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校尉默无名,兵道推演盘

真君请息怒 作者:张老西

第一章 校尉默无名,兵道推演盘

      燕朝显庆四年,九月。
    并州道,永安县镇邪军府。
    后院厢房,炉火烧得通红,药罐咕嘟作响。
    床上躺着一名九尺汉子,面如冠玉,棱角分明,自带一股威猛。
    只是昏迷不醒,双目紧闭,胸前插满银针。
    床前一名青衣老道正悠闲施针,手法娴熟。
    两名军汉蹲在门口,皮夹破旧,粗犷大脸愁成苦瓜,不时向屋内张望,眉宇间满是担忧。
    半晌,老道起身收针迈步而出。
    两名军汉连忙起身:“李道长,校尉大人…”
    老道淡然一笑:“放心,只是被阴气冲了心脉,一会儿醒来,记得将那清窍汤以温粥服下。”
    “有劳李道长。”
    “李道长,我们备了薄酒…”
    两名军汉大喜,连番感谢。
    “免了,你家大人他…算了…”
    似乎想到什么,老道摇头一笑阔步离开。
    老道身影消失后,两名军汉卑微笑容也随之收敛,面面相觑,皆是摇头叹气。
    忽然,屋内传来响动。
    二人一喜,转身冲了进去。
    “大人,您醒啦!”
    ……
    王玄幽幽醒转,呆愣望着房梁。
    在他脑海中,两股意识疯狂纠缠融合。
    “王哥,听我句劝,这好人蠢,聪明人坏,大部分人又蠢又坏,您就不该心软。”
    “废什么话,先把这趟活做了。”
    “哎,这样下去可不行,要不…”
    “小心那辆车!”
    “……”
    “兵家之道,入世方可修行,炼煞锻体、校阵荡寇,要想修好,凭的就是一股气!”
    “我儿,咱们王家当初也是京城大族,可惜后辈不争气,你…咳咳咳…”
    “王贤侄,这人啊,要学会认命…”
    “………”
    见王玄呆滞模样,两名军汉顿时急火。
    “大人,大人!”
    “完了完了,大人被吓傻了。”
    “若是都尉怪罪下来,咱俩怎么办?”
    “哼,城外出现山鬼是靖妖司的事,你说你告诉大人干嘛?”
    “放屁,老子哪拦得住…”
    “闭嘴!”
    一声呵斥打断二人争吵。
    床上的王玄叹了口气:“让我安静一会儿…”
    ………………
    三日后,寒风乍起,秋雨潺潺。
    王玄边喝药,边望着窗外府衙雨打落叶。
    几天来,他已将记忆彻底融合。
    这是一个超乎想象的世界。
    蛮荒气息从未下沉,大地地脉混乱,极易滋生煞气阴瘴,有灵炁,但更多的是妖鬼邪祟…
    上古人皇创封神术,以龙气镇压地脉,敕封天下府君、城隍等地袛,使得地气清宁,土地正常耕种,人族得以繁衍壮大…
    同一时间,各种修炼之道逐渐兴盛,三教九流、五行八作,术法神通百花缭乱…
    前身王家,传承便是兵家术法。
    兵家,乃入世之法,杀伐之道,起于洪荒时期部落与野兽邪物搏斗,保家守境,镇压四方。
    传承至今,已开始没落。
    很简单,兵家锻体术是将肉身千锤百炼,引煞入体,造就神兵之体,迅速形成战力,杀伐惊人。
    代价是…不修性命,长生无望。
    这世界有修真之道,惊才绝艳者无不渴求成仙长生,不断开发各种术法,此消彼长,兵家那点威力已不被看重,更别说寿不过百的弊端。
    唯一的好处,便是所需资源甚少,若想保家护境,为后代争一番前程,才会修习此道。
    高门将领,多是边修长生,边研习军阵。
    换句话说,王玄已与修道长生绝缘。
    更倒霉的是,他这家传的兵家锻体术有不少残缺,引煞入体后再无精进,还好那并州镇邪军府赵都尉与他家世交,才谋了这份差事。
    融合两世记忆,
    功名、长生,
    皆无望。
    “这天气…真叫人郁闷。”
    王玄嘟囔了一声,将碗里汤药彻底喝完。
    就在这时,一名大胡子军汉急匆匆进院,来到屋内双拳一抱粗声道:“大人,军士已经集结,明日便可进行秋训。”
    大胡子名叫刘顺,是他手下两名队正之一。
    镇邪府军,属地方武装,县一级的军府有两百人,有些类似前世唐朝府兵制,皆是由各村选取壮丁,边耕种边训练,围捕盗贼,清理邪祟。
    乱世之时,人人为求活命厮杀,还能起到作用,但如今大燕日益强盛,围捕盗贼还好说,清理邪祟职能已成过往。
    王玄点头,随即眼皮一抬:“那个山鬼…”
    刘顺闻言弯腰笑道:“大人放心,有个路过的法言宗少侠已经处理了。”
    王玄闻言松了口气。
    如今清理邪祟,一般是由社稷庙、靖妖司,或者县衙发布悬赏完成,县级镇邪军只是个名头。
    前身修为不高,却是个立功心切的主,整天想着恢复祖上荣光,一听说有邪祟就单人匹马前去,不仅没扬名,还成了永安县笑谈。
    人称“草包校尉”。
