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雪夜狼出没,太阴炼形图

真君请息怒 作者:张老西

第二十三章 雪夜狼出没,太阴炼形图

      火把旁有五道身影。
    当中一人身形怪异,硕大肚子坐下看不到腿,小小的眼睛和嘴巴,怎么瞧都给人感觉像只大耗子,而且带着古怪笑容。
    正是妖道安鼠生。
    那只偷窥王玄的老鼠飞奔而来,三两下窜到安鼠生肩头,直立而起吱吱叫唤。
    “那些人在训练…杀熊…”
    “嗯,知道了。”
    安鼠生摇头晃脑,喂给老鼠一颗花生后笑道:“儿郎们干的好,再去探!”
    当即,就有数十只老鼠顺小洞钻了出去。
    “鼠爷,不过是些军汉而已,我这就去把他们宰了,省得碍事!”
    说话的是一名大汉,眼如铜铃,胡须似针,面庞全是各种狰狞鬼怪刺青。
    大汉身旁还有两男一女,皆是浑身鬼怪刺青,脸色阴沉。
    “不急,不急…”
    安鼠生往口中丢了颗花生米,一边嚼一边嘻嘻道:“多好的血食啊,不能浪费粮食,若想跑,就弄些迷魂阵拦住。”
    “是,鼠爷。”四人齐齐拱手。
    安鼠生继续嚼着花生米,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他们:“乌家五鬼情同手足,我杀了老三,你们难道不想报仇?”
    四人脸色一白,汗如雨下。
    “鼠爷莫开玩笑。”
    “是老三咎由自取…”
    “没错,若我在也会杀了他!”
    看四人连忙辩解,安鼠生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哦,那可惜了…”
    “算了算了,真没意思,继续干活吧!”
    “是,鼠爷。”
    ……
    熊肉性甘温,擅治风痹不仁。
    张横是个嘴刁的,没从军前还是个厨子,军府平日饮食全由他负责,见王玄抗回头熊,自然要露一手。
    扒皮切肉分割,内脏部分喂给小黑狗阿福,部分切碎了扔进小河冰窟窿,不一会儿就有鱼群汇集。
    冬季熊肥,红肉间亦有脂肪纹路,先是切块焯水去腥,随后重新慢慢炖煮,沥干水的腌菜也放了一些…
    士兵们训练完后全都围着大锅,张横笑骂着一一踹开,整个营地充满了欢乐,士气大为提升。
    刘顺站在远处观望,眼中满是怀念之色:“大人,知道我为什么始终留在军中么?”
    王玄吹了吹手中箭头纹路:“为什么?”
    他其实有些奇怪,张横那粗胚是脑子简单,但刘顺身手不错,又会记账,府城有家商号多次邀请都被拒绝。
    刘顺望向了北方:“在边军时,霍帅曾说过一句话,规矩就是规矩,它来自人心,任你神通盖世也休想搬动,相比而言,军规反倒简单得多。当兵久了,早已不习惯市井喧嚣。”
    王玄眼神微动:“神威大元帅霍钰?”
    他听过这个人,原本是世家旁支子弟,后来退出族谱,改名换姓,从小兵成为北疆四大军团元帅之一,是许多军中汉子的偶像,前身也很是崇拜。
    刘顺点了点头,眼神有些黯然:“可惜,如今的边军中层将领全被世家子弟把持,我和张横不过顶撞了几句,就被赶出边军。”
    王玄没再多问,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军中规矩也很简单,你们认真做事,剩下的,我来抗!”
    “是,大人!”
    不知不觉,天色渐黑。
    夜幕降临之时,危险亦随之到来。
    噼里啪啦的篝火旁边,黑狗阿福猛然抬头,汪汪汪大声叫唤,伏低了身子露出稚嫩尖牙。
    远处山岗之上,一道道身影出现,狼嚎声此起彼伏,响彻夜空。
    刘顺锵得一声拔出钢刀:“大人,必是蛇怪气息消散,狼崽子们寻着味追来了。”
    张横哈哈大小,“快点儿,列好阵型,放心把后背交给队友,谁要是蹭破了皮,明天训练加倍!”
    王玄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不经历厮杀,新兵难以褪去稚嫩,这群狼来得正是时候。
    野外就是这样,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士兵们大多是凡人,王玄又使坏故意收敛气息,自然成了狼群猎物。
    没有任何前戏,狼群瞬间包围过来。
    这世界灵炁充沛,野狼体型也大了不少,每个都比前世西伯利亚狼大一圈,呼噜着露出獠牙,眼中唯有冰冷杀意。
    包抄、分割、打掩护…狼群进攻颇有章法,这是残酷荒野中的一只军队,战术已刻入血脉本能。
    士兵们结成小三才军阵,三人一小组,三小组又组成天地人三才,每有野狼袭来,必有一人举盾抵挡,一人持矛刺杀,一人查漏补缺。
    当然,刚开始时,士兵们难免心中畏惧,有时盾牌防御角度偏差,使得阵型错位,有时紧张急于穿刺,只伤到狼腿。
    王玄也不着急,看到那里危险,便挥枪将狼扫出,张横和刘顺则大声呵斥,纠正阵型,纯粹把狼当成陪练。
    士兵们自然是瞧不出,种种压力下,有人想起了石瓦村惨状,浑身杀意渐渐勃发,有人则被血腥刺激出原始野性…
    渐渐的,狼群开始受损,最终丢下三十来具尸体逃走。
    是夜,永安军府二十七名新兵引煞入体……
    …………
    就在军府士兵喊杀声响彻荒野之时,永安县衙后院厢房内,却是灯火通明。
    “白日南山搜寻一无所获!”
    萧晴曼眼中闪过一丝焦躁,“我顺着那石尸精出没地点开始寻找,但这几日大雪已掩去痕迹,春娘请仙上身,也没探查到操控阴鬼术法痕迹。”
    旁边美艳少妇李春娘也是满脸疑惑,“安鼠生手下五鬼我们已查到根脚,他们是漳州风扬县乌家兄弟,家传刺青封鬼术,武艺精湛,因为巫蛊杀人通缉流落江湖。”
    “石尸精可不是普通鬼魅,竟然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莫非这五兄弟三年内术法竟精进至此?”
    “若那石尸精并非他们操控呢?”
    程琼摊开桌上卷宗:“据那王校尉所说,石尸精身上衣物乃是前朝大魏款式,县衙仵作也证明了这一点,前朝至今少说数百年,衣物破烂未腐朽,本身就是疑点。”
    萧晴曼眼中一亮,“他们发现了遗迹或古墓?”
    人族历史悠久,历经一个个朝代,战火纷飞,许多教派世家也难免陨落,因此无论江湖中人,还是教派世家,甚至皇室,都经常派人搜寻遗迹。
    旁边郭鹿泉嘬了嘬牙花子,“怪不得这些家伙隐匿三年,必是发现了什么,狗日的运道不错。”
    程琼微微一笑道:“我也是这么猜测,这几日查看县志卷宗,发现了个有趣的东西。”
    “永安县附近,曾有个顾家山城,大魏乱世时被战火摧毁。顾家第一代族长名叫顾一玄。正巧我在书院时看过一本江湖野史,前朝时太阴门动乱,当时副门主一玄真人率领族人一夜之间消失无踪……”
    话没说完,郭鹿泉便想起了什么,猛然站起:
    “太阴炼形图!”

第二十三章 雪夜狼出没,太阴炼形图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