ℙó⒅ℊν.ⅵℙ 25.认错

炼爱(np 骨科) 作者:瓜瓜甜

ℙó⒅ℊν.ⅵℙ 25.认错

      国庆放假前一天的下午,几乎没有学生会心甘情愿呆在教室自习,学校对此有容忍度,并且宽宏大量地从下午起就允许家长过来接孩子,让离家远的学生早点回家。
    宋程硕和陈默吃完午饭出了食堂门,宋程硕往校门口看了一眼。
    妈妈打着一把遮阳伞,站在那里笑容满面地对他招手。
    宋程硕直愣在原地几秒,然后笔直地跑了过去。
    陈默站在他身后,目光追着少年狂奔而去的背影,她在原地为他高兴。
    宋程硕扑过去,在校门口抱住妈妈。
    陈默看着宋程硕低头红着眼睛跟妈妈说话,妈妈伸手爱怜地摸他的头,嘴角弯着在笑,眼睛眯着在流泪。
    陈默自己笑着笑着,心里一酸。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父母都是爱孩子胜过爱自己。
    可茉莉是那少部分。
    陈默从小跟在茉莉身边,就只会胆战心惊。茉莉工作时,陈默见不到她;茉莉不工作时,陈默却希望最好还是不要见到她。
    茉莉从小不教陈默读书认字,她教的东西都是陈默不想学,却又太过幼小而不得不听茉莉的话必须要学的东西。
    陈默8岁时,茉莉第一次把她抱在腿上,翻着几张照片,教她认人。ⅹⓉ℉гЁЁ1.čóⓜ(xtfree1.com)
    那时茉莉的病情已经很难隐瞒,她许久没有生意可做,名声也渐渐变臭,时常有看不惯的男人女人过来咒骂辱没她,连带着陈默也会被人指着鼻子骂,茉莉从来没有回护过,反而把她这个小孩子当成同情牌推出去招人可怜。
    可那不是长久之计,茉莉那时候最缺的就是看病的钱和一个能够给她庇佑的成熟金主。
    陈默被她抱在怀里,听她用暗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教她:
    “记住这个男人,这几天,他要是过来,记得要叫他爸爸,听没听清?”
    陈默看着那张照片上的陈正道,认真地点了点头。
    “还有这个。这个男孩儿,是我给你爸爸生的,你也是我生的,他是你哥哥,你要叫他哥哥,听懂了吗?”
    那是陈默第一次看陈肃的照片,是一张南城一中的高中毕业照,穿着干净校服的陈肃清新帅气,对着镜头浅浅地微笑。
    “嗯嗯。”陈默乖乖听话。
    后来,金主来了,茉莉病重,陈默叫了那个男人爸爸,那个男人看着茉莉意味深长地笑着,随后派人把茉莉安排到了清和小镇,让茉莉住院接受治疗,住院一切费用都被陈正道包下。
    在茉莉弥留之际,医生跟陈正道坦白茉莉没有几天可活,陈正道问茉莉还有没有事情要交代。
    陈默那时候才从自己母亲的脸上读到了一种山穷水尽的绝望。
    “我要见一见我儿子。”
    陈默站在茉莉身边,茉莉没看她,转头一双朦胧泪眼含恨盯着陈正道。
    “我会问问他的意见。还有你也配说陈肃是你儿子?”男人语气里轻巧地转折早已凸显这场依附关系里的强弱:“陈肃是我的骄傲,他非常完美,唯一的污点就是有你这样的生母。”
    “陈正道!”茉莉情绪激动起来,苍白的脸色,苍白的泪痕:“那陈肃也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难道我不是吗?陈默那时候自然而然地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我会问问他愿不愿意来的。”男人不以为意,起身出门之前,又看了陈默一眼,对她一笑。
    那个笑容,看得陈默全身一抖。
    “你哥哥来以后,你多说几句漂亮话,说你舍不得我,让他再去求求陈正道,陈正道那么喜欢他,他求陈正道一定有用,只有陈正道的钱才能救我!我要钱做手术,我要做手术!我要活下去!!你听明白没有?!”
