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憋了多久?

AV拍摄指南 作者:小说制造机

606:憋了多久?

      比赛结束,剩下的就等24小时后的人气投票了,不过乔桥也不担心,当然担心也没用。
    她现在只想回去倒在床上睡它个叁天叁夜,太难了,这几个月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呜呜呜。
    “乔姐,走啊,庆功去!”Mindy喜滋滋地跑过来,“我连酒店都订好了,就等今天呢!”
    乔桥:“……啊?你不是没拿到名次吗?”
    “害。”Mindy潇洒地一甩头发,“能进决赛就是胜利!四舍五入我也很牛逼,值得大吃一顿。”
    别的不说,Mindy这心态是真的好。
    因为身体实在疲惫,乔桥婉言谢绝了Mindy的邀请,后者有点失望,不过也表示了理解,并问乔桥要不要给她打包点菜回来。
    乔桥双手合十:“你要是真想帮我就把海蝶景闻带走吧,别让他俩来烦我。”
    “哈哈哈,好说,保管你明天中午之前连他俩的影子都见不到。”
    送走了Mindy,乔桥脚步虚浮地往宿舍走,走到一半想起来还没履行跟梁季泽的约定,但转念一想,去他的,反正比赛都结束了,老子就要白嫖!
    回到宿舍,乔桥关上门就开始闭着眼睛脱衣服,某位老男人的衬衣?扯了!裤子?解了!胸罩?扔了!内裤?……内裤可以暂时保留一下。
    她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一边眯着眼打瞌睡一边给浴缸放水,放着放着觉得好像不对劲儿,因为她才刚回来啊,可听声音浴缸里的水是满的?
    难道有人回来了?
    想到这里,乔桥瞬间清醒了,她猛地睁开眼睛,浴缸里的水确实是满的,点点滴滴地正从浴缸里溢出来,还冒着热气儿。
    同时,她身后的浴室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乔桥身体猛地震了一下。
    “你……”身后传来的磁性嗓音无比低哑,“需要帮忙吗?”
    “程修!怎么是你?”乔桥下意识地双手环住前胸,但立马欲哭无泪地想到如果程修一直在家,那她刚才岂不是在他面前上演了一段脱衣直播?脸全丢光了啊……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她手忙脚乱地扯过旁边的浴巾,聊胜于无地遮住身体,同时庆幸她还给自己留了条内裤,保住了最后的尊严。
    “今天决赛,你一定很累。”男人生硬地把视线挪开,凝视着旁边的水池台面,“我过来看看。”
    “啊哈哈,是吗?”乔桥干笑两声,“谢谢啊,但你下次应该提前跟我说的。”
    “我发短信了。”
    “诶?”
    “没有回。”
    乔桥尴尬地扶住额头,毕竟是决赛夜,演播厅要求所有人的手机都打到静音或者震动,以免影响录制效果。
    “呃,谢谢你帮我放洗澡水,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开始洗了?”她眼神试探。
    言外之意就是你可以出去了吧?
    程修没吭声。
    “程修?”
    “我会按摩。”
    乔桥一愣,反应过来后脸不自觉地开始发烫:“不用了,我就是有点犯困,睡一觉就好了。”
    程修看着她,突然闪电般出手,在她后颈某处轻轻捏了一下。
    “哎哟!”
    乔桥疼得眼冒金星,差点晕厥。
    “你身体很乏了。”程修自然地捧起乔桥的一只脚,单膝跪地,“交给我。”
    “诶诶,真的不用我——嘶!”
    后半句乔桥直接没说出来,因为她舒服得差点翻出白眼。
    哇,这是什么神奇的手法?为什么被摁摁脚心就这么舒服?而且不仅是脚,随着程修手指的动作,乔桥感觉自己的腰都开始一截一截的软了下去,完全不受控制。
    “不要绷着。”程修将手握成拳状,用突起的指节在乔桥的脚底上重重地碾压过去,“放松。”
    “嗯……啊!”
    乔桥连忙捂住嘴,羞得满脸绯红,真的不是她故意弄出这种声音引人误会,主要是这种舒爽她从没体验过,跟外面的盲人按摩之类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她总算能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健着身都能高潮了,这种身体的被人打开,筋脉在体内颤抖的感觉太爽了!
    浴室里水汽蒸腾,给镜子都蒙上了一层雾气,因为窗户紧闭着,又塞了两个成年人,这里的温度只能越来越高。
    乔桥看到程修蜜色的皮肤上结了一层薄薄的水珠,连浓密的睫毛上也挂了一‘露水’,看着竟然有猛虎嗅蔷薇般的美感。
    摁完左脚,程修又抬起她的右脚如法炮制,乔桥也有幸再次感受了一遍顶级按摩,等两只脚都摁完,她已经变成了一滩烂泥。
    要不是还有别人在场,她真想直接跳进浴缸里睡一觉,因为她连走到几步之外的卧室的力气都没有了。
