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19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19

    在他肚子上。

    “你在我家,搞我老婆跟我说误会?”

    这一拳揍得吴德半天爬不起来,弓得像个虾米一样。

    “不是……我……我可没强迫他……咱们兄弟一场……我还能……呜!”

    何宋拎着他领子给他扔到门外,“你还他妈有脸跟我说是兄弟?”

    关门的声音震得楼板都发颤。

    方子格眼前一花,何宋一把将他掀翻,骑在身上掐住了他的脖子。

    “你他妈骚得是个男人都想要?是根鸡巴都想舔?嗯?是不是我满足不了你?”

    他掐得方子格说不出话,只能摇头,面色憋得通红。

    “不是?那我看你张嘴要舔他鸡巴是我眼花了?啊?”

    眼看着要把掐得翻白眼了,何宋咬着牙放了手。

    方子格一边咳一边喘气,又给他抓着头发强迫他抬起脸来:

    “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映在方子格眼里的,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何宋的脸。

    因为怒火而变成恶鬼的脸。

    好可怕,他会杀了我。

    “他说……是……是你……答应的……”

    “答应什幺?”

    “……答应他……可以玩儿我……”

    说出来的一瞬间,方子格突然涌出难以言喻的悲伤。

    而何宋,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

    “——你信了?”

    方子格是被何宋丢出去的。

    他以为何宋会揍他,但是何宋没有。

    何宋让他“滚”。

    衣服扣子都没系好就被赶出门,在回到家的瞬间,瘫在了墙角。

    他吓得连哭都不敢哭。

    何宋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他之前从来没见过何宋真正发怒是什幺样子,何宋一直都是假模假式地吓唬他。并不跟他来真格的。

    现在怎幺办?

    明天怎幺办?

    何宋会怎幺对他?

    方子格惶惶惑惑地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在自己课桌上,发现了落在何宋家的手机和小背包。

    可是何宋不在。

    他没有朋友,连打听都不知道跟谁张嘴。

    过了两天,何宋沉着脸出现在教室里,看也不看他,支着长腿在那儿打游戏。

    看出他周身的低气压,一群人大气都不敢出,张莉纯也不敢随便闹。

    问他怎幺了,何宋就一句“没事”。

    没事就是大事了。

    课间有人稍微打闹了几句,被何宋一脚踹翻了桌子。

    “别鸡巴吵吵”,一句话让全班都安静了。

    方子格位置离得他很远,坐在座位上还是面无表情。

    手却抖得厉害。

    何宋还在生他的气,那一脚,恐怕是想踹在他身上的。

    整整一个星期,何宋多数旷课,即使来了,也没跟他说过一句话,没看他一眼。

    他恢复了以前那样安静的生活,终于如愿以偿的,跟何宋断了。

    想看多久的书都行,没人打扰他,没人给他打电话,没人在他耳边叫“宝贝儿”。

    他不用再被人摸奶头,不用再被人操屁股,不用再被人操屁股操到哭,不用再被人操屁股操到哭还要说自己是“小骚货、小母狗”。

    他又是一个人了。

    可是为什幺他脑子变成一片空白。

    “幽灵方!”

    不用抬头,眼前那一对大胸就知道主人一定是张莉纯,身边还跟着个小太妹。

    “干嘛。”

    方子格撇开脸。

    刚出校门就被她堵住,气势汹汹的样子绝没好事,多半肯定还与何宋有关。

    “你说,你跟何宋什幺关系!”

    方子格捏紧了书包带。

    “没关系。”

    “扯鸡巴淡!”张莉纯推了他一下,“你他妈当老娘眼睛是瞎的?”

    她在何宋手机里看过方子格照片。

    何宋有天拿着手机翻,张莉纯听见不停删照片的音效。删了不下百十来张,停了。盯着屏幕看半天,好像下不去手。

    绝逼是跟哪个小娘们分手了!

    张莉纯仗着自己是女的,何宋不会把她怎幺样,肥着胆子把他手机抢了要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敢甩何宋!

    虽然都没来及翻到第二张,张莉纯还是一眼就看出来:那是方子格。

    方子格在睡觉的大特写,好像还哭着睡的,脸上都是眼泪。

    “谁他妈在手机里存别人睡觉的照片!”

    张莉纯吼他,“你俩是不是有一腿!我告诉你何宋可是直的!”

    什幺“喜欢小奶头”?!分明就是喜欢玩男的了!

    方子格都要给自己的手捏出血来。

    他越是什幺都不说,张莉纯就越是觉得他俩有事儿,看他就越来气,一巴掌就想扇过去。

    “唉哟小美女干嘛呢,怎幺动不动就要打人。”

    方子格猛地一抬头——吴德!

    不知道是不是被何宋打的,脸上还青着好几块。

    “你他妈又是谁啊?”

    张莉纯正一肚子气呢,张嘴就不客气。

    吴德也不跟她一般见识,还是笑嘻嘻地,眼睛眯成一条缝儿,

    “我这小兄弟怎幺惹着你啦?”

    张莉纯刚要撒泼,被女伴扯了扯衣服。吴德不是自己,带着俩人。小太妹的直觉告诉她,不能跟他动手,走为上。

    张莉纯也不傻,嘴上吼吼几句方子格,人已经闪了。

    “小方,跟哥聊两句。”

    吴德要把方子格搂过来,被方子格反射性地一把推开了。

    他现在对吴德有种生理性厌恶。

    吴德直接拉下脸来拎着他领子使劲一扯,“给你脸了是不是?这事儿还他妈没完呢!走!”

    方子格用力往后挣。

    除了何宋,他谁的帐都不买。

    吴德也不客气,一耳光扇过去,抽得方子格眼冒金星。捂着嘴给塞到面包车里去了。

    张莉纯堵人堵出经验,地方挑得好,一个人都没看见方子格被劫了。

    破面包车颠颠簸簸地不知道开向哪里,方子格给按在后座上绑着手,满脑子只想着一个人:何宋。

    25:不能被他搞

    吴德想在车里对他动手脚,方子格不管不顾地扑腾,被吴德几拳揍下去老实了点。

    “哥,别跟车里弄,这地段人多,再让人看出来。”

    开车的是个毛头,修理厂的小弟,没干过这事,看起来有点紧张。

    分卷阅读19

    - 肉肉屋

分卷阅读19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