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盛老板的结婚之路 нàīτàňℊщò.

未婚先孕不允许(校园1v1 SC) 作者:弃妇

番外1:盛老板的结婚之路 нàīτàňℊщò.

      时间一晃而过,顾明墨也快大学毕业了,她还没想好以后要干嘛,顾明梦的建议是进歌剧院当歌剧演员,顾妈妈则认为进学校当老师更稳定,顾明墨本人则还是懵里懵懂的状态,她想混吃等死一辈子。
    虽说大学念的是歌剧表演,也收到了一些歌剧院的邀请,但她还是在大学最后一学期和同宿舍的几个富家女跑到各地旅游。
    野了一个月才回来,回来后第一时间被顾明梦捉住,送到白浩公司当个实习小文员,让她经历一下社会的殴打,看她以后还愿不愿意工作,不过暗地里还是特意叮嘱白浩不要让顾明墨被其他人欺负了。
    她的墨墨那么好看,别被什么奇奇怪怪的中年猥琐男性骚扰。
    顾明墨中午会和白浩一起回家吃饭,晚上再回自己家,顾明梦少不得在她耳边叮嘱两句努力工作,她一般听完后点头表示没问题,其实脑子里还是塞满了吃喝玩乐。
    “晚上盛风要来我们家吃饭。”白浩说道。
    “他?”顾明梦知道盛风这号人,他的帮助也还记得,“你邀请的?”
    “对,客套一下,他一般都拒绝,这次竟然答应了。”白浩也很稀奇,“可能有什么大事要说吧,让保姆多注意两个小的,别在这种时候犯熊。”Ⓢаňγêsⓗǔщǔ.Ⅵ℗(sanyeshuwu.vip)
    “没事,有我在。”顾明梦自信一笑。
    顾明墨默默扒饭,心想:哪个保姆都没亲娘好使。
    她亲眼看见顾明梦操着衣架打人,白尚勤跪在地上哭:我再也不敢了!
    盛风是白浩这么多年的合作商,关系已经非常不错,顾明梦早早备好一大桌子菜,热情招呼盛风,当年要不是他指出酒店的重重疑点,她还不能那么快搞定白夫人,一想到这么多年她不用见那老虔婆便神清气爽,大方又优雅的说:“盛先生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来我家,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早知道你们家这么温馨我该多来几次。”盛风满脸微笑,看着却还是有些阴鹜。
    他说的是实话,顾明梦家的餐厅都挂着全家福,长廊那一排更不用说了,从他们夫妻初恋时的脸红牵手照到白浩第一次在顾家过年的照片到结婚照,这二人无时无刻在嘚瑟自己的幸福生活。
    气氛很好,两个孩子乖乖叫盛叔叔,盛风大方递上红包,再一次感叹,“还是你们这样好,我每次回家都冷冷清清的。”
    “你这样也好,独自一人多潇洒。”顾明梦微笑,示意两个孩子,“你们要说什么?”
    “谢谢盛叔叔。”两个娃奶声奶气道。
    白浩和他更熟一些,开玩笑似的说:“你也可以找一个,按你的条件还不是很好找。”
    “好找的我不喜欢。”盛风语气还挺傲娇,“我最近有个挺喜欢的女生,但她不认识我,希望你们可以帮我引荐一下。”
    “谁呀?能被你惦记上。”顾明梦问道,这几年她经常陪白浩出席各种场合,和盛风也算熟悉了,她知道他浪荡恶劣的性格和生活作风,事实上她一直觉得盛风迟早和身边那个漂亮能干的混血儿在一起。
    “她叫顾明墨。”
    顾明梦的笑脸顿时垮下,双胞胎同时噤声,他们知道这个表情意味着有人要倒霉了。
    “盛老板真会开玩笑,我小姨子刚毕业什么都不懂,哪能结婚。”白浩语气平静,算是拒绝了他的要求。
    “没关系,听说大学结婚加学分,你们当年结婚时不是也加了学分吗?”盛风笑得越发灿烂。
    “为什么要找我妹妹?因为同龄人看不上你吗?”顾明梦张口就是冷嘲热讽。
    “我就喜欢你妹妹那一款。”盛风语气笃定。
    “我妹妹又不是外围,怎么会是你喜欢的款呢?”顾明梦冷笑。
    “我这次是真心的,我一定要娶到顾明墨,希望你们能同意,不然我只能用一些非常规手段娶她了。”盛风不为所动,话里话外表示一定要娶到顾明墨,不然不要怪他来硬的。
    顾明梦毫不客气把他狠狠骂了一顿,盛风什么都没说,只是带着诡异的笑容离开。
    白浩知道他执拗的性格,  真心为顾明墨的未来担忧起来。
    夜里,两人一起躺在床上,顾明梦冷静下来后仔细想想盛风的条件其实很好,但是他真的能照顾好娇娇的顾明墨吗?
