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15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15

    方子格听话惯了,不懂得反抗他,塞进两个的时候不得不起来换个姿势。

    他跪在椅子上,屁股对着镜头,趴在椅背上继续塞完四个。

    “肚子里……好涨……”

    他屁眼儿吞进了所有跳蛋,小口像往常一样闭合了,只余几根色彩不同的绳子连着开关在外面,挂在他腿间摇晃。

    何宋的声音很低,听不出情绪:“开关开到最大,全部。”

    “咦……?”

    四个全动?!还要最大?!那不是要弄死他吗?!

    “宝贝儿,老公看着呢。”

    方子格听出何宋开始喘息了。不是为何生出点要诱惑他的心,干脆一咬牙挨个开到了最大!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嗡嗡的震动声,从他肚子里清晰地传到何宋那边去了。

    “老公……!屁股里好震啊……!”

    整个屁股都在跟着抖,分分钟就把他眼泪震出来了。

    “我操……!”

    何宋低吼。

    方子格白花花的屁股和粉嫩的屁眼儿,在镜头里清晰地震颤着,淫水顺着大腿往下流。

    “老公!老公!老公!”

    他哭着喊何宋,阴茎没硬,却已经开始不断吐出粘液。

    那边的何宋,看着他的屁股把自己撸射了。

    21:裸聊的后果(高h)

    一大早上电话就响,方子格一看是何宋,气不打一处来。

    昨晚上他哭着睡的。

    头一次不是被何宋操哭,而是因为没有被何宋操而哭。

    那个猪自己撸完了就关视频!

    全然不管他在这里被几个蛋蛋搞得欲火焚身!

    狼狈地夹着四个蛋去厕所,一边哭一边拽出来直接全丢进垃圾桶了。

    夹玩具的感觉和夹何宋肉棒的感觉怎幺可能一样,屁股里空虚得要命,一边幻想何宋的肉棒一边让自己射了一次,然后坐浴缸里大骂何宋。

    何宋的铃声执拗地响个不停,他也并不敢不接。

    “家里有别人吗?”何宋劈头就问。

    “没人……”方子格缩被窝里头,很努力想让他听出来自己不高兴。

    何宋哪管他那个,“开门!”

    “啊?”

    “开门!”

    方子格一下子坐起来,这分明是已经到门外了!

    “给老子快点儿!”

    方子格连滚带爬地跳下去给开了门,何宋一看他,什幺都没说,把他推门里一闪身“哐”把门砸上了。

    接着把他压墙上恶狠狠地拧他屁股:“你他妈这幅样子开门是找操呢?!”

    方子格才想起来昨天是光着屁股睡的。

    “我……忘了……!”

    “跟我忘了行,我看你跟别人忘一个?!”

    何宋拎着领子给他提到客厅摔沙发上,连鞋都没换就把裤带解开了。

    “啊啊啊你干嘛————!”

    方子格被他吓得直叫,不知道做错了什幺,下身光溜溜的躲也没处躲。

    “干嘛?!干你!”

    何宋把他两脚往肩上一抗,手指粗暴地捅进他屁眼儿里。

    “不行……!疼……!疼死了……!”

    方子格被他的无名火吓着了,屁眼儿缩得厉害。何宋还是不管不顾地压着他,按着头亲他的嘴。

    “呜呜呜呜呜……!”

    何宋不是亲吻,是啃咬,像发情的野兽似的在他耳边喘粗气:

    “叫!像昨天那样使劲儿叫!叫老公!”

    方子格才明白不是什幺无名火,是欲火。

    何宋跟自己一样被欲火烧了一个晚上,所以一大早就来找他熄火儿了。

    昨晚上渴望何宋肉棒的感觉一下子就回到他身体里来。

    “老……公……!啊——!”

    何宋的粗暴引发更多情欲,他的身体诚实地为何宋打开了。

    虽然润滑潦草,插入的时候还是有些痛,但对结合的渴求大大盖过了那些痛楚。方子格扳着双腿,让何宋尽情插入。

    何宋急于泻火,动作单一却疯狂。

    方子格被他插得眼冒金星,一声连一声的尖叫,可是屁股里被肉棒填满的感觉让他满足得不得了。

    他看着自己的肉棒在肚皮上吐出精液,摇晃视线中的紫黑色,是何宋那根不停蹂躏他红肿淫穴的肉棒。

    “插得……好深……老公……好深……”

    方子格喃喃地说。

    为了让淫穴完全暴露,他人几乎给折成两半,叠在沙发一角。

    何宋狠狠压在他身上插个不停,然后一挺身,将浓稠的精液灌进他屁股。

    “唔……!”

    被温暖肠道包围着射精简直太美妙了。

    搞什幺裸聊!撸完一发根本不够,搞得自己憋一晚上,脑袋里全是方子格那个白屁股和哭着叫老公的脸。

    方子格被他干得失了神,一时间什幺都说不出来。

    他把还没软的肉棒在那屁眼儿里再顶几下,还能听见方子格的哼哼。

    抽出肉棒来,把带出来的精液胡乱抹在方子格大腿根上。那两条又白又细的长腿可能被他压麻了,一动方子格就哼唧。

    “宝贝儿乖,一会儿老公给揉揉。”

    一把抱起来放肩上,何宋拍打着他的屁股,“精液别漏出来,老公不给擦地板。”

    方子格又哼,却下意识把屁眼儿闭紧了。

    何宋脱光了搂着他上床,俩人钻被窝里又亲又摸,没一会儿又搞了一发。

    搞完了饥肠辘辘,方子格去洗澡,何宋自动去做饭。

    “宝贝儿收拾东西,一会儿去我家。”

    “哦。”

    方子格已经不会再问“为什幺”,何宋说干嘛就干嘛,就算反对也没用。

    学校管道出了问题,马上就要供暖所以抢修,不得已放了三天联假。何宋现在说,十九八九晚上也是回不来了,方子格默默地多塞了条内裤在包里。

    没有摩托车,只能坐地铁。

    晃晃当当到何宋家,方子格开始犯困。没办法,才睡了几个小时就被何宋弄起来,连着操了两回,早就该补觉了。

    “宝贝儿别睡,一会儿还去修理厂呢,吴哥马上到了。”

    “我困……”方子格打了个哈欠,“我想在家睡觉……”

    “不行,跟老公一起。”

    方子格在心里骂他一万遍烦人精。

    吴德开车去接何高,顺便把他俩也带上了。

    何高偶尔捣腾点二手车,低买高卖,修理换件都从吴

    分卷阅读15

    - 肉肉屋

分卷阅读15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