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郭鹿泉献策,李县令谋划

真君请息怒 作者:张老西

第七章 郭鹿泉献策,李县令谋划

      “嘿嘿嘿,郭老兄…”
    张横脸皮最厚,刚刚还凶神恶煞,如今却一脸讨好凑到了旁边,“有啥门路,给说说呗。”
    没成想,这老头竟拿捏起来。
    “哎呀,老夫受伤躺了一天,连口热水…”
    “这就给您倒!”
    刘顺急匆匆端来热茶。
    “这院子里怪冷的…”
    “我来我来。”
    张横抢着给老头铺上毯子。
    郭鹿泉满足地喝着口热茶,浑浊眼睛一瞥,瞄向挂在架子上的妖虎鞭,“还有那个。”
    张横这下不乐意了:“你要那玩意儿干啥,这么老了还色心不灭?”
    郭鹿泉嘿嘿冷笑道:“老夫修习阴门术法,最需这东西平衡阴鬼之气,晓得十七种方子。”
    “再说,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府城哪家窑子不晓得我鹿老的名声。”
    “嘿,我特娘…”
    张横正要争辩,被王玄挥手制止。
    王玄平静地望着郭鹿泉:“若说得在理,这东西就归你了。”
    靖妖司除去陈琼那种名门子弟,就属各种江湖术士多,阴门中人又遍及大江南北,知晓的鬼门道显然不少。
    区区一个妖虎鞭而已,解决军府困境更重要。
    “王大人敞亮!”
    郭鹿泉老头嘿嘿一笑:“要我说各位是守在宝山不自知,老夫走南闯北,见过不少军府捞钱,无非上中下三策。”
    刘顺眼睛一亮,“还有三策?”
    “这下策么…”郭鹿泉似笑非笑道:“无非两种,一是克扣粮饷,或者虚报人数,朝廷拨下的银子全装自己口袋。”
    “二是养一伙盗匪,平日里收取过路商税,有事没事假装剿匪,惹不起的放过,惹得起的刮一层油水,反正大家伙都心知肚明。”
    刘顺恍然大悟,“哦,我就说嘛,上次去府城送帖子,李疤脸那穷鬼突然有了钱,原来是干得这种阴私买卖!”
    张横摇头道:“这条不行,我家大人绝不会克扣军饷,更别说养匪自重。”
    郭鹿泉看了一眼面色冷肃的王玄,微笑道:“怪不得我们陈大人说王校尉是谦谦君子,想要请您入靖妖司。”
    “至于中策很简单,就是借着军府的名头做生意,派人护送商旅、用兵丁修桥挖道、最赚钱的莫过于参股商家挖掘矿山,毕竟野外危险,需要人守护,有的县军府已扩充到千人,朝廷的那点银子连喝茶都不够…”
    “扩充到千人?”
    王玄眉头一皱,敏锐注意到不对劲,“如此一来,军府岂不成了私人武装,朝廷难道不怕酿出祸患?”
    “祸患?”
    郭老头乐了,“大人,朝廷从不怕这些。”
    “中央有御林、龙武、骁卫铁骑,俱是皇族子弟统领,高手如云,兵精将广,各个配备煞器军兽,一旦结阵冲击,便是民间百年教派,也挺不过一个回合,更别说那凶势滔天的边军。”
    “再说,若是军府叛乱,朝廷根本不用召集大军,只需一名太一教高功下山,祭起五雷法坛,便能轻松摁死!”
    “朝堂上的大人们对于这些事心知肚明,只需维持地方稳定安宁便可,通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是军府饷银连年裁减的原因。”
    原来如此…
    王玄恍然大悟,这个世界个人武力太过强悍,地方军府能有多大能耐,朝廷只需抓住高端力量便可。
    想到这儿,王玄心中涌上不少念头,继续问道:“多谢指教,那上策呢?”
    郭鹿泉悠闲地摸着胡子,“这上策,便是投靠世家大族,去往边军挣一份功名,若留在军府,一辈子顶多是个都尉,待年老气血衰弱,马上就会被新人顶替。”
    刘顺和张横没有说话,眼巴巴望着王玄。
    他们知道此事重大,下策不用说,中策上策该怎么走,也决定了未来命运。
