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阴庙有玄机,各方皆算计

真君请息怒 作者:张老西

第二十六章 阴庙有玄机,各方皆算计

      阴庙,是个禁忌。
    无论大燕,还是南晋,皆是如此。
    何为阴庙?
    很简单,经封神术正式册封地袛者为阳庙,民间私自供奉淫祀者为阴庙。
    封神术自上古传承至今,朝代更迭,风云变幻,有些东西早已遗失民间,为世家、法脉掌控。
    真正的封神术要以皇家气运占据龙脉,修建陵寝,炼制法器,布置阵法,几乎是以举国之力才能完成,其中还有不少隐秘。
    这也是历朝开国帝王夺取天下,需要众多世家支持的原因。
    封神地袛者,依附于龙脉地窍,国家香火祭祀,神清炁正。
    而阴庙淫祀供奉,或为祖先阴鬼、或为天地精魅,有些甚至是巨妖邪物,除去香火地炁,还需要进行血肉祭祀。
    为什么阴庙会存在?
    原因也很简单,每当朝代更迭,乱世降临,社稷地袛也随之陨落,各个世家就会进行淫祀,守护势力范围。
    而当天下再次一统,皇家就会进行封神大典,各个世家的阴庙淫祀,也会摇身一变成为城隍土地。
    当然,皇家会占据大部分名额,敕封开朝战死的英灵忠烈。
    《大燕刑律》:凡民间淫祀阴庙者,与巫蛊害人同属十恶不赦。
    除去血祭不仁,更有维护社稷正统,皇室龙脉气运的原因。
    若是阴庙多了,龙脉地炁散乱,也意味着社稷坍塌,乱世降临。
    “此地有阴庙不足为奇…”
    陈琼的眼神变得冰冷,“顾家山城经历大魏乱世,必祭祀阴庙自保,但怎么会残留至今?”
    郭鹿泉嘿嘿一笑:“那还用说,乌老三弄了那么多祭品,必是在施展淫祀之术。老头不明白的是,阴庙与太阴练形图有何关系?”
    “找到便知!”
    萧晴曼美目中杀机难以掩饰,望向李春娘询问道:“苏仙家,可能找到阴庙所在?”
    此刻李春娘还在请仙上身,因此她直接询问的是仙家。
    五仙堂供奉的这五大堂口,虽都是精魅妖身,但皆修人族修真之道,以成仙为最终目的。
    它们和一些大教守山灵兽自古以来已融入人族社会,平时还好说话,但你若喊破妖身,那铁定结仇,让你鸡犬不宁。
    “催什么催嘛…”
    李春娘身上的苏四姐娇滴滴抱怨了一句,杏仁状的瞳孔中满是疑惑,“奇怪,这里地炁安稳却异常散乱,难道阴庙是被阵法阻隔?”
    随即她又对着空气嗅了嗅,嘴角弯出个狐狸笑容,“不过…这满山的耗子味却是难以遮掩,你们找吧,应该就在哪座山中。”
    说罢,她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再睁眼,瞳孔已恢复正常。
    萧晴曼秀眉微皱:“就这些么?”
    李春娘无奈摇头:“这里有阵法遮掩,苏四姐擅于探查气息,却不擅于破阵。”
    “辛苦春娘。”
    萧晴曼说罢,望向了郭鹿泉。
    巡使小队便是这样,一般为两名擅于攻伐者,加上一名擅于探查及各种辅助术法高手。
    陈琼手下,丑佛儿擅攻,郭鹿泉则是辅助。
    郭鹿泉也不谦让,沉声说道:“阵法之道,高深莫测,各家自有秘传,太阴门老夫倒是知晓一些,且看看再说。”
    说罢,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罗盘,只见上面旋针如抽风般转个不停,又抬头望了望四周山势走向,“果然有阵法,需找到遁去之甲,才能破阵,先去那废墟中看看。”
    众人点头,于那笔直陡坡上借力弹跳下坠,如履平地,而丑佛儿则直接跳下,在雪地中砸出个人形巨坑,如孩童般嘿嘿直笑。
    很快,他们便进入山城废墟。
    只见残垣荒草,断壁积雪,早已被岁月侵蚀得不成模样。
    郭鹿泉老头看着罗盘左转右转,于一处雪地停下,望了望四周山峦,眉头直皱:“奇怪,这里是地窍正中,即便修建阴庙也应当在此,到底藏去了哪儿?”
    陈琼叹了口气:“算了,苏四姐说就在山中,我们四处搜寻一番吧。”
    众人当即分散查探。
    而在对面高崖巨松背后,老道李守心微微摇头,“老道找了数年,却没想就在眼皮下,三奇不聚,六仪不显,遁甲岂会现身?”
    说罢,低头微笑道:“小老鼠,就看你的了。”
    地上,一只灰耗子绕来绕去,老道近在眼前,却根本看不到。
    在老道所处地下百米处,赫然就是安鼠生所藏巨大溶洞,火把摇曳不定,海潮般的老鼠翻涌,吱吱乱叫。
    “鼠爷,来了生人,怎么办?”五鬼中胡须恶汉问道。
    安鼠生嚼着花生米,小眼睛转来转去,依旧笑容不变,“怕什么,都是些熟人罢了,三年前叫那小丫头跑了,今日正好了解恩怨。”
    在他们前方地面上,无数老鼠疯狂撕咬,一截水桶粗的巨大铁链从地下显现,也不知何物锻造,竟丝毫没有锈迹。
    安鼠生笑道:“老子虽从阴门老鬼那抢到了钥匙地图,但阴庙内竟全是那玩意儿,干脆破了阵法根基,到时阴庙大开,外面那群蠢货正好当祭品。不过……还有些不够…”
    “你们去,把那些军汉引来。”
    “是,鼠爷。”
    几道身影迅速进入溶洞深处,洞内只剩下了安鼠生一人,只见他轻抚着爬在身上的几只大耗子,眼中是压抑不住的笑意:
    “三奇现,万鬼出,长生既是劫,嘻嘻,有趣,有趣……”
    ………………
    “列阵,稳住,地刚守!”
    山谷中,喊杀声,嘶嚎声渐渐变小。
    王玄率领府军士兵往北深入不到十里,便再次遇到狼群。
    这次狼群数目更多,至少有三十多条,而且十分狡猾地选择山谷中伏击,从各个山坡上窜出扑人。
    然而,军府士兵们早已脱胎换骨。
    四十人煞炁勾连成阵,不慌不忙斩杀群狼。
    王玄这次更悠闲,甚至没使用军阵如臂使指,仅靠张横刘顺指挥,便已轻松获胜。
    不一会儿,厮杀声停歇。
    刘顺抹去钢刀血迹,走过来皱眉道:“大人,这北山却是有些古怪,属下一路防备,您也用了搜妖灵符,怎么一只邪祟妖物也不见?”
    不怪他询问,山林之中极易滋生魑魅魍魉,而且早出蛇怪领地,想给士兵们练胆都没找到一只。
    “确实有些不对…”
    王玄微微摇头,“罢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打扫战场,收兵回营!”
    一声令下,士兵们迅速剥下狼皮,打包后列队回营。
    三千两银子支撑不了多久,王玄这次出来也有打猎挣钱的计划,包括蛇怪皮,熊皮,都已打包收好。
    然而,刚离开山谷不到三里,小黑狗阿福便耳朵一竖,对着前方汪汪汪不停叫唤。
    霎时间,周围阴风四起,人影绰绰…

第二十六章 阴庙有玄机,各方皆算计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