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落魄江湖客,得术《妖变经》

真君请息怒 作者:张老西

第十四章 落魄江湖客,得术《妖变经》

      二十七,大雪飘漫天。
    立冬未至,入冬第一场雪却已到来。
    金玉楼雅阁内,王玄漫不经心撇着盏中茶沫。
    透过轩窗,可以看到对面城隍庙方向,工匠正搭着一排排帐篷,百姓弄了自家腌肉摆摊,货郎摇着手中拨浪鼓,江湖艺人牵着猴在街边避雪…
    每年立冬是城隍庙庙会,如今正在准备。
    祁隆临走时,给他介绍了个门路。
    他已修兵家,无法学习各家法脉秘术,要么找到擅此术者收入麾下,要么寻得一灵兽。
    寻找的途径有两种。
    其一,大燕各个府城之中,皆有珍宝阁及地下鬼市,背后要么是教派法脉,要么是世家大族,实力极其雄厚,但价钱极贵。
    其二,便是江湖市井。
    行走江湖,有“拜码头”一说,这码头便是掌控当地江湖秩序的地头蛇,要么是帮派,要么就是有威望的“班头”。
    东城车马店老板唐子雄便是永安“班头”。
    此人交友广阔,永安城中肉铺蔬菜生意皆被其掌控,还有大小婚丧事物,庙会喜宴,都由其牵头举办。
    无论讨生活的五行八作手艺人,还是途径此地的空空贼道,无不上门拜见,算是地下秩序维持者。
    就像这次城隍庙会,从搭灯架的工匠,到外地来的各色江湖艺人,甚至卖小吃的摊贩,都由其组织,并且维持秩序。
    官府也乐得将杂事交给此类人。
    咚咚咚!
    敲门声忽然响起,随后一名留着八字胡的微胖男子走了进来,一边摸着额头汗,一边弯腰拱手道:“王校尉,在下来迟,还望赎罪,还望赎罪。”
    此人正是唐子雄。
    王玄隐约嗅到血腥味,眼神微眯,“唐老板,出了什么事?”
    唐子雄先是为难,随后咬牙道:“却也不怕王校尉笑话,上个月陈员外家中大寿喜宴,在下给拉来个戏班,没想到那唱小生的竟是个采花贼,污了人小姐清白,这不毁我名声吗…”
    王玄也不在意,点头道:“我问的事呢?”
    唐子雄满脸笑意拱手道:“王校尉的事,在下哪敢怠慢,已寻得一灵兽,只是需要校尉随我走一趟。”
    这家伙卖的什么关子?
    王玄面无表情道:“好,在哪里?”
    “不远不远,人就在南城。”
    ……
    两人出了金玉楼,踏雪而行。
    路上,唐子雄一边走,一边介绍事情原委。
    “王校尉发话后,在下便放出消息,但校尉您莫怪,有寻妖秘术者若肯进官府,大多入靖妖司,能寻妖的灵兽更是珍贵。”
    “说来也巧,这次城隍庙会有一对玩兽戏的师徒前来拜门占台子,听了在下放出的消息,当即表示有一灵兽要售卖……”
    说话间,二人已行至南城一破落民宅。
    “侯三,贵客来了,快开门!”
    唐子雄敲门后,一灰头土脸的老头点头哈腰走了出来,“唐老爷来啦,快请进快请进。”
    王玄跟着进门后,只见院内墙角蹲着一老猴,旁边还趴着只山羊,依偎在一起取暖,台阶上还有个留着鼻涕的小伙子正大口吃着烤地瓜…
    一个词形容,落魄。
    王玄也不奇怪,正如做生意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富豪,江湖中潇洒风流的大侠也只占少数,贫穷交困,流离失所才是常态。
    即便如鬼手祁隆,亡命夺宝的原因,也是为了消解他那僵尸手术法尸毒。
    不同于和王玄相处,唐子雄声音此时显出一丝威严:“灵兽在哪儿,快牵出来让贵客瞧瞧。”
    “是、是。”
    老头满脸谄媚,进屋抱出了一个铁笼。
    铁笼不大,里面是一只小狗,毛色纯黑,体态敦实,不停左右乱蹦,汪汪直叫,一股奶凶奶凶的劲头。
    唐子雄一看脸色顿时阴沉:“侯三,我敬你侯家在并州也算个名号,却拿这种东西糊弄,都当我老唐好欺负是吧?”
    “唐爷,我哪敢啊…”
    老头侯三连忙叫屈,连忙提起笼子,“二位先别着急,且看这狗崽子的耳朵。”
    王玄定睛一瞧,当即发现不对:“耳朵…两只?”
