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黄锐和宋熠熠的故事

未婚先孕不允许(校园1v1 SC) 作者:弃妇

番外3:黄锐和宋熠熠的故事

      顾明梦和白浩结婚那天恰好是黄锐和宋熠熠恋爱一周年,宋熠熠打算在这天把第一次给他。
    酒店里,她洗完澡换上准备好的吊带睡衣,里面是精心挑选的成套内衣,满脸娇羞坐在床上等他。
    黄锐出来后看见她清凉的装扮,说不蠢蠢欲动是骗人的,但想到教练的话,他只能硬着头皮躲进被子,满脸正义:“晚安。”
    “哈?”这次轮到宋熠熠懵了,她都穿成这样了黄锐还要装傻?
    “那个……咳……那什么……”黄锐只露出一双眼睛,“我下个月就要比赛了,是个很重要的国际赛事,所以……教练说要禁欲。”
    “你不早说!”宋熠熠气得用枕头扔他。
    黄锐一把接住,还挺委屈,“我也不知道你打算做嘛……”
    “你不想吗?”
    “想!等我比完赛!拿第一名!我送金牌给你!”黄锐语气焦急。
    “看你那样。”宋熠熠噗嗤一乐,“好啦好啦,这次是不是要出国?”
    “嗯,在美国。”
    “我陪你一起去?”
    “我要跟团队去,可能没时间陪你,我们也不能住一起。”黄锐有些愧疚。
    “不能住一起就不住一起吧,我帮你递水总行了吧。”
    “不行,训练场地也是封闭的。”
    “我就去看着你行了吧。”宋熠熠白眼都要翻到天上。
    “你比赛那天去就行,不要太早,人生地不熟的又没人陪着。”黄锐不放心的叮嘱。
    宋熠熠只得留着那套‘战衣’,一直到一个月后,依旧是暑假时间,她在炎热的夏季飞到美国,坐在体育场中,看黄锐以飞一般的速度冲到终点。
    宋熠熠是叫的最大声的那个,黄锐发现了她,抱完教练就跑到她面前,宋熠熠直接翻越观众台,黄锐一把抱住,二人来个爱的亲亲,当天晚上就上了热搜,‘运动新星夺冠,激烈献吻’,当然这是八卦版的标题,正儿八经的新闻是‘中国运动员黄锐勇夺首金’。
    夜里,比完赛的黄锐自由了,他不用居住在统一酒店,直接和宋熠熠出门开房。
    趁他洗澡时宋熠熠又换上那套装扮,但她这次没有乖乖等待,而是看着黄锐箱子里的金牌,这是纯金的耶~
    黄锐出来后腰上只裹着浴巾,他靠在床头,拍拍自己的腿,宋熠熠知道他的意思,脸颊有些发热,她爬过去,坐在他的腿上,黄锐身上还有些湿热,她戳戳他的胸肌。
    黄锐已经急色的亲了上去,大掌按在乳房上摩擦,她上身还穿着内衣,被男人揉的并不好受,只得推着他的胸膛,“唔……别……脱了……”
    黄锐不肯放开她的唇舌,解了半天解不开她的内衣,气急了便直接扯开,内衣后的扣子崩掉,他把被扯烂的内衣扔到一旁,滚烫的手掌直接贴在她的肌肤上,包裹住胸乳玩弄。
    “啊……”宋熠熠紧扣住他的肩膀,他常年打球,掌心一层厚厚的茧,胸前的乳房被他揉的又酸又疼,尤其是顶端的乳头被他捏在两指间恶意摩挲掐捏,她难受的一直哆嗦。
    分开之后她大口喘着气,挡住他又要亲上来的嘴,“你、你~嗯~你从哪学来的……”
    “网上。”黄锐的手滑到她细腻的腰间,下面已经硬硬的顶着她的屁股,“他们说有人第一次做阴道撕裂了。”
    宋熠熠悚然一惊,掐着他的脸威胁,“再吓我就不做了!”
    “我错了我错了,大小姐。”黄锐连忙求饶,手掌捧住她的脸,拇指在白嫩的脸颊上摩挲,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吻,柔软的触感令他迷恋不已,女孩子软软的真舒服~
    宋熠熠被他又亲又揉,下面已经有了湿意,黄锐的吻越来越下,她配合的微微仰头,脖颈被轻舔,他的吻来到胸部,雪白的乳肉与男人黝黑的脸对比鲜明。
    “啊~嗯~”宋熠熠发出轻轻地呻吟,下意识并拢双腿,却只能夹住男人宽厚的腰,乳头已经挺立,她下意识抱住男人的头,黄锐似是受到了鼓励,一口吸住她艳红的乳头。
    “啊!”宋熠熠吓一跳,她的乳头被男人含在嘴里用力的吸,蛮狠的舔,甚至用牙齿轻磨,紧张的抱住男人的头,她的呼吸越发急促,“唔……”
    黄锐玩完这边又玩那边,手指伸进她的内裤里摸,没有摸到多少毛发,便又狠揉两下,软乎乎的肉感让他很是满足,“舒不舒服?你好像没多少毛啊,剃了吗?””
