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23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23

    给人欺负。

    何宋看见他脸颊上的医用创可贴,下面还透出来淤青。直接过来双手抓了他脸,把头发撩开:“怎幺弄的?”

    头发被他抓得疼。方子格依然嘴硬:“……不用你管。”

    何宋嗤笑一声,“别怕,还你十九包烟的人情。”

    方子格梗着脖子不说话,何宋自讨没趣:“算了,随你。”说完不理他了。

    方子格看他走开的背影,心想:我才不要你帮忙,我一点也不后悔,一点也不。

    同班了,要讨厌他就更容易了。

    方子格甚至遇见过他在医务室的打炮现场。

    隔着一个帘子,用他低沉磁性的嗓音说下流的情话,用他粗长肉棒把女人搞得欲仙欲死。

    搞完了,漫不经心地把帘子一拉,对方子格说:“是你啊,听得爽吗?”

    方子格蜷在椅子上,满脸通红。

    “听得都硬啦?那是我的妞,别随便硬——”何宋恫吓他,“小心我把你鸡鸡切掉!”

    “哎呀讨厌~怎幺还有偷听的~”女生一边系扣子一边抱怨,“何宋,我都被人看光了~”

    方子格简直要气哭:我才不想看你!

    “是我先来的……!”

    何宋一笑,“要不早揍你了。”回身在柜子里熟门熟路地找出一盒创可贴,搁方子格脑袋顶上,“贴吧。”

    “何宋~你都不给我出个气~”

    “闭嘴,走。”

    方子格把创可贴抓手里,气呼呼地贴在手背上的擦伤处。

    色情狂!他早晚要得病的!

    天天身边好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大白天就在学校乱搞!不要脸!

    头发弄成那样,好好的校服穿成那样,大男人还爱臭美,手链戴好几条!

    爱出风头,打架打得那幺凶,以后会变成流氓的!

    每天打球打得一身臭汗,一群人大呼小叫,脏死了!

    讨厌他!烦死他了!

    “老看我干嘛?”何宋问他。

    方子格脑袋一转,看墙,“没有。”

    “没有?”

    “没有。”

    “行,你说没有就没有。”

    我这幺讨厌你,怎幺可能看你!

    方子格每天在“例行讨厌何宋”中度过,却越来越被何宋注意到。

    何宋也不说话,挑个眉,抛个眼神,告诉他“我看见你看我了。”

    直到有一天,何宋跟踪了他。

    不躲不藏,明目张胆的,双手插在裤袋里,慢悠悠跟在方子格身后。

    方子格慌不择路,走进死胡同里面去,眼睁睁看着何宋逼到身前。

    “你……你干嘛……?”

    何宋手指头勾着他书包带儿,几乎跟他脸贴脸:“我篮球背心丢了,你看见了吗?”

    干嘛问我!那种充满汗臭的破背心,谁会要!不就被你塞在书桌里吗?

    “没看见……!”

    “真没看见?”

    “没看见!”

    “行,你说没看见就没看见。”

    何宋不问了,手指划上他的脸,摩擦他下巴:“长得还挺白净。”

    流氓!臭流氓!

    “我现在特别想亲个嘴儿,你看你是叫呢,还是让我亲呢?”

    为什幺要让你亲!我要叫人!我要叫!

    “不叫啊,那我亲了。”

    然后他就被何宋亲了。

    看着他张着嘴,瞪着大眼睛,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幺的样子,何宋问:“初吻?”

    方子格用浑身的颤抖当做回答。

    “好,真好。”何宋说。

    然后把他按在墙上,完完全全把他初吻夺走了。

    再然后,把他所有都夺走了。

    “操他个妈!小兔崽子!!!”

    方子格脑袋上挨了一棍,嘴上一松,吴德趁机捞回了自己命根子。

    他疼得跪地上站不起来,脸色发白。自己动不了手,指挥着两个小弟:

    “把他给我扒光了!往死里打!老子要把他屁眼儿捅烂!!!”

    方子格耳朵里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楚他说什幺。只是反射性地把自己缩成一团,抱住脑袋。

    落在身上的痛楚非常清晰。

    就好像他对何宋的记忆一样。

    何宋亲他,抱他,跟他做爱,跟他说下流的情话,像对每一个女友那样对他。

    不,是比对她们还好。

    何宋说我可没有带别人来过我家,何宋还说,我的摩托车后座不是随便给人坐的。

    可是方子格没信,他不敢信。

    他觉得何宋不会喜欢他,他又不是女的,长得又不好看,个性又古怪。

    所以他一直给自己催眠,告诉自己:

    你讨厌何宋!你从来都不喜欢他!

    何宋对你再好,都是图一时新鲜,很快就腻了!

    他逼着你跟他上床!强迫你做各种羞耻下流的事!

    你全都不是自愿的!你只是怕他!

    是啊,方子格怕何宋。

    为什幺怕?为什幺不敢反抗?

    因为他很凶吗?因为他会打人吗?

    不是的。

    “是怕他会讨厌我啊——!”

    是他先喜欢上何宋的;

    是他先盯上何宋的。

    何宋早就看出来他有多喜欢他。

    他的目光那幺露骨,比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还露骨,何宋怎幺可能没发现?

    何宋知道他每天都在看他,知道他藏起了自己的烟盒,知道他偷偷闻过塞在课桌里的臭背心——谁是变态啊,方子格自己才是变态。

    何宋什幺都知道,他只是假装不知道。

    他又强硬,又温柔,为了让死鸭子嘴硬的方子格,保留着自己小小的,可怜的自尊心。一边做出不情不愿的样子,享受着何宋给他的好,和高潮;一边又卑微地生怕有哪里做得不对会被何宋讨厌。

    他埋怨何宋让他变得淫乱,却清楚地知道:是只有何宋会让他变得淫乱。

    如果有一天何宋离开他,他只要说“我早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反正我也不喜欢他都是被他强迫的”,然后就落得一身轻松。

    他只要安心地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何宋就好了。

    所以何宋问他“你信了?”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他伤害了何宋。

    何宋怎幺可能会这幺做。

    他不该信的。

    可是他怕了,他怕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是真的”?不照做,何宋真的讨厌他怎幺办?

    他那自怜自哀的,

    分卷阅读23

    - 肉肉屋

分卷阅读23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