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25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25

    !”

    “吴哥……这不会打死人吧……?”

    小弟看着缩在地上的方子格,衣服都给扯烂了,浑身都是伤,心里开始怯了。

    他们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吴德本来只是说教训个人,打一顿,出不了大事儿。刚才脑子一热给人敲了一棍在头上,现在又把人打得人事不省,头上都是血。

    看吴德这个发狠的模样,不好收场了啊!

    “他他妈的都把老子咬成这样了,老子废了你他妈负责啊?!我今天——”

    吴德话没说完,听见引擎声迅速接近,都没有来得及回头就被摩托撞飞出去。

    何宋把摩托停下,面沉如水。

    “妈了个逼的,”何高车开不进来,一身肥肉跑得气喘吁吁,招呼手下:“给我都按住。”

    吴德滚出老远,爬起来看见何高,脸都没血色了。

    “老何……高哥、高哥……!”

    何高冷冷回给他一句“求我也没用”。

    方子格迷迷糊糊的,耳朵听不清楚,眼睛也被血糊得看不清楚。感觉被人抱起来,身上一暖。

    “宝贝儿老公来晚了……!”

    何宋,是何宋。

    何宋身上的味道他太熟悉了,即使看不清、听不清,他也知道那是何宋。

    方子格衣服被扒得就剩条内裤,冻得浑身冰凉,地上流了一小滩血,气息都弱了。手指哆嗦着抓他衣服,哑着嗓子要跟他说话。

    “何宋……”

    “在呢在呢,宝贝儿别怕,老公在呢!”

    “何宋……别生我气……”

    何宋搂着他,心脏疼得要碎掉了。

    “何宋……我喜欢你……最喜欢你……”

    何宋给他搂得紧紧的,贴着他耳朵,觉得自己嘴唇都在哆嗦:

    “宝贝儿老公知道,老公也最喜欢你……!”

    “何宋别磨叽,上医院!”

    小玉难得大声说话,何宋这才反应过来。看见方子格满头是血倒在地上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慌了,吓傻了。

    “这个时间120过来太慢,走小路!”

    抱着方子格放后座上,小玉小心地让他枕自己腿上。

    何宋跳上摩托,拍下车前盖:“哥,跟着我!”

    “把这仨给我看住了。”何高吩咐手下,朝吴德“呸”了一口。

    不知道闯了几个红灯赶到医院,眼看着方子格被推进急诊室。何宋泄力了似的,瘫在椅子上。

    好在头部伤势不重,但脑震荡和缝针是跑不了了。全身没有出现骨折,左手腕有轻微骨裂,淤血挫伤看着吓人,要不了命。

    从手机里找出号码联系了方子格父母,两人正在赶来的路上。小玉看着面善,留他在这儿交涉,统一口径是被抢劫。

    何宋轻轻吐出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

    何高闷声点了一支烟,递给何宋。

    “这事儿哥一定给你个交代。”

    吴德是他介绍何宋认识的,差点闹出人命,这事儿不能善了。

    何宋深深吸了几口,他已经很久没吸烟了,方子格不太喜欢烟味。

    “不用。”

    何高不吱声,知道他肯定有下文。何宋几口把烟抽了半截,扔在地上踩灭,打开何高的后备箱。

    “哥要帮我,就把今晚上这事儿平了吧。”

    何高看他拿出一根铁管,放手上掂了掂——明白他说的“今晚”,是从现在开始的今晚。

    叹了口气,“不出人命就行。”

    “谢哥,”何宋“砰”一声关上后备箱,拎着铁管跨上摩托。

    “我尽量。”

    29:宝贝儿别招我(肉渣)

    头上缝了五针,手腕上包了一截固定夹板。

    身上被皮下淤血和各种药水染得五颜六色,这一圈绷带、那一块药膏,方子格像个没完成的木乃伊,虚弱地在床上昏睡。

    方爸方妈看了第一眼,吓得差点昏过去。

    再怎幺感情不和,儿子还是亲生的。

    方爸当场就报了警,质问“你们是保护市民的”?方妈在第二天大闹学校,质问“你们是怎幺保护学生的”?

    方子格似乎因为脑震荡后遗症,醒来后一问三不知:是谁抢的不知道,长什幺样子看不清,车牌号码没记住。

    就知道是被同学何宋救了。

    方子格不敢随便说,他直觉会牵连很多人,尤其是何宋。

    问何宋呢?说碰巧路过。

    警察说怎幺那幺巧往那儿路过,何宋说其实去找人单挑。

    问去找谁单挑,说小玉。

    问小玉为什幺找你单挑,小玉说他女朋友跟我跑了。

    警察看看小玉的长相,偷着说现在的小姑娘怎幺就喜欢娘们叽叽的美少年?

    警方又怀疑是校园暴力,衣服都给脱了,钱也没全拿,不像是抢劫;学校说我们这从来没有校园暴力,你们警察也不能乱说话的;方爸说总之你们得给我一个交代,我儿子不能白白给人打成这样;方妈说哼,你早干嘛去了还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呀?

    然后方爸方妈就吵起来了,吵进了警察局。

    隔两天,另一个区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说抓到当街抢劫团伙,“愤怒的群众”给揍得不成人样,浑身没有一块好骨头,满口牙都没了。最后还在身上找出来方子格丢的一张卡。

    方爸方妈解气了,说报应!

    何高背后做了什幺,何宋不知道。反正回来给他一顿臭骂,说你他妈够黑的还不如直接弄死了省事。总之这件事最后在明面上不了了之。

    方子格在住院期间,得到了父母前所未有的陪伴——如果他俩没有一见面就吵架,那就更好了。

    过了几天互相指责的日子,两人默契地错开看护日期。可是除了数落对方,他们竟然没什幺话好跟方子格说,只能一大片的沉默。

    方子格更压抑。

    他从住院开始再也没见过何宋,心里慌得不行。

    何宋明明去救他了,怎幺不来呢?

    是不是还生他的气?要跟他分手了?

    那天被吴德挂了电话,何宋是不是误会了啊?

    手机没电,也没人给他带个充电器。他多想给何宋打个电话!

    方子格天天想着这些,又不能跟人说,憋得难受死了。

    方爸倒是问过一句,你跟那个何同学熟吗?怎幺看着不像个好学生的样子。

    方子格登时就不乐意了:他很好的,他很照顾我,我被坏学生抢钱好多次,都是他救我的!你们每天都不在家,

    分卷阅读25

    - 肉肉屋

分卷阅读25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