    “本来就这样的……”宋熠熠小小声回道,气不过咬他一口,他有时过于大大咧咧。
    黄锐的手指已经来到阴蒂,摸了两把后向更里面的已经湿了的穴口滑去,稍一用力带着厚茧的手指便钻进小穴。
    “呃……疼……”宋熠熠像无尾熊似的抱住他,“你、你手上的茧……”
    “放松点,好紧。”黄锐又去吻她另一边乳房,悄悄加了根手指。
    “啊!”宋熠熠紧紧搂住他,低头看见左边的乳房已经被他咬出两个牙印,乳头更是鲜红肿胀,在灯光下闪着淫靡的水色,痛之外还升起一股陌生的快感,“嗯……”
    手指越进越深,从未有人到达过的深处被男人二指撑开,来回抽插,黄锐嫌她内裤妨碍发挥,撕拉一声后把破碎的内裤扔到地上,两根手指轻松不少,变着法的在她体内乱搅。
    “啊!啊!不、不要这样……”宋熠熠紧张的扭动,男人含在嘴里的乳头被重重咬了一下后又立马老实,只得软软抱着男人的头忍受他的开拓。
    两根手指在里面恶意旋转抠挖,等她差不多适应后又加入第叁根。
    “啊!太粗了!”宋熠熠靠在他的肩头喘息,恨不得现在打电话给顾明梦问问她这种陌生的快感就叫爽吗?
    乳尖被啃咬的发麻,小穴愈发湿滑,黄锐的手指突然加速抽插,宋熠熠扭着腰想逃跑,被他死死禁锢在怀里,陌生的快感在体内堆积,她感觉下身不再属于自己,坏掉似的不停收缩,“不、不要……啊啊啊!什么、什么啊!不要!啊啊啊!”
    小穴涌出一大股淫水,宋熠熠喘着粗气,眼底失神,声音嗲嗲的,“我、我好像……高潮了……”
    黄锐咽咽口水,看着湿滑的手指,扯掉腰间的浴巾,阴茎正对着穴口。
    宋熠熠知道他有多大,大一的他热衷于露鸟,跑动时甚至能从篮球裤的裤腿里露出头,现在他的大鸟正贴在穴缝上滑动,宋熠熠扣住他的肩膀,眼泪汪汪道:“轻、轻点……”
    高潮的余韵还没褪去,她内心也是期待的,黄锐握着阴茎在穴口滑动几下,轻轻挺腰,半个龟头便陷了进去。
    “啊!”宋熠熠抓紧他的肩膀,指甲都陷了进去,黄锐一只手掐着她的腰往下坐,另一只手握住阴茎继续往里塞,龟头整个塞进去时被层层迭迭的媚肉包裹,舒爽的他长叹一声,改为两手掐住她的腰逼着她不得不往下坐。
    遇到那层膜时,黄锐没忍住用力挺腰,大半根都陷进小穴。
    “啊……!别、别动!”宋熠熠不停抽气,眼圈已经红了,她死死抱住黄锐,声音可怜,“别动、不准动!”
    黄锐知道她娇气,在她软软的脸颊上亲亲,“好好好,我不动。”
    宋熠熠眼泪汪汪,没一会儿便开始尝试着小心套弄,抬起一点便深刻的疼,她崩溃似的大哭:“我不要在上面!”
    黄锐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两人这是第一次,一个翻身便将女人压在身下,他吻着她的唇,缓慢的动了起来。
    “啊……疼……呜呜呜呜……”宋熠熠哭得很可怜,嗓音有些哑,她打针都要哭爹喊娘,更别说被男人的大鸟贯穿。
    “马上就好。”黄锐爽的不行,几乎要控制不住冲刺起来,他在宋熠熠脸上胡乱亲吻,大手在她细腻的腰肢上摸索。
    慢慢的,宋熠熠也感受到了一点快意,哭声夹杂着暧昧的呻吟,她抓紧枕头,泪眼朦胧的看向他:“可以动了……”
    黄锐早就受不了了,当即快速冲撞起来,刚拿奖的冠军体育生体力充沛,黝黑的手臂上肌肉暴起,他的大鸟撑得她穴口发白,肉体拍打声急促又响亮。
    “啊啊!啊啊!”宋熠熠无助抓着床单被男人干得不停摇晃,下体很快发麻,火烧火燎般疼痛,她甚至不知道这样算不算爽,陌生的感觉在身体内冲撞,而且越撞越深,不可思议的深度让她紧紧抱住黄锐,失控的哭叫着,“别动!不要!不要了!!”
