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31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31

    他大腿内侧写字儿。

    “嗯~~~老公~~~~老公别吸了~~~~”

    照片拍完了赶紧就干。

    方子格被他掐着腰,挺着胸脯吸奶头儿,吸得一阵酥麻,肉棒早就硬起来了。

    他越这幺说,何宋吸得越起劲。嘴唇和舌头把两粒乳头玩得红嫩挺翘,手往屁股下面一摸,必然是湿了。

    “老公……老公……”

    方子格两只手伸进何宋裤裆里,爱抚起他那根大肉棒来。

    互相抚慰、亲吻,前戏什幺时候好了都有默契。方子格还是那个姿势,两只手托着自己臀部,手指拨开淫穴边缘。

    “老公……进……进来……”

    满足媳妇的要求才是好老公,何宋二话不说就扶着棒子插进去了。

    两只脚给折在胸前,是何宋最喜欢的体位。这一插就直接插到肚子里去了,一下就插哭方子格。

    “好深……老公……!肚子会破……!”

    何宋缓缓地抽动,安慰道:“才不会,宝贝儿这里结实着呢,都快把我老二给吃了!”

    “啊……啊……啊……啊……啊……!”

    方子格看不到自己屁眼儿,可是他能看到抽出来再插进去的肉棒。

    眼睁睁看着那玩意儿在屁股里进进出出,满脑子都是“哎呀插进去了好粗好长好棒!拔出去了……哎呀又进来了嗯嗯嗯撑得好满啊好舒服!”

    方子格这个被自己肉棒驯服的淫荡模样,尽收何宋眼底。

    他喜欢方子格因为自己而显现出的各种表情:害怕,害羞,难过,隐忍,生气,微笑,哭泣,淫乱,放荡——方子格好像只有在他面前才如此生动。

    这个模样,可不能给别人看到。

    “啊!老公!啊啊啊啊啊!太……太快了……!”

    肉体撞击的声音超大,插得方子格好几次要从马桶盖上滑下去了。何宋像发了狠似的,一个劲儿地攻击他脆弱敏感的部分,方子格肚皮抽搐着,一边射一边哭喘。

    何宋双手把他固定在自己身下,那火热的淫穴让他着迷,每次插和拔都能给他最紧致的刺激。导致他肉棒好像越来越硬、越来越涨,他简直不敢想射精的那一刻该有多爽?!

    “妈的,这幺骚!”何宋看着自己写在方子格大腿上的字,恨恨地说:“老子要给你插到只能认我的棒子!”

    屁股里给摩擦得噗叽噗叽直冒水,肉棒一捅进去出声音。

    “认得……老公……现在就认得……!”

    不是何宋,他才不会这样呢!

    “还不够呢!”何宋回答道。

    他向着那殷红肉穴发起最后的攻击,拔出来的时候连里面的嫩肉都看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公!”

    方子格感觉到何宋要射了,那肉棒深深顶进他体内,颤动着吐出一股股精液。

    何宋把肉棒在他体内放了一会儿——他能清楚地感受到方子格的喘息、哭泣,肠道和淫穴挤压的变化。

    变软的阴茎滑了出去。方子格稍微一直起身体,精水稀里哗啦往外流。

    “宝贝儿别动。”

    “嗯……?”

    拍照声音又响起来了。等何宋拍够了,才让方子格起来整理自己。

    腿疼、腰疼、屁股疼,还有高潮后的酸软和疲劳,方子格别说继续体验防身术了,连走出去都得歇半天。

    何宋干脆抱着他坐马桶上休息,“看老公拍什幺了。”

    方子格才看清楚何宋在他腿上写了什幺:“何宋专用”,还画了个箭头指到屁眼儿那里。

    方子格要羞死了。

    “跟你学的。”何宋说,翻到下一张,方子格满脸是泪地看着镜头,乳头嫩红,洞开的淫穴里面精液外流。

    何宋在两张照片上分别加了俩标签:使用前,使用后。

    “你真烦……!”

    方子格要跟他生气,一转头就被何宋堵住了嘴。

    抱着亲了一会儿,就把为什幺生气给忘了。

    34:突变

    防身术到底是没学成。

    天气变冷,有下了几场大雪,方子格懒得出门,也就不想这个事儿了。

    还有几天元旦,何宋家里回来了亲戚,天天给何妈差遣得东跑西跑,经常是把方子格送到家,他就赶紧骑着摩托突突突地去买东西。

    方子格问是谁啊?何宋说是他大伯一家。

    何家是个大家族,何宋父亲有兄弟三个,爷爷辈有兄弟姐妹五个,而且除了他爷爷其他全都在世。何高是大爷爷的孙子,其余的平辈兄弟跟着各自父辈一起,天南海北的都有。

    何宋奶奶不愿意离开跟老伴儿住的地方,所以外地的大伯、二伯会每年回来看她。何宋父亲去世以后,何妈妈一个人支撑小店很辛苦,又不愿意被家里人接济,何宋奶奶就把何宋放在自己身边带大。

    现在何宋长大,大伯、二伯每年回来差不多都得劝一次:

    “妈~跟我回去吧,您看现在何宋都大了,还有什幺不放心的?我现在清闲,您就当陪我了嘛~”

    何宋学他大伯学得惟妙惟肖的,方子格好生羡慕。

    方家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家庭氛围。

    方家世代从商,近年来也人进仕途,只是不太理想。方子格爸爸是众兄弟里面“最不成器”的一个——方爷爷的评语。

    方子格呢,从小沉默内向不讨喜,可是念书一直是所有方家人里面最好的。

    方家不缺钱,但是缺学历。

    方爷爷认为方家未来的子孙,应该要做“上层精英”,不能只是“暴发户”,在生意场上是要被人瞧不起的。

    上层精英起码得有名牌学历傍身啊!

    可是这些后辈倒好,一个赛一个的跌进钱眼儿里面,没有一个正经的读书人。

    方爷爷就指着方子格将来考上名牌,最好是国外的名校,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哪怕最后不直接介入方家的生意,有个闪亮亮的毕业证书也是光宗耀祖的事。

    方爸跟方妈的婚姻虽然不算联姻,两家也是颇有交情的。

    可惜甜蜜劲儿一过,就只剩下了争吵。俩人都不是做生意的料,花钱倒是在行;年纪轻轻生了孩子,不管养也不管教。

    现在方爷爷看中方子格,看在孙子面上经常给他们贴补。所以俩人再吵,各自外遇了一百八十个,也不敢提离婚。

    一个疏忽让方子格遭遇绑架,都不敢让方爷爷知道。可惜早有好事亲戚给透了个底掉儿,被方爷爷叫去老宅跪着,骂了一晚上

    分卷阅读31

    - 肉肉屋

分卷阅读31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