    陈正道一走,茉莉就对着陈默吼了起来,语气里满满都是绝望和无力,嘶哑得像是被扼住喉咙的困兽。
    陈默被吓得只敢一刻不停地点头。
    陈肃真的来了。
    那天他穿得很日常,像是来见同龄的好朋友,宽松的白色短袖和淡紫色条纹外套,停在病房门口时,他和陈默同时对彼此投去好奇的目光。
    原来她哥哥是那样的。
    不是陈明开的粗糙随意,不是江之恒的阳光炽热,她哥哥像一捧盛在金盏里的清澈溪水,高贵稀少,世间独有,却温柔。
    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哥哥。”
    陈默叫他。
    陈肃目光看过来,轻轻柔柔停在她脸上,然后温和一笑。
    一笑如花开。
    那一刻,陈默深吸了一口气,内心在疯狂颤动。
    她从小就见过茉莉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男人和女人,男人看她和茉莉,贪婪亵玩如色中饿鬼,女人看她和茉莉,恶毒深妒阴狠如狼。而太多太多听闻茉莉和她故事的旁观者,戏谑漠然,像看着两只寄生虫,卑微可怜又可叹。
    陈默就在那种环境里长到8岁。
    她沉默寡言,一言不发,逆来顺受,又内向敏感。
    她比谁都更能分辨人脸上的细小表情。
    她知道谁在恨她们,谁在讨厌她们,谁在渴望她们。
    而陈肃的眼神,不属于任何一种。
    他干干净净的,真诚简单,那一眼,看得陈默有了另一种自卑。
    “你现在几年级了?”
    后来,陈肃再来看茉莉,病房里护士在给茉莉做检查,陈肃就和陈默坐在外面的椅子上。
    陈肃坐在中间,这样陈默不管坐在哪里,都是在他最紧邻的位置。
    他问陈默。
    陈默摇摇头,眼睛里暗淡了几秒:“我没读过书。”
    陈肃默然一瞬,然后浅浅一笑:“没关系,等这一阵过了,哥哥教你。”
    哥哥教你。
    陈默哽住了喉咙,回味着陈肃那句话,眼眶都发胀。
    那一阵是什么,等那一阵过了这种说法是什么意思,陈肃和陈默都知道。
    陈默最终没有为茉莉去求陈肃。
    她也知道,那个情况下,茉莉病入膏肓,就算是砸了钱做手术,下场也是一样的,茉莉不是死在病房里,就是死在手术台上。
    陈默有机会和陈肃坐在病房门外,陈肃简简单单问她几个问题,耐心微笑着听她回答,陈默有问有答,没有隐瞒,却也不会多说。
    直到茉莉挣扎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在护士按压她身体把她禁锢在病床上做垂死的补救时,陈默站在病房门口和自己的母亲遥遥相望。
    她没有表情。
    没有哭,也没有笑。
    “陈默!你快打电话!打电话给陈正道,让他送钱来!我给他生了个儿子!我给他生了个儿子!如果他以后想要我也会继续给他生!你去求他,你去求他来救我!陈默!你记住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没有我,你能活到现在吗!”
    茉莉死前用尽全力对门口的陈默吼。
    陈默看着她,一动也不动。
    直到她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她也一步都没有动。
    茉莉死后,陈肃也赶到医院。
    陈默坐在病房外,小小一只,无助又孤单。
    陈肃跑过去,蹲下来,很用心地看着陈默的表情。
    “默默?”
