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29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29

    点给戳得屁股里一阵阵酥爽,电流似的顺着脊柱往上爬。方子格低声浪叫,胯下软棒吐出的黏液都滴在何宋大腿上。

    “说呀。”手指加了点力度。何宋知道他能承受多少,还远没到极限呢。

    “啊啊啊啊啊啊~~~想~~啊啊啊啊啊~~~老公……后入……”

    方子格爽得舌尖都伸出来了。

    “好啊,给宝贝儿后入。”何宋舔他耳廓,“老公今晚上要把小母狗儿给插回来!”

    何宋被他夹着那条腿略微一抬,方子格屁股就挺起来了。

    “啊~~~~老公~~~~~”

    方子格忍不住小屁眼儿夹着他手指直缩,何宋狠狠吸了一下他奶头:“欠操!”

    翻身下床把病床调了下高度,让他整个上半身趴床上,下半身双脚踩地。

    方子格静静趴着,感觉到何宋的大手在他屁股上来回揉搓,然后拇指按住淫穴边缘,掰开了臀肉。

    “嗯~~~~~~!”

    龟头进去了,肉棒进去了……一半,方子格发出愉悦的鼻音。

    “啊……啊……老公……”

    肉棒上的脉络擦过淫穴入口,摩擦得他心惊胆战,又口干舌燥。可是为什幺不整根儿进来呢?

    何宋用半根肉棒磨他淫穴,慢腾腾地插,慢腾腾地抽。方子格简直要急死了!

    “老公……快点儿……”

    “好啊,快点儿!”

    何宋加快了速度,可还是半根。方子格屁股里虚了一半儿,难受得不行。

    “嗯……老公……再深点儿……全进去……”

    “好啊,全进去,老公全听你的。”

    何宋把一整根埋进去。屁股被充满着的感觉,方子格满足死了。

    可是速度又没了。

    “老公、老公……!再快些……”

    何宋把肉棒全抽出来,俯下身问他:“宝贝儿,说全了。”

    方子格急得拿屁股直蹭他,“再快……再深……求老公……使劲儿插……我、我……”

    “我什幺呀?”

    “我要当……老公的……”虽然两情相悦,可是该羞耻还是很羞耻。方子格贴着何宋的耳朵轻轻吐气:“当老公的……小母狗……”

    “好——”何宋的回答也是轻轻的。

    然后毫不留情地插进他的“小母狗儿”的屁股。

    32:医院play-3(高h)

    方子格给他插得眼冒金星。

    “呜……呜……呜……!”

    方子格咬住了被子。

    不能怨他又找东西咬住,不然的话真的会叫到整栋医院都听得见。

    从双股之间到身体内部的通道被肉棒打开,那根肉棒好像要钻到他最里面去,再把他整个捅穿——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被何宋给捅死了。

    每一次顶到深处,快感就如巨大的浪潮,冲刷着他的感官。

    “宝贝儿的小屁股是最棒的。”何宋赞叹道,“简直能把老公给夹死!”

    停下来去亲方子格颤抖的脊背,何宋听见他带着哭腔的急促喘息。他不敢把嘴里的被子吐掉,那就只剩下哭声了。

    何宋双手从腰部往下,摸到大腿,大腿内侧,再往上摸到阴茎和阴囊,玩儿似的握在手掌里揉搓。方子格在这短暂的休憩当中,拼命回复呼吸。

    何宋手下一抓,他屁眼儿就一缩。

    方子格听见何宋在身后“嘿”一声。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何宋一手攥着他的阴茎下部和阴囊,一手扶着他腰,开始大力操干。

    每抽插一次,何宋的手就攥动一次;后面被插,前面被扯,双重的攻击让方子格陷入痛并快乐着的泥沼,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

    “真棒!宝贝儿太棒!”

    何宋不断耸动着胯部,把方子格操得死去活来,双腿软得站不住,渐渐身体就往下滑。

    何宋知道他受伤的手腕还不能用劲,停下来搂着细腰往上一提。

    “啊……!”

    肉棒还夹在屁股里,给何宋两支强壮手臂抱着离了床,脚也离了地。

    “啊……啊……老……老公……”

    每动一下,肉棒就顶一下,顶得方子格直哼叫。

    “宝贝儿老公忘了锁门。”何宋抱着他往门口移动。

    “啊!啊!我……我锁了……啊!啊!啊!”

    走一步,方子格叫一声,屁眼儿缩一下,何宋就爽一下。

    “是吗?老公检查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锁了……老公……!”

    走到门口,果真是锁了。

    何宋把他放下来一点,等他双脚一沾地,立马就开操。方子格趴在门上,就只能咬自己手了。何宋发现了把他手抢下来,手臂往门上一搭,横在他眼前。

    “咬老公吧,越咬老公越爽。”

    方子格舍不得咬,可是后来就不是舍得不舍得——他爽到不知道自己在咬什幺了。

    方子格实在站不住了,何宋又如法炮制,插着小屁股给抱到沙发上去。

    往沙发上一跪,屁股一翘,何宋给按住了尽情地插。插到方子格完全失了神,被快感俘虏得变成肉欲娃娃,只对那根不断插入、拔出的阴茎有反应。

    何宋干了四炮。

    第四回的时候来慢的,让方子格坐他肉棒上,温柔地上颠下落。

    方子格整个儿瘫他怀里,咿咿呀呀地开始胡言乱语。一会儿说“老公我死了”;一会儿说“老公的背心好闻”。

    何宋问他:小变态,你拿老公的背心干嘛了?

    他一边给肉棒顶得哎呀、哎呀,一边说:自……自慰了……

    说完又抽抽搭搭哭了。

    他可不是因为暗恋的回忆哭的,是给何宋又插哭了。

    温柔的插比狂暴的插还磨人。那一层层的愉悦从屁眼儿里不断往上涌,一层刚要消失、下一层又来,不间断地给他快乐却永远无法射精。

    又快活,又磨人,方子格什幺都不会说了,像个小婴儿似的遵循着本能又哭又笑。

    “宝贝儿夹紧,小屁眼儿松了。”

    何宋伸手捏他肉乳,奶头又硬又涨,给玩得红肿不堪、火烧火燎的。

    三根手指掐着奶头,使劲儿一拧。

    方子格喉咙里呜咽一声,软软的身体立时绷紧,向后弯成了一张弓,脑袋靠在何宋肩膀上,屁股被固定在何宋肉棒上。

    绞紧了的屁眼儿让何宋何宋爽得直飚脏话。

    “疼……疼……老公……奶头好疼…

    分卷阅读29

    - 肉肉屋

分卷阅读29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