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登山观地炁,夜谈话遗毒

真君请息怒 作者:张老西

第十章 登山观地炁,夜谈话遗毒

      王玄虽然心中疑惑,但却面色不变:
    “有何不敢!”
    “好!”
    李守心长笑一声,大袖一挥就往外走。
    王玄若有所思,紧随其后。
    刚出了城隍庙,李守心便猛然加速,足尖一点身形飞射而出,灵动飘逸又恍如鬼魅。
    好快!
    王玄瞳孔一缩,紧随其后。
    不同于前方老道,王玄全凭肉身强悍,每踏一步便如离弦飞箭,破空声,踏地震动声响亮,看似声势威猛,实则已差了一筹。
    李守心也不走城门,而是来到城墙边,飞檐走壁腾空而起,好似跃入夜空明月中。
    王玄哼了一声毫不落后,先是猛然纵跃而起,随后一抓抠破城砖,借力弹射而起翻过城墙。
    到了野外,李守心速度再次提升。
    王玄咬牙不慢一步,耳边风声呼呼作响,每次借力,都会煞炁炸裂,脚下泥土飞溅。
    月夜旷野上,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越来越快。
    穿过野林,惊起飞鸟无数,鬼火隐于石中。
    登上山岗,吓退野狼几条,阴风呼啸远离。
    半个时辰后,二人已来到一处绝壁山崖之上,只见周围群山缭绕,包裹着一片硕大盆地,永安县城位于正上,黑暗中隐约可见点点灯火。
    王玄面色微冷:“李道长是在考教我么?”
    他其实心中没有半丝怨气,太一教是国教,正道魁首,这老道又修了多年,比自己高明是绝对的。
    为将者泰山崩而面色不变,既修兵道,这点气度还是有的,但态度却不能不表。
    李守心脸色依旧淡然:“王校尉莫怪,只是老道想让你看些东西。”
    说罢,手中忽然出现一道黄符,“这是重楼望气符,制作十分不易,王校尉莫要担心。”
    说罢,手中黄符轰然点亮,对着他眉心一指。
    王玄只觉两眼一暗清凉冰爽,再睁眼,从未见过的瑰丽景象顿时显现:
    只见四周山野密林,点点微光灵韵飘荡,似萤火虫漫天飞舞,其中又有些黑红之气一闪而逝……
    而放眼整片大地,山岭之间似乎有一道道玄黄之炁奔涌翻腾,聚散不定,如江海河流时而交汇,时而分散……
    整片黄炁汇聚之地,赫然正是永安城,一道淡淡灵光自城隍庙而起,将整个城池周围包裹,四周山峦间也有类似地方,不过面积更小……
    他还看到了自己平日修炼之地,黑色阴煞之炁郁结,似河中巨石,使玄黄炁分岔变向……
    等等,那是什么东西?
    王玄似乎看到山坳阴煞中心,有一个明亮之物一闪而逝。
    再细看,眼前瞬间恢复正常。
    王玄一愣,“道长,怎么没了?再给在下烧一个看看。”
    李守心眼角抽搐,“王校尉,我说过,这重楼望气符很珍贵,老道去年才请师叔做了一张。”
    王玄有些尴尬:“哦,是在下唐突了,道长,刚才我所见是什么?”
    李守心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指向北面:
    “中州地脉之炁,自天都龙首山而起,沿九龙岭蔓延,分天下数百龙脉,万千支流。”
    “人皇创封神术,以皇家血脉镇龙脉,建封神台,再封府君、城隍、土地,镇压炁脉凝窍之地,使得地气安宁,邪祟不生,土地得以耕种…”
    王玄脸色渐渐变冷:“李道长,封神术这种危险的秘密,在下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哈哈哈,不再是秘密啦…”
    李守心沧桑一笑:“石瓦村妖巢发现封神破窍制图,老道匆忙回去传信,才晓得一件祸事。”
    “西北影鬼作祟,当时便已毁了地窍神庙,皇族连夜彻查,竟发现封神术秘藏和《中州龙脉图》已经被人动过,才有了这次全国大查。”
    “实话告诉你,出事的不仅仅是永安,全国各地十几个地方,甚至南晋那边,都有妖邪破坏地窍!”
    说到这儿,李守心笑声中满是讥讽:“那封神术秘藏之地,只有皇族血脉能够进去,想不到吧,此非天灾,实乃人祸,竟有人勾结邪祟毁我人族气运!”
    王玄面色变冷:“该杀!”
    “当然该杀!”
    李守心一声冷哼:“皇帝大怒,京城已经死了两个皇子,一位尚书,数名大臣。”