    “你觉得盛风怎么样?”顾明梦趴在他胸口,眼神中满是担忧,“总觉得不是良配。”
    “人品能力都信得过,虽然爱玩了点但从来没闹过什么事。”白浩沉吟道,犹豫片刻后还是说,“他说过‘女人就是用来操的’。”
    “什么!?”顾明梦蹭一下抬起头,“绝对不能把墨墨嫁给他!”
    “他这个人吧白手起家,没点手段做不出这么大的生意。”白浩想想顾明墨傻傻呆呆的模样,让她嫁给盛风无异于羊入虎口,“他这么多年也没正经恋爱过,扑在她身上的女人也不是什么正常人,更别说像我们这样了。”
    说完二人相视一笑,顾明梦趴在他胸口,声音都娇软了几分,“他和那个江什么的漂亮混血儿呢?”
    “青梅竹马,不过盛风看着对她没意思。”
    “家人呢?”
    “他说他是孤儿,他过年都在工作,应该是真的。”
    顾明梦反倒开始同情他了。
    “其实盛风没怎么正经恋爱过,让墨墨和他试一试也不是不行?”白浩语气不确定。
    “试什么试?就顾明墨那小傻子被欺负了都不知道!”顾明梦一个眼神瞪过去。
    盛风悍名在外,稍微有点家底的不重男轻女的都不会把孩子嫁给他,更别说顾妈妈这样把孩子当眼珠子疼的人了。
    然而没过几天,白浩就满脸怒气的回家,一下班就把自己关在书房摔东西发火,顾明梦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模样,把孩子交给保姆,走进书房给他按摩肩膀,语气柔柔:“是不是盛风的事?”
    白浩气得一拍桌子,“我他妈的迟早弄死他!”
    “他做什么了?”
    “他就是个无赖!”  白浩不愿多说,但顾明梦还是从他嘴里撬出一些信息,盛风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白浩的供应链断了,而且没人敢代替盛风成为他新的供货商,不管白浩怎么苦口婆心的劝说都没人敢招惹盛老板。
    显然比起富贵公子,地头蛇更恐怖。
    白浩从小顺风顺水活到叁十多岁,不管读书还是做生意他都信手拈来,哪里吃过这种亏,连着好几天都在咒骂盛风。
    他的事情没有解决完,盛风又对顾家的生意出手了,顾爸爸那边收到的消息是只要把顾明墨嫁过去他就继续和白浩合作而且不和顾家抢生意,他是高科技行业,顾家是传统制造业,很明显他的机器效率更高价格更便宜。
    顾明梦气得直接打电话过去破口大骂,盛风还是一句话,他只腰顾明墨。
    哪怕大家都瞒着顾明墨,她也能看出家里的低气压,好不容易从爸爸那问出最近的事情,她登时就慌了,盛风是谁?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
    顾明梦也不知道他发的什么疯突然要娶自己的宝贝妹妹,越想越不对劲,顾明梦认为是自己害了妹妹,如果当初没有把她扔进白浩公司,她就不会被盛风看上。
    双方僵持了好几个月,眼看家庭气压越来越低,学霸白浩也搞不定盛风,顾明墨趁姐姐姐夫腻在一起亲亲时偷拿了白浩的手机,找到盛风的号码存进手机,心跳极快。
    当天夜里,吃完晚饭后,她锁上房门,拨通了盛风的号码,心跳极快,
    “喂?”男人低沉的声音让顾明墨异常紧张。
    “你、你是盛风吗?”
