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久违的H нàīτàňɡщò.©òм

未婚先孕不允许(校园1v1 SC) 作者:弃妇

90久违的H нàīτàňɡщò.©òм

      晚上,顾明梦把孩子哄睡着后便去隔壁找白浩,这个房间已经变成温馨的儿童房,顾明梦几乎忘了自己曾经还被绑在这里过。
    白浩最近很忙,除了研究生的学习外意大利那边的工作也很繁忙的样子,顾明梦不明白他已经不打算回意大利了为什么还要管白夫人的事,难道他只是面上哄哄她,等时机成熟了再抛下她不管?
    强烈的危机感萦绕在心中,等白浩上床时顾明梦只留了个背影给他。
    白浩从背后搂住她,坚硬的阴茎贴着她的后腰摩擦,把她转过来时才发现她已经哭了。
    白浩被吓到了,开始回忆这两天有没有哪里惹到她,思来想去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顾明梦的暴脾气一秒都不能忍,有什么早发火了,不太可能会憋到今天发作。
    于是他把她的不对归于经前综合征,打算趁她来月经前干个爽。
    白浩把她掰过来,顾明梦轻微的抵抗了一下后,睡衣就被掀到脖子处,雪白的乳房和鲜红的乳头还残留着昨晚的指印。
    粗暴的咬上乳房,犬齿碾过嫩红的乳晕,鼻腔间都是她身上散发出的沐浴乳香气,手指摸向她的阴蒂,底下的女人很快发出浪荡骚媚又带着抵抗的声音:“不要!”
    白浩很享受她这副要反抗又不反抗的模样,更加凶狠的凌辱她的乳房,他家主另一边乳头,在她的挣扎抵抗下用力咬一下乳房,直起身体,逼她跪在胯前,阴茎就贴着她的脸,冷声道:“舔。”
    不带任何商量意味的冷漠语调充满不容抗拒的命令性,顾明梦眼圈红了,下体却不受控制的湿润起来。
    白浩用两根手指强行撬开她的嘴,稍稍挺腰便将龟头塞进她的嘴里,语气带上一丝凶狠的威胁意味,“敢咬我就把你乳头扯下来。”
    顾明梦不得不仰头张着嘴,粉嫩的舌头艰难动着,咸腥味充满口腔,哪怕她不停吞咽着,口水还是糊满下巴。
    她眉头微蹙,眼圈微红,屈辱不堪的神色极大刺激了白浩的欲望,他按住她的头在身下套弄。
    顾明梦开始干呕,生理性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口水声和吮吸声越来越响,她已经发出奶猫似的呜呜声,嘴巴被男人当成小穴似的重重撞击,偶尔犬齿磨到他的阴茎时都会换来男人更加粗暴的对待。
    白浩见她确实受不了了才抽出阴茎,语气嫌弃:“啧。”
    顾明梦心里一阵发酸,眼泪流得更加凶猛:“混、混蛋!我不做了!”Ⓢаňγêsℍǔщǔ.Ⅵp(sanyeshuwu.vip)
    白浩冷着脸看她,漫不经心的揉着她的奶子,突然在她脸上打了不轻不重的一巴掌,语气森森:“做不做?”
    “不做!”话音刚落乳房又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做不做?”
    “不、不做。”气势已经没有了。
    白浩轻哼,把她推倒在床上,用力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完全没有收力道,一掌下去白浩自己的手都有些麻,更别说顾明梦的屁股。
    “啊!呜呜呜呜呜!”顾明梦还没哭几声白浩就按住她的脑袋,乳头紧贴着床单,屁股被迫高高撅起,整个下身都暴露在空气中。
    白浩直接捅了进去,紧致又不是很湿润的小穴下意识推挤着外来物。
    顾明梦咬住枕头,含糊不清道:“疼……疼……”
    白浩刻意在她肿起的半边屁股上:“母狗!疼还流这么多水!装什么装!”
    说完开始用力操干,手上的桎梏松了一下,她便挣扎着向前爬,小穴被撕扯着有些疼,白浩抓住她的腰向后狠狠一拉,甬道被整根贯穿。
    “啊!”顾明梦连最后的力气都没了,屁股依旧撅的很高,就着后入的艰难姿势,白浩开始大开大合的操干,肚子深处都被贯穿的错觉让她很是艰辛。
    粗大的龟头破开湿热的甬道,顶撞着里面的子宫口,顾明梦发出艰难的呻吟,从男人粗暴的玩弄中获得了不一样的快感。
    白浩越操越爽,盯着女人洁白纤细的背部,阴茎越发硬,“你的逼像长了吸盘似的。”
    “啊……不、不要……太大了……换个姿势……”顾明梦的理智在逐渐丧失,淫水越流越多,乳头硬的像石子一样不断与床单摩擦。
    “少废话。”白浩不耐回道,把她会阴部撞得一片通红。
    顾明梦满脸是泪,眼神空洞,“求你……呜呜……放过我……”
    白浩狠狠向前一顶,龟头直直的顶住子宫口,“爽不爽?”
    “爽……呜呜……爽……换个姿势……”顾明梦哭的直喘,非常唾弃自己这样都能感受到快乐的身体。
    白浩抓住她的奶子逼她向后抬起身体,阴茎还在孜孜不倦的进攻。
    顾明梦颤抖着身子高潮了一次又一次,穴口被撑得很大,后背贴上男人强壮温暖的胸膛时她不受控制的挣扎起来,却因为奶子被紧紧捏住动弹不得。
    阴茎在体内进出的感觉无比鲜明,小穴紧紧绞住男人的阴茎,阴蒂还被男人扭住。
    “白浩!白浩……”顾明梦语调破碎,哀哀叫着,“我不行了……要被插死了……不要……呜呜呜……”
    淫水四溅,顺着堵在穴口的阴茎往下流,把二人的大腿弄得一塌糊涂,滴落在床单上,泅湿一大片。
    白浩松手她便不受控制的扑倒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掰着大腿硬生生的转个方向,顾明梦眼前一阵发黑,过于激烈的性爱几乎让她喘不过气。
    白浩欺身压住她的乳房舔弄,用力吸一口竟然还尝到了一点血腥味,被刺激的有些狠,便不管不顾的啃咬舔吸,把血当成奶似的吸。
    “啊!啊!啊啊啊啊!”顾明梦蹬着腿想逃离,却被男人压住动弹不得,她失控的尖叫哭泣,却还是被男人玩了个遍。
    白浩吸够后便抓住她的腰肢疯狂操弄,盯着她狼狈失神的脸,欲望都要从胸口溢出,快要射的时候他时突然抽出阴茎,把龟头塞进她的嘴里抽插。
    顾明梦拧眉接受他的欲望,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白浩几个狠狠的抽插,把精液射进她的嘴里。
    他捏住她的脸,声音低沉:“咽下去。”
    顾明梦流下两滴眼泪,下意识的吞咽,咸腥的精液被吞入腹中。
    --

90久违的H нàīτàňɡщò.©òм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