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县衙议对策,打猎惊妖邪

真君请息怒 作者:张老西

第二十二章 县衙议对策,打猎惊妖邪

      “飞…飞剑!”
    县令李思源完全没听陈琼说话,和手下金虎目瞪口呆望着萧晴曼,同时咽了口唾沫。
    这世界当然有飞剑,但却并不常见。
    擅御阴魂者、修得控物神通者…许多法门都能驾驭武器杀人,但那些根本不算飞剑,只是术法运用。
    真正的飞剑,灵性自蕴,杀伐惊人,无不是各教派至宝,这萧巡使听说只是萧家旁支,怎么会有?
    李思源回过神来,脸上热情减了许多,“萧巡使…莫非看错了?在座各位可都没发现。”
    他为人油滑,半生浮沉看透了许多事,似陈琼这种普通书院弟子,巴结一些有好无坏,但若是背景太深,反倒要敬而远之。
    萧晴曼闻言微微摇头:“秋风未动蝉先觉,我师门这秋蝉剑灵性十足,稍有异常就会鸣剑示警,我们未发现只有一个可能…窥视者道行远胜我等!”
    “道行远胜各位?!”
    李县令心中一凉,急道:“那你们还等什么,快请高手支援啊,靖妖司不是还有不少供奉么,陈巡使,你是书院子弟……”
    “李大人莫急。”
    陈琼连忙解释,“供奉不会随意出动,要先查明安鼠生一伙具体图谋,再说我六人已然足够。”
    “好…好吧。”李县令无奈点头。
    他已看得出来,这群人中虽少女萧晴曼身份最贵,但拿主意全是陈琼,于是拱手道:“陈巡使有何需要尽可言明。”
    陈琼眼神微动:“我们计划搜寻附近山野,需要个向导,另外,在下想要查看县志案卷……”
    县衙内,灯火通明直到半夜。
    数条街外暗巷中,道士李守心面色晦暗不明…
    …………
    “忘我存性,不动如山,呼吸自转…”
    军府营地,张横背手拿着竹棍,瓮声瓮气念叨。
    前方雪地之中,三十多名兵丁赤裸上身,竭力将身躯扭成怪异模样,随后缓慢变动姿势。
    寒风呼啸,小雪寂静,每个人面孔都憋得通红,壮硕肌肉散发淡淡白气,一看就痛苦无比。
    “笨蛋,收腹!”
    “腿折了么,伸展!”
    张横一脸凶神恶煞,看谁姿势不对就是一棍。
    远处,王玄拿着小刀在箭头上缓缓刻画,好似根本没看到。
    兵家锻体术修炼本就痛苦,要调动身躯、呼***神达成一致,稍有差池便难以引煞入体,再严苛也不为过。
    这是野训第三天,一切都很顺利。
    新兵们已适应严寒下训练,阵法更是熟络,现在唯一欠缺的,便是引煞入体,那时军阵方能显出威力。
    “还是太急了些…”
    王玄刻完手中符箭后叹了口气。
    兵家修行难以延寿,讲究的是快速迅猛。
    前身引煞入体只用一天,张横刘顺用了一周,这些士兵毕竟曾是普通百姓,入门着实有些困难。
    想到这儿,他又打开天道推演盘。
    锻体术融合进度:80%。
    还需四天,也算是这次野训收获。
    “大人……”
    刘顺突然走了过来,低声道:“属下有个猜测。”
    “那日吃了蛇怪肉后,口粮消耗激增,进度加快不少。边军传闻吃了妖物精怪血肉,能刺激凡人修行,当时军中不缺血肉,引煞入体也很简单,会不会有些道理?”
    “流言罢了…”
    王玄淡然一笑,“兵家修行靠得是神魂坚韧,肉身强悍,不过多吃血肉却能弥补消耗,嗯…你守好,我去附近打些野食。”
    “是,大人。”
    刘顺也不客套,王玄远比他强悍,有事能随时折返。
    叮嘱一番后,王玄当即背弓持枪,先是借力跳上山崖,眼神如鹰隼般遍望四周,随后进入另一侧密林。
    虽说大雪封山,万物收藏,不少动物陷入冬眠,但狩猎反倒更加简单:
    树林之中,有野鹿雪地留下脚印…
    山岭脚下,有野猪穿行兽道…
    王玄身法迅捷,不一会儿就找遍营地周围两里,然而野兽踪迹全无,仅有的一个山猪窝也被掏空。
    “却是忘了那蛇怪…”
    王玄恍然大悟,山蛇成怪,必是一方霸主,附近野兽要么被吞噬,要么早已远遁,否则那条蛇怪也不会饿昏了头。
    无奈,他只得继续深入。
    永安附近群山属于九龙岭山脉支脉。
    中州龙脉起自北面天都龙首山,化作大大小小龙脉山川,将燕朝国土分割成一个个州道,若越过这片数百里山岭,就会到达秦州。
    王玄自然不会太过深入,越过一道山岭,顿时有所发现。
    那是谷底一片废墟,虽被大雪覆盖,但仍隐约能看出小城轮廓。
    王玄也不奇怪,如今的北燕南晋,乃是前朝大魏分裂而成,当时的国土面积远比现在辽阔。
    眼前小城无论是因战火沦陷,还是被妖祟攻破,如今都已淹没于历史尘埃中,说不定早被那些江湖寻宝人搜过数遍。
    王玄自然没什么哀古伤今的念头,蹲在山石之上凝神仔细观望,看到一处山洞顿时眼睛一亮。
    要知道,在这大山之中,每个山洞都是宝贵资源,尤其是在这寒冬腊月,是最佳避难所。
    这座山洞位于山谷之中,洞口积雪覆盖,平整一片没有任何脚印,但这正是可疑之处。
    根据前身打猎经验,熊洞可能性最大!
    熊很聪明,冬眠之前,会后退进洞,同时将洞口外自己足迹抹去,以便更好隐蔽。
    但它的气息又会吓走小动物,对猎人来说,犹如掩耳盗铃。
    王玄微微一笑跳下山崖,端起银枪进入洞中。
    “嗷——!”
    熊吼声震山林,惊起几只野鸟。
    伴着轰隆隆脚步声,一只肥硕巨熊肩上插着银枪冲了出来,沿途雪地洒满鲜血,跑了数十米后一头栽在地上,渐渐没了声息。
    王玄缓步而出,刚把这肥熊抗在肩上,却眉头一皱,猛然望向南方。
    刚才,有种被窥视的感觉一闪而逝。
    是什么东西?
    王玄戒备了一会儿,随后扛着熊缓缓离开。
    这次的目的是训练军队,无论什么玩意儿,今后有的是机会收拾。
    而就在他离开不久,南边雪地中突然钻出个小小脑袋,却是只皮光水滑的大灰耗子,两眼血红一片,抽着鼻子不停乱嗅。
    很快,这只大耗子扭身就走,爬过雪地,爬过树林,顺着一处山洞石缝钻了进去。
    黑乎乎的石缝蜿蜒绵长,直入大山深处。
    前行数百米后,前方猛然宽阔,竟是一座巨大溶洞。
    溶洞四周山壁,全是大大小小孔洞,一只只老鼠在洞中钻进钻出,地面更是有无数老鼠汇聚,如蠕动的黑色地毯。
    溶洞中央数只火把燃烧,几名黑袍人聚在一起,身后影子光怪陆离…

第二十二章 县衙议对策,打猎惊妖邪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