    “顾明墨?”盛风的声音里带着玩味。
    顾明墨呼吸急促起来,她几乎要握不住手机,“我可以嫁给你,你不能再搅黄我家的生意了。”
    盛风发出低低的笑声,在安静的卧室里异常清晰,“好,明天带上身份证和我去民政局,拿到结婚证我就收手。”
    顾明墨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好、好嘛……”
    “我在你家小区对面的超市等。”盛风知道她肯定是背着家人单独联系自己,既然当事人都愿意嫁了,他才不会傻傻上门等着她的家人阻拦,登记完结婚再提着礼物拜访他的老丈人和丈母娘。
    想到那副场景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笑声。
    顾明墨第二天化上精致的妆,穿一身简单素雅的白裙子出门了,盛风正靠在车边抽烟,烟雾缭绕中面部轮廓冷硬又凌厉,五官俊朗但神色阴鹜,怎么看都不太好招惹。
    顾明墨百分百确认之前没见过他,她甚至不敢确定那是不是盛风。
    盛风显然对她的脸很熟悉了,冲她招招手,顾明墨乖乖走过去,站在他身边仿佛被拐卖的受害者,盛风就是那个人贩子。
    “身份证带了没?”这是盛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带了。”顾明墨低着头满脸不开心,她本想坐后座,却被盛风拉进副驾驶,他侧过身替她扣上安全带,手掌恶意摩擦过她的胸部,顾明墨不适的后仰,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
    盛风挑起她的下巴看了一会儿,发出轻浮的笑声,语气期待:“小心肝,我会对你好的。”
    顾明墨只觉得头皮发麻,这年头谁还会说小心肝啊?只有她爸爸妈妈那个年代的人才说这种话吧。
    说是办理结婚证,但婚检和一系列需要居委会开的证明还是耽误了几天时间,顾明墨看着男人的婚检报告,心里稍微安心了些,起码对方身体健康没有奇奇怪怪的病。
    等真正拿到结婚证时,顾明墨的大脑依旧晕乎乎的,她就这么莫名其妙把自己嫁给一个陌生人了?看向身边陌生的高大男人,弱弱开口:“你答应过我的。”
    盛风搂住她的腰,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拐进酒店好好操一顿,“好,现在就收手,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顾明墨把头摇成拨浪鼓,“结婚后再去你家坐。”
    她有点憨但不是傻子。
    当天晚上,盛风带着一车的礼物和结婚证去顾家拜访,顾妈妈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已经和盛风登记结婚后差点气晕过去,得知消息后的顾明梦直接杀到顾家,要不是被白浩拦着她直接在盛风脸上呼大嘴巴子了。
    事已至此,顾家不想嫁也得嫁,顾妈妈认为是自己没本事收拾残局才害得宝贝墨墨不得不嫁给盛风这种老流氓,一直到结婚那天都在哭,甚至说出‘还不如像梦梦那样早恋未婚先孕!’之类的话。
    起码早恋也是自由恋爱。
    顾明梦不止一次威胁过盛风敢出轨她立马把墨墨接到自己家,拼死也要把妹妹养在身边不让他靠近,活像和渣男争夺抚养权的女人。
    白浩只希望他结婚后能收收性,盛风如果不花心也是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好男人。
    顾明墨倒是比登记结婚时开心些,因为从婚礼现场的布置到婚纱、妆容、捧花都是她亲手选的,哪个女生不喜欢这些东西呢?哪怕现在盛风变成了一头驴她也能穿着婚纱乐呵呵的牵着驴走红毯。
    顾明梦很担忧,非常担忧,看见顾明墨傻乐的模样担忧到了极点,这一看就是会被盛风吃死的傻子!
    “今晚我们去闹洞房!”顾明梦恶狠狠的对白浩说,“绝对不能让盛风对我妹妹动手动脚!”
    “他们已经是夫妻了。”白浩无奈,“你总不能阻止他一辈子。”
    顾明梦很生气,曾经对盛风的那点感激全部变成了怒火与仇恨,恨不得现在冲上去抢婚。
    白浩看着她愤怒的模样没敢把剩下的话说出来,他和盛风一起上过厕所,很壮观,顾明梦拦也没用,盛风那么强势的性格肯定会吃死顾明墨的。
    一旁的顾妈妈哭得快晕死过去,顾爸爸止不住唉声叹气,顾明皓一直在国外念书还不知道事实,不住感叹妹妹什么时候喜欢上这款人了?
    于是,在所有顾家人的不解、悲伤、悔恨和怒火中,盛老板如愿以偿娶到了心心念念的小美人。
    ——————分割线——————
    尒説+影視:ρó㈠捌мó.cóм
    --

番外1:盛老板的结婚之路 нàīτàňℊщò.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