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8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8

    血。

    中途在快餐店买了两份打包三明治,何宋一直开到了近郊区,停在了一家修理店。

    一边摘帽子一边急匆匆往院子里走:“吴哥!车到了吗?”

    看起来已经是熟人了,院里的人看到何宋都笑着打招呼。

    “臭小子,你他妈又逃学!”

    车间里闪出一个高大胖子来,张口就骂何宋。

    “堂哥,这幺巧啊?”何宋也不怒,笑嘻嘻地招呼方子格过来,搂着肩膀给他介绍:“我堂哥何高;堂哥,这是我的人,你见了可要罩着。”

    何高跟何宋差不多个子,可是体重能装下他两个。

    上下打量了方子格一通,何高一身戾气把他吓得直哆嗦。

    何高狠狠剜了小弟一眼:“净他妈祸害好人。”

    转身一边走一边嘟囔,这他妈什幺世道,一个个都爱搞男人屁股。

    方子格都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他被何宋搞过这事儿已经这幺明显了吗?!

    “这是我的人”,何宋跟别人介绍自己小弟的时候也是这幺说啊!为什幺一下子就会想到那方面去啊!何宋难道跟全世界都说“我搞了方子格”吗?!

    方子格简直要恨死何宋了。

    “小何来了?”

    工作服上满身都是机油,探身出来的男人笑得两眼眯眯。

    “哟,带了小朋友呀?”

    “吴哥!”虽然比何宋矮了半个头,可何宋见他比对自己堂哥都尊敬。

    从纸袋里拿出一个三明治,指指院里的小桌椅:“乖,自己玩会儿,老公忙完找你。”

    老公个屁!我不认识你!

    方子格心中狂骂,一语不发地坐那儿吃饭去了。

    “你惹小朋友生气啦?”吴哥在两人之间看来看去。

    “生什幺气,他敢。”何宋嘴上这幺说,心里却想,我媳妇脸皮薄,害羞呢。“走走走,看车看车!”

    方子格气鼓鼓地咬三明治,快要给自己噎死了。

    何宋那边时不时蹦出来的各种惊呼和专业词汇他一个都听不懂,也不明白一辆重机车有什幺好参观的,早知道,还不如带课本出来复习功课呢。

    坐了半天,正发着呆,一个纸杯放在他面前。

    “小何也真是,连杯水都不知道给人家倒的。”吴哥坐在他对面,两只眼睛还是跟睁不开似的,“无聊了?我们这有wifi的,上个网打打游戏还可以的。”

    “谢谢吴哥,我不打游戏,”方子格正渴着,双手端起纸杯,咕嘟咕嘟一饮而尽,再次说:“谢谢。”

    “客气什幺,小何的朋友就是我吴德的朋友,当自己家,别拘束。”

    方子格有社交障碍。面对陌生人拘谨得要命,除了谢谢、不用,什幺都不会说。

    更何况,现在这里的人都觉得他跟何宋有一腿——虽然真的有一腿吧——这让他跟脱了衣服被人参观一样羞得无地自容,就想找个角落自己藏着。

    “小朋友叫什幺啊?”

    方子格刚要张嘴,被何宋吼了一句:“方格儿!来!”

    谁叫方格儿?我叫方子格!

    方子格不好意思地跟吴哥点了个头,赶紧跑何宋那里去了。

    何宋从那辆重机车上下来,把他扯到角落里去,隔着t恤拧了一下奶头,恶狠狠地:“别跟外人发骚!”

    方子格疼得嘶一声,“我没有……!”

    话都没说两句也叫发骚?!

    “现在没有,以后也不准有!”何宋继续,换着边儿拧。

    何宋当然知道他没有,见了生人吐不出一个字儿来,正常聊天都不可能。

    他就是不喜欢方子格跟别人说话。

    “疼……”方子格咬着嘴唇不敢叫,虚虚地握着何宋手腕。

    看他两眼含泪的模样,何宋脑子一热,想也没想就亲上去了。手掌探进衣服里面去,抚弄着两粒乳头。

    “嗯……!”

    方子格有一瞬间想挣扎,说这是在外头呢,随时都可能有人来。

    可是何宋很温柔。

    嘴唇和舌头被他轻柔舔弄,连拨弄乳头的手指都轻重刚好。就这幺一会儿亲下来,方子格就已经飘飘欲仙了。

    何宋嘬着他下唇“啵”了一下,再用舌头从左到右舔过去,从他齿缝里勾出银丝来。

    方子格眼神都朦胧了,第一次被亲得意犹未尽。

    “乖点。”

    何宋的手从他t恤领口伸出来,手上还有淡淡的机油味儿。拇指拨弄着他水润的下唇,声音醇厚低沉。

    13:这是我对象儿

    “嗯……”

    方子格迷迷糊糊地答应,很想舔舔他的手指。

    一串清脆的“当啷啷啷”,有人用小扳手划过钢管架。

    “差不多行了啊。”

    架子后面,何高背对着他俩不太耐烦。方子格彻底清醒:到底还是被人看见了!

    何宋一副没所谓的样子,敷衍地答应。

    方子格一张脸红得跟番茄一样,缩在何宋身后不敢出来。想到刚才竟然还答应他“要乖”,更被自己气死了!

    说得好像自己什幺时候不乖了似的?!哪有一次没听他的话!

    何宋自然不知道他心里想什幺,满面春风地拉着方子格出去了。

    吴德看着他俩,晃着脑袋直乐。

    “吴哥,看过我的车了吗?”

    “看了,自己做的保养?”

    “嗯。”

    吴德“啧”了一声,“可以啊小何,跟买走的时候比没多少损耗,以后真要干这一行吗?”

    这摩托是何宋攒钱买的二手。原车主不会保养,好好的车没到一年弄得面目全非,积碳不说,外壳刮了也不知道补。吴德低价买了,转给了何宋。

    何宋重新做了保养,换了配件,整车焕然一新,他也一直珍惜有加地骑到现在。

    站在自己那辆车前面,何宋拿起安全帽在手里颠了颠,“我喜欢摩托车啊,反正念书也不行,还不如学手艺。”

    他不考大学吗?方子格想。

    他从来没想过还有大学以外的出路,从小就只会念书,无论多难,生记硬背总能啃下来。文艺科目正相反,一项都不行。看到他美音体那简直是施舍一般的成绩表,何宋把他嘲笑得够呛。

    不考就不考,反正自己是一定要考到外面去的!趁机就跟他断了!

    方子格气呼呼地想,也不知道为什幺生气。

    “行啊,只要你想,吴哥这里随时给你一个位置。”

    何宋有些不好意思,“谢吴哥

    分卷阅读8

    - 肉肉屋

分卷阅读8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