    只见那小黑狗耳朵赫然有两层,只是粘连在一起,如不细看,根本无法察觉。
    “没错没错。”
    侯三笑得满脸都是褶子:“凡属异兽,必有异象,这崽子是老夫于一农家淘得,唐爷也知道,我们老侯家擅于辩兽,却从未见过…”
    谁知,唐子雄脸色越发难看:“侯三,你可越老越出息了,贵客要的是寻妖灵兽,不是刚断奶的小崽子,还跟我玩花活!”
    说罢,转身对着王玄一拱手,“王大人,这老子玩的是江湖诈术,和拿牛骨冒充虎骨一样,用个畸形杂犬冒充灵兽,在下有负重托,必亲自去府城帮您找。”
    王玄微微点头没说什么,这种江湖手段到处都是,唐子雄显然也有些恼火,故意点破解释。
    侯三见把戏被戳破,尴尬中带着惊恐,咬了咬牙道:“唐爷和这位大人留步,不知可愿买小人家传秘术?”
    “哈哈哈,笑话…”
    唐子雄冷笑一声:“你侯家早已败落,留下的能有什么好东西,明日之前,滚出永安城!”
    然而王玄却心中一动,“是何传承?”
    侯三咽了口唾沫:“回大人,是蓄养灵兽之法。”
    “哦…”
    王玄若有所思,“你不怕祖宗蒙羞?”
    侯三扭头看了台阶上的小子一眼,声音满是苦涩:“若有一丝希望,老朽哪肯做这事,但幼子天生痴傻,传承终究要断。”
    “老朽年事已高,这江湖是跑不动了,只想换些银子,给他娶个媳妇续香火…”
    王玄面无表情道:“好,出个价吧。”
    唐子雄张了张嘴似乎想要阻止,但看侯三父子那落魄样,又一声叹息闭上了嘴。
    侯三浑浊眼睛一亮,伸出三根手指:“三百两。”
    唐子雄眼皮一跳,“侯三,大人心善,你莫得寸进尺,这个价高了!”
    侯三脸色窘迫:“那…二百五十两。”
    王玄挥手制止了想继续砍价的唐子雄,淡然道:“就这样吧,但若秘术是假,交易作废。”
    “大人,小人不敢,我这就去拿!”
    侯三大喜,匆匆进屋取出一本册子。
    王玄接过一看,册子乃羊皮土纸穿线而成,年代久远,不仅有虫蛀坑洞,不少地方还字迹斑驳无法辨认,封面写着《妖变经》三字。
    侯三在一旁小心介绍道:“大人,老朽祖上也曾辉煌,不过后来遭逢大难,口诀遗失,秘籍也大多破损,不过能看清的几篇秘术都挺实用。”
    破损遗失…天道推演盘可不怕这个。
    王玄不动声色,大致翻了几眼后心中已有数:“可以,就这样吧,麻烦唐老板差人去军府叫一下刘顺。”
    唐子雄看了看窘迫的侯三,又看了看王玄,眼神变得恭敬:“是,大人。”
    说罢,急匆匆而去。
    没一会儿,刘顺赶来交付银两,侯三父子高高兴兴离开,将院中老猴卖给了其他艺人,又将两耳小狗送给王玄,当天就收拾包袱离开了永安。
    望着一老一少离开背影,唐子雄一声感叹:“侯家大魏时也曾威名显赫,无人敢惹。但江湖易老,从此名头算是彻底断了。”
    说罢,对着王玄郑重拱手:“我知王大人是出于仁义,老唐必定为您找到一真正秘术。”
    “哦,无妨。”
    王玄面色平静,他大致翻阅,这本《妖变经》无需道术修炼,正好适合推演,不过要等锻体术融合之后再说。
    “旺旺!”
    怀中两耳小黑狗不停折腾,冲着他凶巴巴叫唤。
    王玄眼睛一瞪:“再叫,炖了你!”
    “呜呜…”
    察觉到他的凶煞之气,小黑狗缩下了头。
    唐子雄在一旁笑道:“这小东西虽是假货,却也识趣,大人若嫌麻烦,丢了就是。”
    王玄挠了挠小狗头,“无妨,留在军府看门吧。”
    就在这时,街上突然乱了起来,只见一名眼神凶悍的半大小子两脚如风跑来,对着唐子雄拱手道:“唐爷,南山谷道出了事,好几家商户被袭,咱们的人也死了几个。”
    “什么?!”
    唐子雄一听顿时眼睛冒火:“是哪个山头寨子?”
    那半大小子连忙摇头,看了一眼王玄,随后低声道:“回唐爷,不是绿林劫道,据回来的人说…是山鬼!”

第十四章 落魄江湖客,得术《妖变经》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