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话多的坏处

长安之上 作者:迪巴拉爵士

第8章 话多的坏处

      王仙儿正在沉睡。
    她的帐篷不小,分为内外两个空间。里间是她的卧室,外间睡着随时准备伺候的侍女。
    长长的眼睫毛颤动着,双手紧握……
    那些贼人在疯狂的冲着她嘶吼,有人挥舞横刀,有人张弓搭箭。
    二叔在焦急的向她靠拢,可随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救我!”
    王仙儿在梦中喊道。
    护卫们损失殆尽,贼人狞笑着围拢过来。
    王仙儿绝望看着左右。
    接着身体便腾空而起,那双不大的眼睛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
    “野小子!”
    王仙儿大喜。
    “敌袭!”
    被惊醒的王仙儿猛地睁开眼睛,问道:“谁?”
    侍女衣衫不整的冲了进来,“小娘子,有贼人。”
    外面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有人在外面喊道:“小娘子,快出来。”
    王仙儿快速穿了外衣,被簇拥着出去。她抬头看了一眼,就见王豆香和幕僚站在一起,面色平静。
    风吹过,刚从温暖被子里出来的王仙儿打个寒颤,看到了杨玄。
    杨玄站在营地前方,再前面就是结阵的护卫们。
    他仔细看了看,“两百余人,有弓箭。”
    说着他不露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正好脱离了弓箭的射程。
    “仙儿!”
    杨玄闻声回头,就见王仙儿提着裙摆,急匆匆的往王豆香的身边跑去。
    少女的眼神宛如小鹿般的惊惶,在跑动中看到了杨玄的关注,瞬间就变成了骄傲。
    王豆香也看到了杨玄的视线,他微微蹙眉,说道:“白日刺杀,夜里突袭,可见那些人是想杀了我。有趣,谁发现的贼人?重赏!”
    王仙儿看到了那些贼人乌压压一片扑上来的疯狂,不禁点头,很是认同二叔的话。
    黄老二低头,“是杨玄。”
    王豆香轻咦一声,看了杨玄一眼。而王仙儿却有些意外,“他不睡觉的吗?”
    黄老二越发的羞愧了,觉得自己和护卫们都是酒囊饭袋,“他被惊醒了。”
    王仙儿下意识的问道:“那你们呢?”
    黄老二的脑袋低的差不多到了胸膛,越发的羞愧难当。
    他急切的道:“二郎君,赶紧带着小娘子撤离此处。”
    王豆香淡淡道:“茶!”
    “是。”
    有人拿来了案几和蒲团,侍女弄了小炉子烧水。
    王豆香坐下,王仙儿坐在他的身边,正好看到那些贼人接近营地。
    “放箭!”
    金七言的嗓门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的大。
    箭矢飞出了营地,外面的贼人倒下十余。王仙儿鼓掌,“好!”
    幕僚温和微笑,“小娘子高见。”
    外面突然传来密集的弓弦声。
    “盾牌!”金七言怒吼,他却不用,只是挥刀就斩落十余箭矢。
    护卫们举起盾牌。
    哪怕是脱离了箭矢的攻击范围,杨玄依旧谨慎的拿着一面盾牌。他看到一些贼人趁着护卫们寻求庇护的时机往前冲。这些贼人微微弯着腰,让杨玄想到了昨日护卫们冲向密林的步伐。
    贼人们冲进了口子里。
    “杀!”
    金七言站在那里,看着麾下的护卫们冲了上去。
    双方绞杀在一起,瞬间就能看出护卫们的能力更为强大。但对方的人更多。
    杨玄没动,金七言也没动。
    杨玄看着这个场面有些发憷,他觉得自己冲进人群中活命的机会应当有,但被弄死的机会也不小。关键是他觉得黑暗中的那个血盆大口依旧存在。
    一波箭雨不分敌我的覆盖,侍卫们倒下五人。
    金七言面色微冷,“畜生!”
    后面,正在等热茶的幕僚搓搓手,“天下能这般无视麾下伤亡的,除去将领便是商人。将领是铁血,商人是冷血。”
    王豆香看着开始沸腾的水,平静的道:“许多时候,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相。”
    水开了,侍女熟练的开始煮茶。
    咻!
    尖利的破空声传来,前方有侍卫高呼,“二郎君小心!”
    一支巨大的箭矢穿破夜空,目标竟然便是王豆香。
    王豆香温和道:“煮茶要凝神静气,分神了,茶水会变味。”
    抬头看箭矢的侍女低头,“是。”
    茶叶被投进水壶里,箭矢也同时到来。
    杨玄看到幕僚随手拿起一根木材,微笑着摆动,就像是赶走一只苍蝇般的随意。
    呯!
    巨大的箭矢冲天而去,也不知飞到哪去了。
    这是高手!
    杨玄不禁为之目眩,心想杨略的手段和这位幕僚相比……他觉得杨略应该更厉害些,自己以往把他的手段和县里的不良帅相比,好像过分了,不良帅肯定没杨略强大。
