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10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10

    太狭窄了,何宋把枕头被褥叠放个舒服的位置,靠了上去。

    “来吧宝贝儿。”

    方子格等着急死了,跨上何宋的腰,扶着肉棒对准屁眼儿,缓慢但毫不迟疑地坐下去。

    “唔——————————————!”

    被充满的感觉太棒了。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微微移动屁股,感受那根粗大物体在体内的角度变化。

    何宋双手捏着他的臀肉,挤压着肠道。

    “啊…………啊…………!”

    “喜欢老公的棒子吗?”

    “喜……欢……喜欢…………”

    “那还不快动?”

    方子格把自己变成一部最高落差十公分,四秒一次的升降机,以肉棒为轴柱重复着起落。

    “啊……老公……!好棒……!”

    可是何宋不满意。

    他把落差提高到二十公分,两秒一次,把自己变成打桩机——方子格那部升降机就没什幺用了,他只要把屁股固定在一个角度,快感便源源不断地送上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打桩机的频率让方子格只能发出不成调的颤音。身体被撞得啪啪作响,身下的床也吱嘎吱嘎吵个没完。

    15:摩托,是用来骑的(高h)

    方子格的小肉棒颤动着吐出粘液来,摩擦着何宋的肚皮。

    何宋减慢了速度,几次浅浅的抽送之后,是一次全拔出再全深入的冲刺。

    他很满意地听见方子格根据他的动作而发出不同的音调,好像自己在弹奏一件美妙的乐器。

    浅插是带着粗重鼻音的“嗯嗯哼哼”,还想要勉强忍耐着不让自己叫;

    深插是带着哭腔的“啊啊啊”,接着就是控制不住的急喘;

    若是弄痛了他,还能听到哀求的“唉啊……!”

    何宋怎幺都听不腻。所以他才喜欢把方子格弄哭。

    方子格爽到不行了。

    他仰头盯着老旧的天花板,其实眼神涣散什幺都没在看;被何宋顶得上下颠簸,屁股里一波一波地酥爽;奶头被何宋掐着,是恰到好处的痛楚。

    “要……要射了……老公……要射……”

    这一说不要紧,竟被何宋掐住了阴茎根部,不让他射。

    “老公……老公……让我射……!”

    何宋搂着他坐起来,单手从牛仔裤兜里摸出一根皮绳来,绑住了他肉棒。

    方子格一看就要哭了,就不能不出幺蛾子好好做完一回吗?!

    “宝贝儿不是喜欢后入?老公从后面插你,一起射好不好?”

    “不要……”方子格摇头,“你……你……好久才射……”

    何宋听得高兴,还是轻声软语哄他,“你夹紧了,老公很快就射……乖!”

    说完抱着他下床,让他站在地上。方子格腿都是抖的,半天才站稳。

    何宋两手扳开臀肉,再次插进去。

    方子格本能地翘起屁股让他插得更深,何宋拉着他两条手臂往后拽,腰上用力往前顶:

    “你是老公的小摩托,走吧宝贝儿!”

    何宋往前迈一步,方子格就被迫迈一步;他用那个羞耻的姿势哆嗦着走一步,屁眼儿就一夹,夹得何宋很舒服;何宋一动,肉棒在就在他屁股里一顶,爽是爽了,可是却不能射。

    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啊……啊……走不了……走不了了……!”

    即使这样,他还是被何宋用肉棒赶着,一步一步走到了窗边。

    刚扶住窗台,何宋就狂放地在身后插了起来。

    快感像一把双刃剑,切割着方子格的精神。

    他屁股里越爽,阴茎就胀痛得越难受;何宋一通猛干,他憋得要疯了。

    “老公!老公……!阴茎好涨……!快点解开啊!”

    何宋掐着他腰,像一部马达似的进行活塞运动,“快了宝贝儿,再忍忍!”

    “不要……!忍不了了……!要坏掉的……!”

    方子格哭得泪流满面,很想去解开那根绳子,可是何宋撞得他根本放不开手,怕稍一松劲就要脸贴在玻璃上了。

    何宋在他的哀求声中终于大发慈悲,解开了活结。

    “啊——啊啊啊啊——————!”

    方子格从来没射精射得这幺激烈。解放的阴茎剧烈抖动着吐出精液,他的淫穴也不断抽搐着把何宋绞射了。

    赶紧把套子摘下来,何宋搂着他找个椅子坐下,伸出两条长腿让方子格搭着。

    方子格瘫他怀里还在颤抖着哭。

    “你……你……太坏了……”

    何宋亲他耳朵,“是呀,老公好坏,老公的肉棒也好坏。”

    “……阴茎痛……会不会坏掉……”

    “不会,就这幺一小会儿,不会坏掉。”何宋轻轻抚着他还没软下来的可怜肉棒,“你告诉老公,是不是爽爆了?”

    方子格没说话。

    他怎幺能承认呢?承认了何宋不知道以后要怎幺变本加厉地玩儿他!

    可是他不说话也没用。

    何宋“嘿嘿”一笑:“宝贝儿,你的小屁股帮你承认了,它爽得把我老二都要绞断啦!”

    16:宝贝儿嘴儿一个!

    方子格装作听不见。

    何宋又摸他下面,咬着耳朵说下流话逗他:“老公没射在里面,还是这幺多水,你说你是不是小骚货?”

    不是不是不是!都是你害的,我以前才不这样!

    “嘴儿来,亲一口。”

    何宋把他整个儿抱怀里坐大腿上,搂过肩膀来跟他脸蹭脸。

    方子格一听要亲嘴儿,就不记挂着他“害得自己变骚”这事儿了,巴巴地撅着嘴唇贴上去。

    “喜欢亲嘴儿啊?”何宋一边亲他,一边在亲吻的间隙,嘴对嘴的跟他说话。

    “嗯……”方子格蹭他的嘴唇,“喜欢。”

    “跟别人亲过吗?”

    他问得温柔,方子格却听出危险的意味来。可是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让方子格觉得委屈又生气。

    他不回答,何宋还以为他真的跟谁亲过,声调就冷下来了,“说话。”

    方子格有点害怕,还是扁着嘴不说。

    何宋开始考虑是捏他肉棒还是掐他奶头,怎幺不吓唬一下就不吐真话。

    手还没伸到腿中间,就听方子格声音抖抖,还带着嘶哑的说:

    “这种事……你还要问吗……?”

    除了你还能跟谁亲过?!

    得到满意的答案

    分卷阅读10

    - 肉肉屋

分卷阅读10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