    王玄默默沉思了一会儿,摆手道:“此事不急,先挣些银子再说。”
    实际上,心中已做好决定。
    他又不是大燕朝忠臣良子,更对当世家大族鹰犬没有丝毫兴趣。
    如此一来,反倒能放手施为。
    ………
    经人提醒,王玄心中云散雾开。
    要说他此时困境,无非是军府衰落,困于此地,默默无名使得兵家修行推演困难。
    郭鹿泉所说下策上策,要么为祸一方,要么成为大族附庸,都不在考虑范围。
    至于中策…
    挣钱、强军、扬名、推演术法,完全能形成一个闭环,却是最适合他。
    只是该如何开始呢?
    头绪还没理清,次日刚过晌午,县尉金虎却是上了门…
    “慢点,把东西放这这儿。”
    金虎领着几个脚夫抬了一堆东西:两扇猪肉、两扇羊肉、米面菜油、萝卜茭白…满满当当放了一院。
    王玄疑惑:“金县尉,你这是…”
    金虎哈哈一笑抱拳拱手道:“王大人,这不马上立冬了吗,我与李大人商议了一下,将妖巢收获取出部分,给军府的兄弟们弄些节礼。”
    王玄摇头,“妖巢收获军府已得一半…”
    “不,大人听我说!”
    金虎神色变得郑重,“那日围剿妖巢,别人不知,我却晓得大人照顾,若是对上那妖虎,县衙人手怕是会折损大半。我老金江湖出身,虽入官府,但义字当头不敢忘。”
    说罢,嘿嘿一笑:“再说…今后怕也少不了麻烦大人。”
    这才是真话吧。
    王玄摇头一笑,“那就却之不恭了。”
    他那日露了底,凝聚尸狗煞轮在这偏僻永安镇已是高手,金虎明显是来烧冷灶。
    送完礼,金虎才提及正事:“王大人,李县令请您到县衙,有要事相商。”
    ………
    永安县衙门,后堂。
    说实话,前身并不是个合格校尉,一心蒙头练功练兵,只想着立个大功进入贵人视线,随后离开永安这鬼地方,和县衙很少来往。
    杂役奉上茶后退出,县令李思远脸色立刻变得有些发苦,“王校尉,眼下永安县局势动荡,你我可要共克时艰啊。”
    王玄不急不慢喝了口茶,“李大人请明示。”
    李县令叹了口气道:“妖巢一事,本就是天降横祸,但若牵扯到封…那东西,老夫也没了招,只能听天由命,看上面怎么说。”
    王玄点头,忽然眼神一动,“若出事的不只是咱们永安呢?”
    “王校尉的意思是…”
    李县令先是疑惑,紧接着额头渗出冷汗:“若真是那样,便是天大的祸事,不过却与咱们无关……不说了,王校尉,此事不是咱们能掺和!”
    见王玄点头,他才松了口气,继续道:“眼下却是有一桩麻烦事,石瓦村遭灾,永安县必定人心惶惶,需安抚民心才不会生乱。”
    王玄看了这滑头一眼,“李大人必是已有了对策,直接说便是。”
    李思远微微点头道:“本官确实有一计,不过需王大人配合才是。”
    “剿灭妖巢,虽说是靖妖司住持,但王校尉斩了那凶猛虎妖,亦是大功一件。而且靖妖司衙门只在府城有,山高路远,百姓心里也不踏实。”
    “本官的意思是,将王校尉斩虎妖一事大力宣扬,永安百姓知道有你这打虎英雄坐镇,必然人心安定!”
    说罢,得意洋洋摸了摸胡子。
    王玄差点一口茶水喷出。
    打虎英雄?我还武松咧…
    怎么做县令的都用这手段…
    王玄倒无所谓,他最不怕的便是扬名,不过脑中却是一道亮光闪过,沉思道:
    “既然李大人如此说,王某配合就是,但虚名撑不了一时,若再出现几次妖邪作祟,恐怕到时局面更糟,本官名声也算臭了大街。”
    这家伙怎么变聪明了…
    县令李思源讪笑道:“撑一天算一天嘛,王校尉有何妙招?”
    王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很简单,本官计划重振镇邪军府!”

第七章 郭鹿泉献策,李县令谋划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