    程修半跪在她身边,仰起脸看她:“睡吧,我帮你洗。”
    “不行……”乔桥的理智还在垂死挣扎,“我、我自己能洗,你出去吧,我要泡澡。”
    程修:“你会呛水。”
    乔桥看了看自己酸软无力的手脚,感觉无法反驳。
    “那我不洗了,我睡觉去……”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刚迈了一步,湿滑的地面就给她上了一课,差点一头栽进马桶里。
    多亏程修眼疾手快地扶住她,不然真的没脸见人了。
    “我来。”
    乔桥这次没反抗,她郁闷地闭上眼睛,任由程修把她温柔地打横抱起,放进温暖舒适的热水中。
    皮肤一接触热水,乔桥就舒服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想就算这时候有人给她一百万她也不会从浴缸里出来!
    除非加到一千万,那她可以考虑考虑。
    程修拿过毛巾,认真地开始为乔桥搓洗头发。
    搓着搓着,乔桥觉得不太对劲儿,睁开眼睛奇怪地看着程修:“你经常给女人洗头吗?”
    “没有,第一次。”
    “那你怎么这么熟练?”乔桥神色古怪,“连护发素和发膜都分得清,你自己洗头用不到这些吧?”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看你洗过。”
    “诶?”乔桥干笑道,“我不记得在你面前洗过头啊?”
    “偷看的。”
    “噗……”
    她差点被自己的洗澡水呛到。
    “偷看???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程修淡定地看向浴室里唯一的长方形小窗:“外面有个小露台,踩在上面正好能看到这里。”
    乔桥惊了,她伸长脖子往窗外看,果然发现有个巴掌宽仅供一人站立的装饰性露台,她都进来住了半个月了,竟然一直不知道。
    “你……你为什么要偷看我洗澡?”
    程修:“……”
    “喂,不要装没听到!”
    程修:“想看。”
    乔桥简直对程修五体投地,她该说他太过老实还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呢?你哪怕编个理由说路过(?)不小心看到的,也比直接说‘想看’更容易被人接受吧?
    “……这算是偷窥吧?”
    程修:“嗯。”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程修:“没有。”
    乔桥举手投降。
    她长叹一声:“以后你要是想看,就跟我说一声,我……我让你看还不行吗?不要躲在露台上了,那么危险,掉下去怎么办?”
    程修:“好。”
    大哥我就是客气客气,你还真答应了?
    洗完头发,男人自然地拿起毛巾,准备帮她搓洗颈背,乔桥则红着脸捂住前胸:“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
    程修点点头,手却已经摸上她后背的几个穴位。
    好吧。
    乔桥无语凝噎地再次败给按摩。
    她趴在浴缸边沿,头枕在交迭的前臂上,向程修裸露出大半个后背,一边享受着顶级按摩师的服务一边舒服得直哼哼。
    身体的极度舒适往往导致神经的松懈,乔桥前一秒还提醒自己别睡过去,后一秒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再醒来还是在浴缸里,她也还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只不过男人按摩的区域从后背移到了小腿。
    乔桥打个哈欠,回头想说不用按了,结果一瞥之下看到了程修仅着一条四角内裤的赤裸身体。
    乔桥:“……”
    “你怎么脱衣服了!”她像被滚油溅到了似的迅速转回脸,皮肤也跟着漫上了一层鲜嫩的粉红。
    “衣服湿了。”
    “湿了也不能直接脱啊……”乔桥弱弱地抗议。
    “那我穿上。”
    身后果然传出窸窸窣窣的布料声,乔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男人健硕的身体正背对着她,宽肩窄臀,后背肌肉极为漂亮,随着他穿衣的动作带出优美的线条,饱含力量感。
    程修拿起旁边湿哒哒的T恤,先拧了一把水,再抖开往身上套,乔桥一看衣服都那么湿了,穿上一吹风肯定要感冒,连忙让程修别穿了。
    程修‘哦’了一声,转过身。
    刚才乔桥只顾着瞄他后背了,完全没注意到男人的内裤也是湿透的状态,转过来之后,粗大勃起的阴茎套在被水洇成半透明的白色内裤里,朦朦胧胧地透出深肉色,即便内裤的尺码已经够大了,可似乎还是兜不住这个庞然大物,粗壮的茎身斜放,伞形的顶端紧紧抵着裤腰上的松紧带,好像随时要破布而出。
    呃,他……这是憋了多久?
    --

606:憋了多久?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