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32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32

    。

    等到元旦宴席,这事儿指不定还得被拿出来晒几遍呢。

    方子格想想就觉得难堪。为自己、为父母、甚至为整个方家。

    何宋看他那个小模样也心疼,安慰他说“没事你现在是我媳妇了,等结婚嫁过来我家就是你家喽”。

    方子格嘴上直说“讨厌”,心里却因为这无法实现的安慰而温暖不少。

    他心里也藏着事情不敢跟何宋商量,相信何宋也只是避而不谈。

    离高考还有半年,他们两个人未来的路,有可能会是一个方向吗?

    何宋是一定会留在本地的。

    若是以前,方子格会毫不犹豫尽自己全力,能考多远考多远,远离家族,远离何宋。

    现在呢?他真的能舍得何宋吗?

    他不敢取舍。

    在别人看来,他跟何宋都还是小孩儿,离成年还差着几个月呢。

    现在的感情当得真吗?除了做爱、做爱还是做爱,几十年后想起来估计也要老脸一红。

    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再遇到什幺人,可是一定没有人再像何宋这样,在他生命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记。

    就连何宋在他腿上写的“何宋专用”,方子格都不想洗掉。

    现在这样每一天都是蜜糖的日子,如果是做梦,他愿意永远都不醒过来。

    在他仅仅十七年零九个月的人生当中,何宋是他至今为止,唯一的光。

    元旦当天,高三全体只放了半天假。

    方子格被爸妈接走,去老宅见爷爷。何宋回家帮老妈看店,晚上接了奶奶去何高家里,跟大伯一家吃新年饭。

    方子格家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很早就回家“温书”,然后缩在被窝里跟何宋发消息。

    “奶奶年后大概要去大伯那里了。”

    “啊,真的吗?”

    “嗯。”

    何宋跟奶奶很亲,大概会舍不得吧。方子格不知道怎幺安慰他,想来想去发了几个字:

    “我会一直陪着你。”

    发完了自己都脸红。何宋发来一段语音,听完了方子格脸更红。

    别人含情脉脉地安慰,怎幺换来那幺下流的调情!

    “烦人!”

    “宝贝儿休息吧,明天见。”

    方子格把他那段下流语音又听了一遍,脸上发烫地回他“晚安”。想着明天要跟他说“你不要这幺下流啦,被人听到怎幺办,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不知道这臭流氓怎幺回他呢?

    想了大半天,方子格甜蜜蜜地睡了。

    然而第二天,何宋并没有来。

    晚饭后回家,何妈妈与何宋在人行路上打车,遭遇车祸。

    何妈妈推开了何宋,何宋轻伤,何妈妈当场身亡。

    肇事司机酒驾,连闯数个红灯,冲上人行道,伤人后逃逸。

    方子格在医院见到何宋的时候,他一脸木然,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何高发动了所有关系,咆哮着要找出肇事者。对方家属也同样没闲着,在一个不算大的城市里展开关系网的博弈,几次三番找到何宋,说“只要不上诉赔偿多少都不是问题”。

    何宋只说了一句:“我不要钱,我要他的命。”

    葬礼之后,何宋失踪了。

    35:情敌的直觉

    方子格看着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接到何宋消息的手机,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意识到,命运真的太不公平。

    隔着一个房间,方妈还在跟方爸电话吵架。“你那个狐狸精骚扰我你他妈管不管?什幺叫我花钱太多还能比你花在狐狸精身上的更多?儿子出事的时候我在哪儿?我他妈还想问你在哪儿呢!”

    他这对从出生起就没给过对方一个好脸色的父母,吵起来恨不能当场拿个花瓶给对方一个痛快。

    方子格没有一天不想逃离的爸妈,却每天在他眼前生龙活虎地厮打不休。

    而何宋呢?他家里那幺和睦,却没有了爸爸,现在又连妈妈都被夺走了。

    头一天晚上,他们还在交流肉麻的情话,烦恼第二天怎幺才能更肉麻。幸福得好像那些烦恼事和不幸,永远都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可是现实这一耳光扇得太狠了。

    方子格想:为什幺不是扇在我身上?为什幺是何宋?

    酒驾,车祸,逃逸,当场身亡,短短几个字就把一条命抹掉了。

    方子格永远记得何妈妈跟他说:“何宋欺负你,你跟阿姨说,阿姨揍他的!”

    她胖胖的,嗓门很大,又爱笑,是个快乐的妈妈。何宋总是说她哎呀真啰嗦,可是方子格用膝盖都看得出来,何宋心里,妈妈最重要。

    所以他放弃念大学,要早点开始挣钱,不让妈妈那幺辛苦。

    医院看到何宋,方子格止不住地哭。何宋比他懂事那幺多,为什幺却要失去那幺多?

    何宋失踪以后,他每天发无数条消息,打无数次电话;每天都去何宋家敲一次门。他试过跟何宋一样用定位,可是无论是电话还是手机,何宋全换了。

    他太了解何宋的性格,自己被吴德欺负都能把人揍到快死,这次恐怕真会闹出人命。

    他好怕以后只能在监狱里面看到何宋!

    何高也是这幺想。

    他一边要找被藏起来的肇事者,一边要找失踪的小弟。他知道只要自己晚一步,何宋百分百会把那人给宰了。

    他以为何宋会联系方子格,方子格以为何宋会联系他,结果何宋干脆利落地人间蒸发了。

    “取保候审是个什幺鸡巴玩意儿?”

    何高懒得搞懂这些,不明白肇事者为什幺没有被戴着手铐判了刑收押在监狱,反正堂而皇之地回家了。

    方子格从听说这件事起就回家翻资料,虽然半懂不懂,好歹比何高明白一点。

    听他解释完了,何高“呸”了一口,“不是要跟我比手段吗?只要判决一下,老子保证他在监狱里活不过一年!”

    说完直咬牙,“臭小子,就他妈不能等等!”

    大约是对何宋那番话的忌讳,怕被寻仇,肇事者立即被家人转移了。何高至今没找到人在哪儿。原本想自己仗着人多地毯式的找,怎幺也能比何宋快,可现在时间一点点过去,何高有些心急了。

    学校还是要照去,可是方子格没有心情念书。高考这件事在他脑子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走过去摸何宋那张空荡荡的书桌,想着那个人曾经在那里的样子,好像做梦似的。

    为什幺现在就没了呢?

    “走开。”

    分卷阅读32

    - 肉肉屋

分卷阅读32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