高效率最快的两样活动,一样是打印试卷,另一样就是出月考成绩。
    陈默做了很足的心理准备,却还是被那个全班第叁十名打击得身心俱疲。
    她转头自残一般地扫了扫宋程硕的卷子,唉,就不该看,她大片大片地不会写,他满满当当全是标准答案。
    题目简单的时候她不觉得自己有多差,这回题目难了,陈默和宋程硕的差距就无限拉大了。
    宋程硕那次是班级第一和年级第一。
    因为数理化生实在是太厉害。
    陈默现在觉得自己和宋程硕摆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成语,叫天壤之别。
    “要帮忙吗?”宋程硕看陈默又在那里发呆,主动搭了话。
    陈默内心扭捏了一番,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如果我说,从头开始,每一题,都要给我讲一遍,你会不会想打死我。”
    宋程硕低声笑了起来,肩膀小幅度地抖了抖。
    “不会。我会说,我很乐意。”
    如果是放在以前,陈默心境还算开阔的时候,听到这话的反应,大概是回应一句更甜的话回去,但是现在,在她被高压环境踩得喘不过气来,自觉丢脸还有些求助无门的时候,宋程硕的这句话,直接让她撇下了嘴角,然后就在她想要控制的下一秒,眼泪刷拉刷拉往下淌。
    陈默赶紧抬手擦,却根本逃不过宋程硕的眼睛。
    “你”你怎么哭了?
    正常的对话应该是这样。
    宋程硕也确实是想这么说的。
    但是在他目光对上陈默通红的眼眶下垂的嘴角和簌簌滚落的眼泪时,每一个单独拆分的画面都没有什么可惊奇的,可是一旦他们都发生在陈默脸上,晶莹的泪珠是从她发红的眼尾往下一滴一滴顺着略微婴儿肥的腮往下掉,所有的场景都会瞬间被赋上全新的意义。
    “你真好看。”宋程硕半路舌头刹车,打了个结,却依然情不自禁地驶向了一个会让人尴尬的死胡同。
    陈默匆匆忙忙控制情绪擦着眼泪,听到这话,喉头又被堵了,又惊又羞又嗔,一下子哭笑不得。
    “宋程硕,你有病吧!”
    被骂了,宋程硕还是眨了眨眼,在笑。
    “你哭什么?”
    “我就是觉得,你这学霸好倒霉,摊上我这么一个学渣同桌,自己学习很辛苦就算了,还要牺牲宝贵的休息时间来带我重新打基础。这要是换做是我,我肯定不干,但是你还愿意,我一下子有点感动了”
    “就就好像一个冬天衣衫褴褛的人卧在冰天雪地里都冻得瑟瑟发抖,然后有个毫不相关的锦衣玉食的人脱了一件温暖的袍子给他,虽说是中华传统美德里的雪中送炭,但是我总觉得,在我的生活经历里,这样的人真的好少好少呜”
    陈默说完就觉得这个比喻似乎是不太恰当,还有点漏洞百出,但是原谅她那一刻被宋程硕扰乱的思绪,本来很值得感动的场景,被他那句稍显轻浮的话给搅得啥都不是,奇奇怪怪的。
    宋程硕还打趣她:“你等会儿,我看你刚刚那段话里用了不少成语,容我把笔记本拿出来,你再重复一遍,我把它摘抄下来,下回在作文里看能不能用上。”
    “宋程硕,你给我滚”陈默一边擦脸,一边害羞地骂他。
    “我滚了还怎么给你雪中送炭?”
    宋程硕花了两天时间,在老师讲解过一遍的基础上,又再次给陈默强化了一遍印象。陈默认真得恨不得把那套试卷上的题目全都背下来,其实她最后做了五遍总结,离背下来也差不太多。
    又一周的周末来临,周五晚上,清和小镇下了一场中雨。
    陈默有伞,宋程硕没带,他俩一起走。
    宋程硕把陈默送到女生宿舍楼下,就可以带着陈默的伞再回自己宿舍。
    一把伞下的两个人靠得比平时要近,陈默比宋程硕矮多了,宋程硕举着伞,举得很高,但是朝她那侧倾斜了一点,防止她淋雨。
    陈默的肩膀不时擦过宋程硕的小臂,两个人的短袖校服边缘,总有皮肤在轻微的剐蹭,带起一片小范围的酥麻。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就越走越慢。
    宿舍楼前的一片花花绿绿花坛的蜿蜒小走道里,相比于平时积了不少水,能走的范围更加窄小,两个人就越走越近。
    最后在宿舍楼前停下,屋檐里,宋程硕收了伞,陈默看他脸上被雨打湿,从口袋里拿了一包纸巾递给他。
    宋程硕没接,一只手拿着伞,很傲娇地低了一下头伸了伸脸,意思是陈默帮他擦一擦。
    陈默抬头瞪了他一眼:“宋程硕,你好懒!”
    这倒是第一次有人说他懒。
    但是他也乐意变懒。
    陈默怼完归怼完,手上的动作还是很诚实,拿着纸巾出来,踮着脚给他拍了拍额头上的水,然后一滴水珠顺着宋程硕的额角淌到耳边,再到下颌,留下了一条蜿蜒的水渍,陈默的手也跟着擦了擦他的轮廓。
    宋程硕就是在这个时候把伞丢了的,也没有丢远,就是不想让伞来占着他一只手了。
    在陈默反应过来之前,他伸手环住了陈默的腰,把她近似蛮横地圈进了怀里,然后另一只手不讲道理地摁住了陈默的后脑勺,把她压在自己胸口。
    陈默下意识反抗了几下,但是宋程硕决心很大。
    那晚他什么都可以不要,避雨的伞,干净的衣服,冷静的理智,通通可以丢掉。
    但他想抱抱陈默。
    要紧紧地抱抱陈默。
    这样他们就可以变成两只被雨淋湿的狗,或者更不堪一点,变成两个被雨淋湿了却还是要抱在一起的傻逼
    ps:
    陈默:明明是你抱我的,还带上我说我也是傻逼
    宋程硕: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当时谁给我的勇气呢?(得意)
    陈默:
    --

ℙó⒅ℊν.ⅵℙ 20.被雨淋湿的狗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