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少年,一猛虎

长安之上 作者:迪巴拉爵士

第1章 一少年,一猛虎

      元州地处大唐西南。西南多山,在大唐人的口中,这里便是穷山恶水。若非元州与南周国接壤,想来长安的贵人们一年也不会念叨元州一次。
    南周有钱,但在大唐无敌虎贲的威慑下,依旧只能低头。在没有边患的背景下,元州的地位越发的低下了。能来元州任职的官员,不是没后台的,便是长安官场斗争中的失败者。
    山高皇帝远,说的便是元州的官场。
    这不,定南县的县令秦旭的如夫人病倒了,医者们一番诊治,索要一味药。秦旭便悬赏,许诺但凡谁能弄到这味药,一切好说。
    这等事若是换在长安,御史们能把秦旭弹劾成渣。
    ……
    “什么病要猛虎的腰子,还得新鲜的?”
    小河村村正张启元看着远处东宇山山顶上的皑皑白雪,骂道:“初春时节,山里的虎狼饿了一冬,眼珠子都饿绿了,这时候进山是人猎虎,还是虎猎人?特娘的……谁敢去?”
    他身后有几个丁壮,其中一人说道:“附近只有东宇山上有猛虎,猛虎往年吃了好几个猎户。南周那边也请了好手进山捕杀,可那几人进了山便再没出来,多半是喂了虎狼。如今提及东宇山中的猛虎,最出色的猎户也会噤声。”
    “不好了!”
    身后有人惊呼,张启元回身,见村口里跑出来一个年轻人。
    “村正,杨三郎进山了。”
    张启元勃然变色,“那少年寻死呢!”
    数骑疾驰而来,近前一看,却是府兵。
    军士在马背上居高俯瞰着张启元,喝道:“最近南周密谍猖獗,准备越过东宇山而来。州里吩咐,各处村子都得盯着,但凡发现可疑人等立即禀告……”
    后面的队正目光锐利,沉声道:“但有一条,切莫立功心切擅自出手,那些密谍擅长隐匿与搏杀之术,你等再多的人去了也是送死,只需禀告就是了。”
    军令如山,张启元大声应诺。
    骑兵远去。
    张启元骂道:“告诉杨定,杨三郎没了!”
    有丁壮喃喃道:“杨三郎虽说年少,可却是村里最好的猎手。”
    张启元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回身盯着丁壮,一字一吐的道:“那不只是猛虎,还有比猛虎更可怕的南周密谍。南周密谍了得,除非出动国子监的玄学子弟绞杀,否则连元州的府兵都无可奈何。”
    可国子监远在长安,远水不解近渴。
    张启元默然看着远处山顶的白雪,良久,轻声道:“可怜的娃,这便是……命!”
    ……
    东宇山中。
    积雪在渐渐消融,一丝一缕汇入小溪之中。
    溪流潺潺,和着清脆的鸟鸣声格外空灵。
    噗!
    噗!
    噗!
    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一个猎人背着一头硕大的猛虎,顺着溪流左侧健步而来。
    猎人的身量不高,以至于看着就像是猛虎人立而行,格外骇人。
    一个男子本坐在下游处歇息,听到脚步声后,瞬间就收好了水囊,随即把外袍翻转过来。人就趴在那里。除非凑近观察,否则看着就像是一片枯草……
    刀光在枯草下一动。
    杀机勃发!
    猎人一步步走了过来。
    突然,他的耳朵微微颤动了一下,浑身肌肉紧绷,随即放松。
    当他走到了这一片枯草边时,枯草猛地腾空而起。
    扑啦啦!
    鸟儿受惊,振翅高飞。枝头上的积雪被震动,雪粉纷纷而下。
    刀光闪动。
    就在枯草飞起的瞬间,猎人的身体猛地一弹,猛虎就这么飞了过去。
    南周密谍本想斩杀猎人,可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头猛虎。
    他身在半空,唯一能借力的地方便是猛虎。密谍厉喝拍出一掌,准备借力。
    呛啷!
    横刀出鞘!
    刀光闪过!
    猎人收刀,冲着落地的猛虎扑了过去,“别戳坏了皮毛,不值钱了。”
    少年的脸上全是心疼。阿娘心心念念的想要虎皮做褥子许久了,弄坏了他到哪寻第二头猛虎去?
    此刻密谍才重重倒地。
    “你……”鲜血从密谍的口中涌出,他努力咳嗽了几下,“你如何知晓我隐匿于此?”
    少年把差不多三百斤重的猛虎翻过来,小心翼翼的检查着皮毛,随口道:“我天生敏锐,否则如何能十岁进山狩猎?”
    密谍喘息着,身体巨震,“十岁进山狩猎,你是……杨三郎?!”