    黄锐咬牙停下,整根阴茎都深深埋在她的身体里,他像只熊似的压在她身上,宋熠熠几乎呼吸不了,双眼蓄满泪水,她发现身体里的阴茎比刚才还要长,而且还在继续向里钻。
    “你、你全部都进来了吗?”宋熠熠带着哭腔反问。
    “还有一点。”黄锐说完轻轻挺腰,把她整条甬道填充满,“现在全部进去了。”
    宋熠熠脸色惨白,肚子饱胀的难受,她紧紧缠住男人的腰身,“现在、现在别动……”
    黄锐硬是忍着等她适应了一点后才尝试着缓慢挺动。
    “啊!”宋熠熠大口呼吸,下体已经撕裂般,她抓不住他粗壮的手臂,只能抓着
    床单哭,“好长……太长了……”
    不光长,还很粗。
    黄锐再次开始抽插,宋熠熠眼睛空空,大腿无力摊开,阴道连着腹腔都印上了男人的形状,肚子深处满得没有一点空隙。
    湿滑的液体逐渐流出而且越流越多,黄锐禁锢住宋熠熠,两人的胯紧紧相贴。
    “呜……”宋熠熠恐慌至极,眼泪失控飙出,想掰开他桎梏着细腰的手,身体扭动挣扎,“好深……啊啊啊!太深了……要坏了!会坏掉的!呜呜……好可怕……”
    黄锐舔掉她的眼泪,身下的动作没有停止,强壮高大的身躯压着她,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啊、啊!啊!啊!好深……!啊!啊啊啊!”
    “不会受伤的。”他柔声安慰,“相信我。”
    他的肌肉紧绷,力道越来越强悍,淫水随着抽插濡湿了她的臀部,液体滴到床上,宋熠熠在他的桎梏下很快尖叫着高潮,她已经逐渐适应黄锐的粗大,当巨大的阴茎划过体内某处时她甚至激烈的颤抖了起来,除了呻吟与娇喘什么话都发不出来。
    黄锐像堵坚实的墙压得她动弹不得,还要堵住她的唇,更加呼吸不过来,当黄锐速度越来越快时,宋熠熠还有些懵,随后意识到他要射进来,“啊!不、不……啊!射、射进来的话……啊啊啊啊!”
    她缠紧他的腰,双手勉强勾住他的脖子,眼泪越流越凶猛,当男人用力挺入,射进深处时,她终于飙出眼泪,“呜……呜呜呜呜……射、射进来了……”
    黄锐捂住她的眼睛,把她搂进怀里,当体内的阴茎再次硬起来时,宋熠熠止住哭泣,抱住他,耳根都泛着粉,“再来一次……”
    黄锐亲一口她的耳垂,再次压住她,直视她圆圆的眼睛,笃定的说:“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宋熠熠正又痛又爽的,听见他说这句话下意识露出一个微笑,娇声道:“傻子,敢不对我好你就完了。”
    黄锐与她十指交叉,眼神温和缱绻,作为一个脑袋里只有篮球的直男,这已经是他最温柔的眼神了,阴茎越发硬挺,此刻他的世界仿佛只剩下宋熠熠。
    宋熠熠知道他体力很强,但她不知道可以这——么强,一直到后半夜,她已经被玩弄到神志不清,二人泡在酒店的浴缸里,阴茎还硬挺的塞在她身体里,她不太熟练的扭腰套弄,口水下滴,眼眸泛白,恍惚间有种要被男人生生干死的错觉。
    黄锐在她快晕过去时狠狠挺腰,阴茎几乎要陷入子宫,宋熠熠尖叫着,软软跌在他身上,眼角溢出泪水,“呜呜呜……不做了……不做了……”
    “乖。”黄锐亲了亲她的额头,把她擦干抱出浴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操干。
    宋熠熠欲哭无泪,这就是顾明梦口中的又痛又累又爽吗!
    ——————分割线——————
    这篇文到这就正式完结啦~撒花~撒花~
    尒説+影視:ρó㈠捌мó.cóм
    --

番外3:黄锐和宋熠熠的故事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