    一旁的刘顺见王玄脸色,忍不住劝道:“大人,恕属下直言,有些事…”
    “知道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王玄低头望着手中药碗,脸色平静。
    …………
    竖日,九月中,正是秋训之时。
    校场位于永安县北,平日用来晒谷。
    王玄一身铠甲站在土台上,腰间挎剑,右手持枪,盔缨下眼若寒星,威风凛凛。
    他这身铠,重五十斤,名曰貔貅吞甲明光铠,寒铁锻造,燕太祖御赐,后人即便身为布衣也可穿戴,虽内嵌铜符早已失去作用,但外铠依旧光亮照人。
    他这把枪,重四十斤,长七尺,玄铁锻造烂银枪,枪芯为一根妖骨炼制,刚柔并济,亦可将煞气注入其中。
    真可谓明甲银枪玉面虎,好似画中锦马超。
    然而,
    现场气氛却有些诡异…
    此时正值秋收之际,远处麦秆稻穗垛成小山,光屁股的皮猴子们钻来钻去,一个个瞪着好奇的眼睛,旁边更有七姑八婆掰着苞谷嘻嘻哈哈…
    二百来号军士虽然队列整齐,但一个个松松垮垮,眼中满是茫然不耐,朝廷发下的皮夹老旧,长矛上镶嵌的破邪符更是早已磨损没了作用…
    王玄面色不变,眼角直抽抽。
    妈的,说好的沙场秋点兵呢?
    前身记忆分明在骗人,
    这……一点也不严肃啊!
    亏我还特意穿了这身行头…
    王玄收敛心情,平静看着台下。
    前身一根筋,他却看得出来军府败落,根子出在制度上,与这个时代已经不符,迟早被淘汰。
    这些,都是普普通通的庄稼汉子啊…
    王玄微微一叹,随即嘴角一抿:“如今正值秋收之际,本月秋训作罢,诸位各自忙去吧。”
    下方军士们一愣,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好嘛,这官迷最注重训练,平日里动辄打骂,一有松懈就是火冒三丈,今日怎么转了性子?
    难道真是打坏了脑子?
    但无论怎么说,都是好事。
    “多谢大人!”
    军士们抱拳拱手,这次倒是整齐划一。
    毕竟,朝廷军府费用一裁再裁,那点银子根本不够糊口,帮家里种地才是要事。
    王玄淡淡点头,但随即就愣住了。
    眼前,一个海碗大的透明八卦忽然出现,同时涌来大量信息。
    天道推演盘:可以对道法、术法、神通、阵法等进行推演,也可以加入其他功法术法进行融合,法门推演无上限,推演速度根据法门级别与人望等级决定。
    目前可推演法门:
    兵家阴煞锻体术(残)
    王家游龙枪术
    小三才军阵
    简易煞器炼制法
    目前人望:默默无闻。
    王玄愣了半天后突然笑了,拳头握得嘎巴响。
    …………
    提前结束秋训,王玄立刻回到府衙,命令属下不得打扰,躲进厢房,仔细研究天道推演盘。
    许久,终于彻底弄清。
    这玩意推演不需要能量,但却有速度限制,和人望名声挂钩,越是声名显赫,速度越快。
    更重要的是,推演无上限!
    这代表什么?
    兵家之术可能会走上一条无尽道路。
    中途,会不会补全缺憾,得望长生?
    想到这儿,王玄看向锻体术。
    兵家传承也有不少,多数是家传。
    王家这门锻体术,讲究的是阴煞入体。
    三魂七魄之中,三魂存于神,七魄存于肉身,死后魄散天地,魂入幽冥。若胸中一口殃气不散,神魂中怨念难消,就会化为厉鬼僵尸作祟。
    所谓兵家锻体术,便是引煞气入体,锻形神,固七魄,若扛得住喜怒忧思悲恐惊七道关口,便可依次凝聚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七道煞轮,将肉身修炼出匪夷所思的神通。
    王玄如今虽可引煞入体,却难以凝聚尸狗煞轮,皆因传承残缺难以成功。
    “先推演这个!”
    毫无疑问,锻体术是根本,待王玄将阴煞锻体术点击后,八卦光盘顿时开始缓缓转动。
    然而,
    三十秒…
    一分钟…
    两分钟…
    嘎嘎吱吱,转动晦涩,
    像极了前世某种古老光刻机。
    阴煞锻体术推演进度:0%
    一种不爽的感觉涌上心头,
    王玄有对着推演盘狂拍几下的冲动。
    好在三分钟后,推演进度忽然变成1%。
    王玄松了口气,喃喃道:
    “也不错,是我不知足,锻体术非同小可,乃无数前辈心血凝聚,嗯…这么短的时间补齐残缺,传出去恐怕会引发大动荡…”
    三个时辰不知不觉过去,
    窗外天色渐黑,
    王玄眼巴巴盯着推演盘,
    脸色逐渐难看。
    进度卡在了99%,
    半个时辰没动弹…

第一章 校尉默无名,兵道推演盘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