    少年回头,微微一笑,不算大的眼睛眯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你也知道我?”
    这座山属于大唐与南周共有,两国的猎人在山中不时相遇,为了争夺猎物厮杀的事儿也不少。刚开始双方还势均力敌,可在五年前一个半大孩子突然加入了进来,让南周猎户死伤惨重。有幸存者听到少年自言自语什么我杨三郎,这才把杨三郎这个名号带了回去。
    密谍浑身一松,随即悔恨道:“若是我不隐匿,面对面搏杀,我有九成把握杀了你!”
    少年猛地发力,竟然就这么把沉重的猛虎背在背上。
    他缓缓走过眸色黯淡的密谍身边,平静的道:“地上寒冷,你扑过来时身形有些发僵,手臂并未完全伸直。在我身前一步时,你的长刀劈砍的角度会微微变化,而我会假装被吓傻了,来不及拔刀,在你心神放松时……”
    他抓住猛虎前爪的右手挥动了一下,中指上有利芒闪过。
    那是一个指环,上面竟然是一根锋锐的针刺。针刺的颜色看着也不对,多半是喂了毒。
    最狡猾的猎人也不及这个少年……密谍眸中的神彩渐渐消散,“我……死的不冤。”
    他的身体渐渐放松……
    这是人临死之前的征兆。
    一只脚猛地踩了下来。
    正好踩在了密谍的胸膛上。
    骨折的声音传来,密谍猛地抱住了少年的脚踝,双目圆瞪,嘶声道:“你……”
    装死度过劫难,这是密谍的保命秘技。可没想到却被这个少年识破了。
    杨三郎再度抬脚,目标是密谍的咽喉。
    “我十一岁时猎杀一头豹子,那豹子中了我三箭,看似死透了,可就在我近前时,豹子猛地跃起,那一爪……差点送了我的命。”
    杨三郎想到了那头豹子,不禁舔舔嘴唇,腹鸣如鼓,“豹子肉虽说腥膻,可好歹也是肉啊,煮一煮再拿来炙烤,腥膻味就淡了许多……”
    噗!
    密谍双手捂着扁平的咽喉,绝望的看着少年远去。
    和豹子比起来,他装死的天赋差远了。
    十一岁的半大孩子就能猎杀山林中最为矫健和狡猾的豹子。
    这是天生的猎人!
    我真的……死得不冤。
    ……
    小河村。
    杨家。
    杨定和王氏木着脸,他们的三个儿子,从二十余岁到九岁,此刻看着没精打采的,就是看不到悲伤,九岁的老幺甚至冲着围观的孩子嬉笑。
    周围的邻居劝慰的也颇为无力。
    “三郎是个孝顺的,此刻进山也是好意,可怜的孩子。”
    一个妇人眼圈都红了。
    杨定干笑,又觉着不该笑,就木着脸,“是啊!”
    门外来了一个小吏。
    众人赶紧起身,束手而立。
    小吏威严的目光扫过众人,淡淡道:“明府知晓了杨三郎进山之事,少年勇于为国效命,明府很是欣慰……”
    杨三郎是为了秦旭的悬赏进山,不是为国效命啊!
    但众人不敢辩解,心想这毕竟是秦旭的私事儿,为了掩人耳目,随后就该是抚恤了吧?
    杨定一家子的眸中多了亮光。
    以及期冀!
    小吏干咳一声,“杨三郎死了……”
    那个红着眼圈的妇人嘟囔道:“兴许没死呢!”
    小吏蹙眉看了她一眼,“山中就一条小溪,虎狼最喜在小溪附近蹲守捕杀猎物,大唐和南周的猎户也是如此,可密谍也是如此。”
    明府身边的智囊说了,密谍会派人先行过来探路。往年在小溪旁爆发过多次厮杀,善于隐匿和搏杀的南周密谍往往能轻松取胜。
    一个少年遭遇狠辣的南周密谍……
    妇人哽咽了一下,“三郎人好,经常帮我架车,否则我哪能去城里挣钱?他定然没死。”
    小吏有些不耐烦,“他若是未死,我便把这个官职让与他做!”
    悬赏后却没人敢进山,秦旭大为恼火。等得知有少年悍勇而去,不禁颇为唏嘘。这也是得知南周密谍出动,少年必死无疑后,秦旭派了小吏来抚慰杨家的缘故,也算是千金买马骨。
    噗!
    外面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连窗棂都为之震颤。
    有人开门,呆滞。
    众人觉得不对,纷纷出来。
    门外,一少年,一猛虎。
    ……
    和大伙儿分开差不多三个月之后,新书再度发布。新书是架空历史,请勿考据。今日三章一起发,从明天开始,每天两章一起发,暂时定在每天下午四点左右吧,这样时间充裕。
    另外,新书能投月票……
    推荐票、月票……爵士求票了!

第1章 一少年,一猛虎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