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求婚H

未婚先孕不允许(校园1v1 SC) 作者:弃妇

96求婚H

      顾明梦噘着嘴爬起,一左一右托着乳房送到他嘴边,“主人……求你吃我的奶……”
    白浩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顾明梦又凑近一些,“咬也可以……梦梦女仆的全身都是主人的东西……”
    “啧,勉强合格吧。”白浩还挺嫌弃,揽住她的腰一口咬住,半张脸都埋进乳房中。
    顾明梦已经扶着他的阴茎往穴口里塞,“啊……好大……唔……主人的舌头在舔我的乳头……”
    她咽了下口水,表情享受,阴茎只被吞下二分之一她就不敢再往下坐了,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帮帮我……”
    “装纯的小母狗,又不是第一次用这个姿势,犯贱给谁看。”白浩用力拧了下她的阴蒂,顾明梦果然双腿一软把剩余的全部吞下去了。
    “啊啊啊!”她张着嘴在他身上颤抖了好一会儿才红了眼圈开始套弄,“好大……好棒……”
    她的大脑还一片空白,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扭腰的动作浪荡而淫靡,阴蒂和乳头被男人不断刺激,雪白的身体在空中摇晃,淫水沾湿了一大片床单。
    “母狗,不骂不知道听话。”白浩握住她的腰套弄阴茎,“下次还装不装纯了?”
    “没、没装纯……”
    “逼都被我操得合不上了还说吞不下,是不是装纯?”白浩用力捏住她的乳房,语带威胁,“看看你自己的小逼,这么小的洞还要求着我干进去,你骚不骚?”
    “骚、骚……别说了……白浩,别说了……”顾明梦眼泪汪汪的。
    “水都流成这样了还不肯我说?臭婊子。”白浩掐着她的腰剧烈扭动摇晃,“你就是我自慰用的母狗,少对我指手画脚。”
    “啊……对不起……主人……”顾明梦像只猫似的张着红唇媚叫,“我是主人的自慰器……主人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就是能让我爽的东西。”盛风掐着她的腰剧烈扭动摇晃,阴茎在软嫩滑腻的阴道壁上刮过,被紧紧包裹着,爽得不像话,“你是不是老公的飞机杯?”
    “是、嗯啊~我是老公的飞机杯……”顾明墨张着红唇媚叫,眼前一阵白光,浑身发软,“好深……啊啊……好快……”
    白浩闻言用力操干,手指在她身上揉捏玩弄,“要不要主人射进去?”
    “要……射给梦梦……”顾明梦撑在他的腹肌上,满脸渴求,“射进来……”
    白浩大力操干着,边用手指揉捏玩弄她的阴蒂,小穴受到刺激绞得更紧,没几下又喷了水,顾明梦软软坐在他身上,连扭腰的力气都没有了,“不、不要!不要掐这里!”
    白浩眼神阴狠,掐住阴蒂,又问:“你是我的什么?”
    “啊!母狗!我是主人的母狗!”顾明梦拼了命的想逃离,却被男人紧紧扣住腰动弹不得。
    “错,”白浩用力挺腰,把精液射进她的肚子里,低声道,“你是我老婆。”
    “啊……啊啊啊啊!!”顾明梦哭着喷出一大股淫液,又紧接着尿出黄色的尿液,“啊啊啊!不要!”
    她趴在白浩身上哭的不能自已,尿液却还是停不下来,“不要!不要!不要!”
    白浩却满脸兴奋的又顶撞几下,声线沙哑,“骚货,又把你干尿了。”
    顾明梦哭的不能自已,头埋在他胸口说什么都不肯抬起,眼泪滴在他胸口热热的。
    白浩摸摸她的头算是安慰,又翻身了把她压在身下,含着她的奶子用力吸,用阴茎把她钉在床上死命干,动作一下比一下快。
    顾明梦下面几乎失去知觉,她不敢面对满床的液体,哀求着白浩去浴室。
    白浩也干脆,直接抱着她站起,像给小孩把尿那样抱进浴室,在镜子前用力操干,“啧啧,快看看你的小逼多可怜。”
    “不要、不要这样侮辱我……”顾明梦红着脸别过头。
    “母狗就要有母狗的样子。”白浩压低声音威胁,“不然老子用牙刷把你的逼刷烂。”
    “不行!”顾明梦吓到了,红着眼看镜子里的自己,怎么看都狼狈不已,小小的穴口还插着他的阴茎,被撑得很大很大,随着他的抽插能看见媚肉翻滚,阴蒂蠕动。
    顾明梦开始挣扎在他怀里扭来扭去,然后被重重一个深顶,淫水四溅,在镜子上留下一条斑驳的痕迹。
    “呜呜呜……”顾明梦羞耻不已,捂着脸哭泣,然后被白浩压在洗手台上干了又干。
    “唔……好凉……”顾明梦哭着求饶,乳房随着男人的操干在洗手台上贴贴碰碰,“不要做了……明天早上还要、还要带儿子。”
    白浩听见儿子更加激动,抱着她滚进浴缸,让她坐在身上动,他低喘着,磁性的声音在浴室里听着酥酥麻麻的,“一想到你十六岁就给我生了个儿子我就觉得你骚透了。”
    “呜……滚!”这种时候顾明梦才意识到十六岁生子是一件多么卑劣的事,“不准说!不准说!”
    “好好好,不说。”白浩轻笑着揉捏她的腰眼,几乎被她雪白的乳房晃晕,“爽不爽?”
    “呜……爽、……啊啊啊!”顾明梦又高潮了,抖着大腿根摔回他的胸膛,饱满的乳房堆积在他胸口。
    白浩抓起乳房咬一口,突然低声道,“好久没操你的屁眼了。”
    顾明梦腰肢更软,在他耳边娇滴滴的说,“人家那里也好想给你操,但是我们的儿子快醒了。”
    她在他肩膀咬一口,留下一个红红的牙印,“快去哄儿子!我要休息!”
    说完起身擦干净自己,看见脏兮兮的卧室直接转身去了自己家。
    白浩无奈,想了片刻又笑出声音,带着宠溺的微笑去儿童房打地铺了。
    --

96求婚H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