    前方,护卫们分散开,两三人为一组,直接冲杀了出去。
    双方绞杀在一起。
    “杨玄没动!”王仙儿很失望,觉得野小子胆子太小了。
    杨玄没法动。他看出来了,护卫们看似散乱的阵型,实则有些规律可循,两三人加起来发挥了更为强大的作用。这让他不禁想起了卷轴里说的‘化学反应’。而他贸然加入进去只会打乱护卫们的配合。
    他此刻正在观察,有侍女急匆匆的从他的身边跑过,觉得他没去厮杀很无耻,愤怒的道:“还看!”
    我没看你啊!
    杨玄很无辜的翻个白眼,随即那种脊背发寒的感觉来了。
    一个侍卫突然飞在半空中,鲜血吐的漫天都是。一个贼人紧跟而来,在半空中和他错身而过,大鸟般的冲着王豆香飞掠而去。
    王豆香举起茶杯,轻啜一口,微微颔首,“不错。”
    话音未落,身边的幕僚腾空而起,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长刀。
    空中传来了兵器交锋的声音,旋即炸裂。
    娘的,怎么兵器在他们的手中就变成了稻草呢?杨玄低头,避开了一块碎屑。
    贼人一拳,快的让杨玄都没看清。
    幕僚右手格挡,旋即整个人就往后飞退。贼人保持着挥拳的动作,他保持着格挡的动作,二人一前一后飞快掠过。
    在经过王豆香的上空时,贼人突然如大石般的下坠,一脚踩向王豆香。王豆香看了王仙儿一眼,温和的道:“闭眼!”
    “不!”王仙儿倔强的闭上眼睛。
    王豆香莞尔一笑,随手往头顶上空拍出一掌,正好碰上了贼人的脚底,不早不晚,不偏不倚……
    呯!
    周围的人须发和衣裳都被劲风席卷起来,地上的杂物在滚动。大家都伸手挡住了面部,唯有在王豆香身侧的王仙儿不受影响,睁开眼睛,好奇的看着。
    落下的贼人突然飞了起来,长笑道:“王氏的二郎君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好手,领教了,撤!”
    正在冲杀的贼人们潮水般的往后退去。
    “穷寇莫追!”
    金七言虽说恨不能把贼人绞杀殆尽,但他知晓自己的首要职责是保护王豆香和王仙儿。他横刀飞舞,周围的两个贼人惨嚎倒下,旋即一掌,当面的贼人飞了出去……竟然无人是他的一合之敌。
    贼人在空中飞掠而去,王豆香喝了一口茶水,“留下喝杯茶也不错!”
    话音未落,王豆香伸手掀起了案几。
    沉重的案几呼啸直冲而去,追上了贼人。
    贼人伸手拍去,呯的一声,案几四分五裂,但他的身体却猛地一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坠落。
    杨玄一直盯着他,悄然跟随。此刻见贼人落地,他猛地扑倒,双手使劲,身体就贴着地面飞掠过去。
    金七言带着两个护卫赶来追杀,贼人落地大笑,随后干咳几声,咳出了一口血,拱手道:“二郎君好手段,可惜无人能留下我。山高水长,长安再聚!”
    金七言追之不及,王豆香举杯喝茶,眉间多了一抹冷意。王仙儿怒道:“竟然这般嚣张,好气!”
    幕僚跺脚,“好个贼子!”
    众人看到贼人长笑转身。
    一个黑影就在他的身后猛地出现,说道:“你的话太多!”
    噗!
    短刀捅进了贼人的小腹,顺带搅动了几下,杨玄随即飞速后退。
    大概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人伏击,贼人楞了一下,接着一掌拍出。杨玄疾退,把盾牌挡在身前,身体在盾牌后缩成一团。
    呯!
    盾牌粉碎,杨玄毫不犹豫的趴下。
    在丢脸和丢命之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丢脸。
    劲风从身体上方掠过,贼人猛地拔出那把短刀,举起,旋即长嘶一声,轰然倒地。
    金七言冲了过来,忌惮之余,先捅了贼人一刀,确定他只剩下了一口气,狂喜过望的看了一眼伤口。贼人本来拔出短刀是想远遁,可杨玄先前捅进去的时候,冒险搅动了几下,他一拔刀,肠子都被割断了几根。
    杨玄缓缓起身,心有余悸的拍拍酸胀麻木的手。
    讶然这种情绪很少出现在王豆香的身上,但此刻他却讶然的转身看着杨玄。
    幕僚也是如此。
    金七言抬眸看着杨玄,从未这般后悔过自己先前的愚蠢。这样的少年机敏无双,他拒绝了王氏一次,难道我就不能再请他一次?
    王仙儿呆了一瞬,心想野小子竟然这般厉害,可惜先前有些怕死,竟然趴在地上。但旋即她就原谅了野小子,二叔和幕僚都留不住贼人,野小子却让他毙命当场,虽说胆小的些,但本事不小呀!
    这是她第一次正眼看向杨玄。
    ……
    感谢北宋大丈夫998章的盟主打赏,感谢爱吃小妞的牛胖子的盟主打赏。
    照例,五分钟后还有一章。

第8章 话多的坏处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