    “我门中五位高功,须弥宗四位大德共同出山,连夜捣毁妖巢十处,邪神教派三个,但可惜…幕后黑手已经远遁…”
    王玄眼中闪过一丝怀疑:“我看道长你,似乎并不着急?”
    李守心微微摇头:“封神术远没那么简单,否则这天下怎么只会有北燕南晋,不过遗毒却无穷。”
    “此事很快就会轰传天下,那些隐世的老妖、洞中的老鬼肯定会闻风而动,江湖旁门左道估计也会不安生,这天下,要乱一阵子了。”
    说罢,他似笑非笑道:“王校尉,知道此事,你还敢说要守护一方么,毕竟有靖妖司,苟全性命于乱世,才是避祸之道啊…”
    王玄面色平静:“寻妖搜灵符一个月能提供几张?”
    李守心微微一笑:“制符之术,需特用符纸,笔墨皆非凡物,制符时需静心焚香,敕笔、敕墨、敕符纸,每种符都需特殊时间制作,一个月能出十张…”
    “说了这么多,老道的意思是,你要买!”
    “先欠着。”
    “可以…”
    …………
    “这糟老头不是好人!”
    刚回到府衙,王玄便忍不住发了牢骚。
    李守心不仅同意买卖灵符,还给了他一份清单:寻妖搜灵符三两银子一张、金光镇妖符五两银子一张、太一镇灵符五两银子一张,还有各种五行符箓…
    太一教拜的是太上清微道君,除去一些道门术法,最擅长五行五雷之术。
    李守心虽不会五雷之法,却会制作五行符箓,显然身份不简单,也不知为何会到永安这偏僻之地当庙祝。
    不提这些,寻妖搜灵符价格却令他头大。
    非是买不起,而是不划算。
    他原先计划是进入山中搜寻妖物,以此来维持前期训练费用。
    但若随意使用寻妖搜灵符,找到的都是些刚开灵智的小东西怎么办?
    当然,他还有其他途径,已经拜托李县令将野外邪祟之事先派给军府,截了靖妖司的差事。
    至于做生意,永安县太偏僻,那些酿酒、制香、做玻璃什么的,别说他不会,就是能做出来,这个世界真正值钱的,也是那些有灵炁的东西…
    就在王玄琢磨时,忽然眼皮一抬:
    “谁在外面?”
    “大人,是老汉我…”
    王玄开门一看,赫然是石瓦村那领头老汉。
    这老汉姓白名三僖,是石瓦村石匠头把式,年轻时混过江湖,回村后带领村民凿山制瓦炼砖,还时常外接大活,使得村里渐渐富庶,也算个人物。
    白三僖虽须发皆白,身躯却依旧健壮,见王玄出来,深深弯腰拱手:“大人,有件事小人不得不说,免得大人日后怪罪。”
    王玄眼睛微眯:“说!”
    他向郭鹿泉打听过,“金燕阁”乃是江湖中贩卖消息神秘的组织,和走货郎聚集的“四海门”,青楼女子秘密结社的“红灯舫”并称三绝,专职买卖情报。
    人称“燕子飞来无人见,金子能买万事知”。
    这老头能和金燕阁搭上线,岂是一个偏僻山村包工头那么简单。
    白三僖依旧低头拱手:“回大人,小人幼时曾拜师学了些偏门魇镇厌胜之术,一次在怀州帮人干活,对方克扣工钱,小人气不过便在梁中放了鬼穴墓砖。”
    “谁知,那富户竟是怀州刺史族人,不仅破了术,还发下海捕公文,小人只能回到村中躲避,至今悬赏还挂在靖妖司公文上。”
    “可曾死人?”
    “没有,反倒师傅差点被人打死。”
    “什么时候的事?”
    “呃,大约三十年前。”
    王玄心中无语,还以为什么大事。
    原来是农民工讨债…
    “本官已知,你若挺得过训练,靖妖司不会上来拿人。”
    “多谢大人。”
    王玄正准备回去,忽然心中一动,
    “你学的那厌胜之术,可否布置阴煞之所?”
    北面山坳毕竟太远,如今开始振兴军府,必定诸事繁忙,他这头领若每晚不在,万一有事却是麻烦。
    白三僖愕然,“大人,阴煞之所乃凶地,久居可使人癫狂,死后更是会化为厉鬼僵尸,您…”
    王玄嘴角微斜:“修炼用,越凶越好!”
    “哦…”
    白三僖恍然一惊,沉思道:“不瞒大人,小人确实会布置,但普通手段只能让屋内阴胜,久居使人烦闷抑郁致病。”
    “若想达到大人的要求,除非能找到阴煞郁结之物,比如百年僵尸老墓砖,红衣厉鬼血衣…”
    “阴煞郁结之物?”
    王玄眉头一皱,忽然想起了使用望气符时,北面山坳看到的那点灵光…

第十章 登山观地炁,夜谈话遗毒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