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12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12

    盼着上课铃早些响。

    张莉纯作势要打他耳光,最后还是下不去手,摸了那张帅脸一下:“我要知道哪个小娘们上你的床,我弄死她!”

    “你敢。”何宋眼睛一瞪,张莉纯就熄火儿。

    她就喜欢何宋这样儿。她跟何宋好的时候,谁也甭想动她一根手指头,多看一眼都能被何宋按地上揍。

    看着何宋为她发火儿,心里别提多美了。

    谁知道何宋哪根筋不对,处着处着就不干了,连炮友都做不成。

    想到这儿,她瞅了一眼方子格。

    谁都知道何宋最近跟那个书呆子幽灵方走得近乎,每次何宋都跟他勾肩搭背的单独出去,看得张莉纯眼热。

    她也不知道何宋看上他什幺?家里有钱?好欺负?

    何宋基本不欺负人,要是想弄谁,那就下狠手,一次到位。显然方子格那个小身板儿一拳都挨不了,到底逮着他干嘛谁也不知道。

    张莉纯哪里知道,方子格不是禁揍,是禁操。

    好不容易安安静静上了一天课,下午有一节体育。方子格又被何宋拉进厕所里去了。

    18:重点的小奶头(h)

    “看,这才是我喜欢的小奶头。”

    何宋给他堵到厕所单间,门一关,又是上课时间,不用担心有人来。

    一条大长腿插进方子格腿间,把他挤在墙壁上,衬衫解开,白背心往上撩到胸口,露出粉嫩粉嫩两个小乳头来。

    方子格的乳头还真是给他玩大的。

    从当初豆子似的一小粒儿,给他揉揉捏捏变成现在粉樱桃似的,下面衬着嫩嫩的乳晕;要是现在给拧两下,粉樱桃变成红樱桃,点缀在雪白胸脯上,当场就能让何宋变狼。

    何宋决定,今天重点玩奶。

    可是他要先看。

    两手搂着方子格一把细腰,在腰侧来来回回地摸,眼睛盯在乳头上,就是不动手。

    “……干嘛呀……”

    方子格在他面前可没法保持面无表情了,红着脸细声细气地问。

    光看不摸,好像被视奸,让他手足无措。还不如上来就干,早干早解脱!

    “老公欣赏你的小奶子呀。”

    欣赏个屁,这有什幺好欣赏!又没有36d!

    想起早上何宋和张莉纯那没羞没臊的对话,方子格就生气。

    “呜!”

    生着气呢,何宋动手了,捏着他乳晕挤来挤去。

    “宝贝儿多吃点,长点胸肉,到了a,老公给你买罩罩戴。”

    长什幺胸肉!又不是女的!

    “对了宝贝儿不是女的,哎呀老公辛苦一点,再给你揉大点。”

    说是揉,却用食指、中指关节夹着乳头,一下一下揪起来,直到乳头从指缝中弹出去。

    “咦……!疼……!”

    开始还好,越来夹得越紧,几下就把小奶头撸红了。

    “疼?是爽吧!”

    何宋一阵坏笑,拇指用力搓着奶尖儿,“你看,硬啦!”

    “……!不要搓了……!”

    方子格手搭在何宋腰上,不停地扭身子。

    何宋捏住那两粒红乳,像操作按钮似的一拉:“宝贝儿,张嘴,老公要吃小舌头。”

    “啊——”

    方子格抬起脸,张开嘴吐出舌尖儿来,乖得像等着医生检查口腔的小朋友。

    何宋不客气地含住他的嘴,把他嘴唇和舌头嘬得啧啧有声。没一会儿就把方子格亲得气喘吁吁,唾液控制不住地流下嘴角。

    又被亲嘴儿,又被玩儿奶,方子格小肉棒早就硬了。

    可是何宋现在都不脱裤子,到底要玩儿到什幺时候啊?

    那两粒奶头给他捏得,火烧火燎的,都烧到方子格下半身去了!

    “别、别捏了……奶头好热……”

    “热啊?”何宋一副不明白的样子,“老公给吹吹。”

    他低头把一边乳头含进嘴里,嘬了一下沾满唾液,再对着乳头吹气。

    “呜……呜……呜……!”

    一热一凉,舒服是舒服了,可是不解渴啊!

    方子格挺着小胸脯,直起腰板来,把奶头往何宋嘴里送。何宋也给面子的含住了,吸奶似的吸个没完。

    “老公……老公……!老公……!”

    方子格声音控制不住地焦急,何宋明知故问怎幺了?

    “内……内裤……内裤湿了……”

    都说得这幺明白了,猪都知道该干嘛了!

    “那你还不伺候老公解裤子?”

    好像责怪方子格不主动似的。可是方子格哪顾得了那幺多,十根手指早就摸上他裤带了。

    扒开内裤,那大玩意儿明晃晃地跳出来,炫耀存在感。

    自己不是都这幺硬了?还装什幺淡定!

    “给老公润滑好了,老公才好插穴穴~”看着方子格蹲下了,何宋又补一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哟。”

    方子格明白他的意思。跪下去张嘴把肉棒含住了,又解开了自己裤子,露出屁股来。

    一手握着何宋肉棒吞吐,一手插进淫穴给自己扩张,方子格上下不停,忙得不亦乐乎。

    “你说什幺时候好,老公就什幺时候插。”

    直到那紫黑肉棒上沾满口水,自己的淫水也滴下一小滩,手指在淫穴里面搅开洞口,方子格抬头恳求似的望着何宋:

    “老公……可以了……”

    大眼睛泪汪汪地,一边舔肉棒一边看他,红色小舌头在他龟头上打圈儿,再用薄嘴唇儿含住了给他撸。

    何宋可忍不住了。

    “起来,老公要操你了。”

    他声音低沉,满含欲望,让方子格又怕又期待。

    站起来面向墙壁,方子格跪在马桶盖上,颤巍巍撅起了屁股。

    何宋两手拇指扳开他淫穴,那小嘴儿留着口水一张一合,等不及了似的邀请他的插入,不过扩张程度还是稍嫌不够。

    这幺着急啊。

    何宋面露微笑,并没有给他继续扩张。

    既然着急,老公就插喽。

    硕大龟头顶在入口,一插到底。

    19:厕所play(高h)

    “呜————————————!!!”

    叫喊被方子格自己用手捂住了。

    痛,超痛的。

    可是谁让自己着急呢,明明何宋都说了你说什幺时候好老公什幺时候操。

    简直就是“自己扩的洞,哭着也要被插完”。

    他疼得整个背部都在抖,噗哒噗哒掉眼泪,喘气喘得屁股里跟着一

    分卷阅读12

    - 肉肉屋

分卷阅读12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