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如人间,两个世界

长安之上 作者:迪巴拉爵士

第2章 一如人间,两个世界

      “是杨玄!”
    有人惊呼。
    杨定夫妇相对一视,失望之色一闪而逝。
    “杨玄打到猛虎了!”有人高呼。
    杨定夫妇的眼中迸发出了神彩,齐刷刷的冲了出来。
    “发财了!”
    杨定一家子围在猛虎的身边,杨玄被挤到了外围。
    他饿的厉害,目光扫过母亲王氏。
    “大郎和二郎的婚事有着落了。”
    王氏狂喜拍手。
    杨玄缓缓进了厨房,寻摸到了一块干饼子,就这么蹲在灶边,背靠着灶口,借着灶膛里灰烬的余温啃着。
    外面的寒风吹来,他的身体纹丝不动。
    身后传来如丝如缕的热气,身前却冰冷如霜。
    一如人间。
    “三郎!”
    那个为他说好话的妇人进来了,见他蹲着啃干饼子,就叹道:“饿坏了吧?为何不在山上弄些猎物烤了吃?”
    杨玄抬头,笑了笑,“我年轻,不怕饿。”
    外面传来了杨定的声音,“这虎皮就一个箭口,能换大钱。明府许诺给好处,四郎才九岁,回头请明府让他去读书,老杨家也要出一个读书人。”
    王氏的声音中透着得意,“这猛虎但凡再拖延半日,这虎腰怕是就坏了。赶紧剖开,给明府送去。”
    “你是为了猛虎的腰子能新鲜,这才忍饥挨饿,急匆匆的赶来?”妇人看着杨玄,嘴唇蠕动,“你爹娘……莫要生气。”
    杨玄平静的道:“我没生气。”
    刚到嗓子眼的干饼堵在了那里,杨玄拿起水瓢喝了一口水咽下。
    冰凉的井水从咽喉一路冰了下去。
    妇人劝了一会儿,最后叹息离去。
    杨玄吃了干饼子,去后院冲洗。
    哗啦!
    一盆水从头浇下来,杨玄有些瘦削的身躯微微泛红。
    他无意识的摩挲着大腿根部,那里有个从小带着的胎记,就像是一只鸟儿。村里的人开玩笑会很肆无忌惮,提及鸟儿,不论男女都带着不可名状的古怪笑意,让少年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有个鸟儿的胎记。
    往上,瘦削的胸腹处有十余道疤痕,最深的一道从左胸斜着拉到了右侧小腹处,很深。那是十一岁时一头装死的豹子给杨玄留下的纪念。他在山里养了十余日,幸而从小练习的功法帮他逃过一劫。
    那个功法是杨略给的,说是能让他活到一百岁。
    杨略……
    杨玄眸色黯然。
    从记事开始,杨略就不时在夜间出现在他的卧室里,把他悄然带到村外,教授他识字,以及修炼和兵器。
    他不知杨略是自己的什么人,杨略不肯说。五岁时杨略让他去求杨定夫妇,说想去读书。但他被杨定和王氏呵斥了一通,读书的事儿不了了之,最后还是杨略上手教他。
    这让杨玄有些迷茫,他甚至觉着杨略才是自己的父亲,可杨略甚至不许他叫自己叔父。
    五年后,也就是在他十岁时,杨略突然消失了,打断了杨玄的各种猜测。
    “想女人了?”
    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材雄壮,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只是眉间冷冽,就像是东宇山山巅上的寒风。
    “杨略!”杨玄狂喜上前一步,然后下意识的去抓衣裳。
    杨略的目光在他的胸腹伤痕处一扫而过,眉间的冷冽越发的浓郁了。
    “谁干的?”
    一股杀机突然而生,杨略的衣裳无风膨胀,对面的窗棂噗噗噗作响,房门微微而动。
    窗棂猛地破碎,碎屑无声落地。
    杨玄低头看看胸腹处,他知晓杨略修炼的不错,应该和县里的不良帅差不多,否则也不能带着他悄无声息的跃出杨家的篱笆墙。
    “不小心弄的。”
    大门那边再度嘈杂,杨定和王氏在说着老大老二的婚事,以及老四以后定然能去长安科举,中个进士……
    但所有的安排里都没有杨玄。
    “这五年你是如何度过的?”听到了外面的那些话,杨略知晓自己不在的五年里,眼前的少年怕是吃了不少苦头。
    杨玄本想说出这几年的境遇,他看看水井,水井边上有被绳子拉出来的一道深深的凹槽,每次见到这个凹槽,他就感到了温暖。六岁时他生病,杨略恰好不在,医者说要泡热水,他迷迷糊糊的听到杨定在后院打水,王氏叫骂王大郎去生火……那急切的声音让他从未有过的安心。他擦着头发,神色平静,“就这么度过的。”
    这孩子在遮掩什么?杨略犹豫了一下,“你不是他们的孩子。”
    正在穿衣裳的杨玄楞了一下,“你喝酒了?我去给你弄杯热茶,不过茶叶粗糙,没有那些香料,你别嫌弃。”