    陈默抬头看她哥,那张脸还不太会控制自己的表情,巨大的惊吓和茫然无措让她小小的身体在难以自控地发抖。
    “不怕。哥哥来了。”陈肃伸手托住她的背,给了她一个踏实的拥抱。
    陈默的下巴放在陈肃的肩膀上,茫然流下两行眼泪,她遵循着本能抱住陈肃。
    “以后,哥哥爱你。哥哥陪着你。”
    好。
    陈默一边流泪一边用力点头。
    陈肃伸手安抚着一下接一下地摸她的头。
    哥哥爱你。
    默默,哥哥爱你。
    清和一高门口,陈默看着宋程硕和妈妈相拥,却浑身发寒地想到了茉莉死去的那个下午。
    她这辈子未曾尝试过依恋地喊谁妈妈。
    她没有体会过那么温柔且毫无条件的爱。
    唯一对她说爱的人,只有陈肃。
    现在,当下,此刻,她开始克制不住地想念陈肃了。
    哥哥爱你。
    我也爱哥哥。
    陈默低下头,忍回了眼泪,四下张望,稳住情绪,抬头的那一瞬,在小卖部里看到一个黑色衬衫的熟悉身影。
    如果不是当下那喷薄欲出的想念占领了脑海,陈默看到一个那么类似她哥的身影,不会这么义无反顾地就狂追而去。
    相比于前几次陈肃出现时,她下意识感到的紧张和拘谨,陈默从来没有这么强烈地感谢此刻她哥的突然出现。
    她也想抱抱陈肃。
    她跑进小超市时,里面挤满了即将放学放假的学生,收银台排起了老长一条队,陈默在门口向里看去,她哥个子很高,站在货架边,伸手拿了上排的一瓶水。
    陈默喜上眉梢,从队伍边的小空隙里钻进去,挤开人群往陈肃旁边跑。
    陈肃背对着她,伸手正要再拿一瓶水,陈默就这个时候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哥的腰。
    “哥哥。”
    那一刻她的心跳得很快,无法自控,却又很安稳。
    被抱了个措手不及的宋程博往前栽了一下,疑惑地嗯了一声,接着发出了个语气词:“唉?”
    陈默一个激灵,这才分辨出,这个声音不是她哥的。
    她连忙松开手,抬起头。
    身前的男人回过头,看到抱他的人是个个子不高一脸清纯的女高中生,和善一笑,嘴角却有些微痞气:“小妹妹,你是不是认错哥哥了?”
    陈默看着他,有些呆愣。
    这男人不仅仅是身高和背影很像,其实他的长相都和陈肃有几分相似,五官的比例,脸型的轮廓,不是绝对的一模一样,而是一种骨相中的神似,远远一看,乍眼一看,真的很容易把他和陈肃认错。
    “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陈默脸一红,道完歉,自觉尴尬地转头就往门外跑。
    小超市门口就一头撞到了宋程硕怀里。
    “你干什么呀,这么急匆匆的?”宋程硕扶了她一下,从语气里可以听出,他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我没什么”陈默支支吾吾了一下。
    随后,宋程硕看到陈默身后的人,眼前一亮,朗声叫了句:“哥!”
    陈默回头,就又一次对上刚刚那个男人的脸。
    哥?
    陈默惊讶地看了宋程硕一眼,宋程硕就给她介绍:
    “这是我哥,宋程博。”
    “啊您,您好。”陈默脸又红了。
    宋程博爽朗一笑:“哈哈哈,不叫哥哥没事,现在已经有人喊我叔叔了,喊叔叔也行。”
    “哥,这是我同桌,陈默。”
    “啊~同桌啊。”宋程博一脸了然于胸的笑意,偏头看了他弟弟一眼。
    宋程硕没挑明,低了下头,有点不好意思。
    “那行,我先把车开出来,我和妈在校门口等你。待会儿见啊。”宋程博不想继续在门口当电灯泡,他本来就大大咧咧,心里也没把刚刚陈默错认的事放在心上,交代了几句就给他俩一点点道别的时间。
    陈默看宋程博走了,拉着宋程硕的手往回走,越想越觉得尴尬。
    “你觉不觉得我哥跟你哥长得有点像?”宋程硕看着陈默的样子,就把心里想说的说了出来。
    陈默立马点头。她刚刚就认错了
    “所以你说,我们两个是不是特别像,连哥哥都长得差不多。”宋程硕憨笑了一下,觉得他们两个真的很有缘分。
    陈默没说话,拉着宋程硕的手继续往前走,脚步又快又急。
    “怎么了?你要去哪儿啊?”
    两个人走到宣传栏后面的小道上,因为大多数学生要么在校门口要么在教室里,这边人很少,宋程硕话还没问完,陈默就停了,随后她转身就抱住了宋程硕的腰。
    “你回去之前,先让我抱一会儿吧。”
    --

ℙó⒅ℊν.ⅵℙ 25.认错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