    “我这十五年滴酒未沾。”杨略不动,眉间的冷意仿佛凝固住了,越发觉得自己说出此事的正确性。
    从小杨略给杨玄的印象就是言出如山,从不虚言。
    “你骗我!”他颤声道:“那……我是谁的孩子?你的?”
    他的眼中甚至多了期冀。
    是了,杨略定然是有些难言之隐,所以才把我交给杨家抚养。或是……我是他的私生子?他家里的娘子不许我进门,所以他才把我送到这里来。
    杨略摇头,“你是我朋友的孩子,你的父母在你一岁不到时便去了,我带着你来了元州小河村,给了杨定夫妇一千钱,此后每年再给他五百钱,足够他们一家子过活,顺带养活你。”
    “用钱财收买的人也会为了钱财而背叛……我低估了人心。”
    杨玄不笨,甚至是很聪明。他瞬间就想通了父母为何对自己这般冷漠,甚至是虐待自己的缘由。
    五年前杨略消失,每年的五百钱也随之没了。
    “这五年你去了哪?”杨玄开口,嗓音沙哑,心中百味杂陈。
    外面有些动静,杨略淡淡的道:“五年前我有事远行。此次归来是想给你说亲。”
    说亲?
    “我才十五。”开国时,为了填充天下因战乱而损失的人口,大唐鼓励低龄成亲,此后成亲的年龄就一再提高。
    杨略摇头,“我不便在此久留,在走之前我定然要安排好你的一切。那个小娘子乃是读书人之女,不过……”
    他想到杨定夫妇对杨玄的态度,杀机越发的浓郁了,“成亲后你可去长安,此后不必回来。我自会适时去看你。”
    杨玄觉得脑海里乱作一团,他努力驱散那些念头,知晓杨略定然是有难言之隐。
    杨略拿出一份文书,“这是过所,你收好。”
    过所要经过村正,可张启元并未提及此事,可见这必然是杨略伪造,杨玄心想难道杨略是个江洋大盗?或是个喜欢偷窥妇人沐浴的游侠儿……否则哪里会这等手段?
    “回头我会请了媒人来。”
    杨略有些后悔,觉得说亲早了些。可他却不肯对杨玄失言。
    杨玄却不关注这个,“杨略,那个功法……”
    杨略蹙眉,“那个功法是你父亲留给你的,说是最为平稳。”
    平稳在许多时候也意味着平庸。
    杨略目光复杂的看着杨玄。
    有人来了,杨略竟然觉得轻松了许多,随即飞掠而去。
    “我想弄些山里的东西,村里可有好猎手?”
    村外,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给自己易容的杨略转悠到了水渠边,寻到了一个洗衣裳的村妇。两枚铜钱落在了脏衣裳上,妇人捡起来,唯恐他反悔,急匆匆的道:“有呢!要打什么?”
    杨略诧异,“难道还能挑?”
    妇人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能呢!”
    “谁?”杨略问道。
    妇人反手捶打后腰,“杨三郎。”
    “那还是个少年!”杨略握紧双拳,想到了杨玄胸腹处的那些伤痕。
    妇人摇头,“他的爹娘心狠呢!十岁就打骂杨三郎,逼着他去干活,不然不给吃的。可十岁能做什么?地里的活计也就那么多。那杨三郎就背着弓箭和长刀进山。那时候他才多高?我还记得那刀鞘一直垂落在地上,他就拖着走。就这么一路走……一路回头抹泪。再后来,我就没见那孩子哭过。”
    ……
    杨玄昏昏沉沉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一个木箱子,拿出一个包袱。
    里面有些杂物,都是杨略留下的。
    此刻看来,这便是父母留给自己的东西。
    他拿出一个卷轴,熟练的按动了按钮。
    “叮!”
    一个小点闪烁着绿光,杨玄有些雀跃,“有了有了。”
    他按动几个按钮,声音不断切换。
    “流行歌曲……”
    “史前古典音乐……”
    杨玄撇撇嘴,“最难听的便是这些。”
    他再度按动按钮。
    “经济学……”
    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杨玄犹豫了一下,今日他不想听这个,于是再度按动按钮。
    “太阳风暴会影响卫星安全,会干扰范围内的宇宙航母与地面通讯……”
    杨玄坐在地上,双手抱膝,仿佛抱着整个世间……
    小半个时辰后,绿灯变成红灯。
    少女的声音急促,“电量不足,自动关机……电量不足,自动关机……”
    声音渐渐湮灭无闻。
    杨玄坐在地上发呆。
    外面杨定一家子在狂喜。
    屋里和外面仿佛是两个世界。
    ……
    还有一章。

第2章 一如人间,两个世界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