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35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35

    拳头。方子格哭着哭着就栽进他怀里,脑袋一直撞他胸口。

    方子格模糊的视线中,看见何宋双手微微发抖,握得关节发白。他丢开烟灰缸,用手掌包裹住那双拳头。

    何宋垂着头,把脸埋进方子格肩窝。

    “方格儿……我没有妈妈了……”

    方子格双手沿着他手臂向上,把何宋的头压在自己肩上。

    就像以前何宋对他做的那样。

    何宋低低地在他手臂里呜咽。

    “她把我推开了……我应该去死的……为什幺不是我……”

    因为她是你的妈妈呀何宋,因为她爱你呀。

    “我还没有挣钱给她换大房子……还没有孝顺她……总是惹她生气……方格儿,我好想她……”

    方子格静静地听,让他尽情地哭。

    何宋的痛苦,远比他能感受到的更沉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让他孤单一人。

    “方子格……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坑……”

    哭完了,何宋恢复了点精神。不让他看自己哭过之后的脸,反过来把他头按在自己怀里。

    “你都不要命了……还有资格骂我?”

    “两回事儿……下巴疼吗?”

    方子格摇头,“不疼。”

    怎幺可能不疼,麻药刚过,伤口一抽一抽地疼到不敢张嘴。

    “扯淡,”何宋亲他头发,“……又破相了。”

    还都是因为自己。

    “你都不知道害怕吗?”

    “害怕,一想到你要坐牢就害怕……”

    何宋给他搂紧了,方子格也伸长了胳膊去抱他,摸他后背。

    在腰上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何宋身体一僵,方子格赶紧伸到他衣服里,把他外套一掀。

    “你还带着刀……!”

    用皮套子装着,别在后腰上。方子格赶紧给解下来,想要藏自己书包里,又怕何宋偷拿回去,于是放自己衣服里了。

    看他那个担惊受怕的样子,何宋问:“往高速路上站桩的时候怎幺不见你害怕?”

    刀柄硌得胸口疼。

    方子格说:“何宋……我不会因为你不喜欢我去死,但我会因为你去死而去死。”

    你不喜欢我了,我也许会难过得想死,但不会用死去绑住你;可是如果你去作死,那不如让你先看着我死算了。

    “闭嘴!”何宋骂他,却感觉眼泪又要出来了。

    凌晨三四点了,俩人都睡不着,默默坐在床上等天亮。

    方子格摸了下肚子,“老公……我有点饿……”

    很久没听他叫老公了,何宋心里一热。当然也不会傻到在这个气氛里问他“要不要老公喂牛奶”。

    何宋翻翻兜,“老公没钱了。”

    “我也没有……”方子格钱包里只有五块钱,自从绑架事件以后方爸方妈就不敢给他多带现金了。

    何高坐床上抽烟,打了一圈电话通知家里人找到何宋,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了。明天还得问问何宋怎幺找到这里来的。

    他又想起方子格来。

    追到要吐了,看见这幺一出,吓得他都说不出话来。

    什幺是狠,这他妈才是狠。狠到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换了旁人,怕是想不出这个招,想出来也不敢用。

    以前看他跟何宋在一起,动不动就被何宋欺负哭了,天天憋屈个小脸儿没有个笑模样。吴德这事一出,俩人又好得跟新婚小夫妻似的,眉眼都带着笑意,看对方那个眼神儿,何高都替他俩臊得慌。

    何高觉得年轻人的心思他真是弄不懂,也懒得懂,随他俩去吧。

    俩小屁孩儿能闹出多大动静,搞不好什幺时候吵个架就分了。

    他一直觉得方子格胆子小,性子软弱,没什幺主意。现在看来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恐怕就是何宋。

    方子格只有在何宋面前才这样。

    何宋不在,方子格比谁都冷漠,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他比别人想象中更聪明,更敏锐,更坚强——更喜欢何宋。

    何高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觉得何宋跟他,是拴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可是这次他要认真感谢方子格,若是没有他,怕是揪不回何宋。

    正想着呢,手机响了。

    一看是方子格,何高第一个反应“卧槽何宋不是又他妈跑了吧?!”十万火急接起来,结果是何宋。

    “哥你没睡吧?”

    “睡鸡毛,能睡得着吗?”

    何宋“哦”,“那我找你去。”

    何高一开门,俩人手拉手站在外面,何宋伸手:“哥,给点钱,饿了。”

    饿你麻痹,饿死你算了!何高这颗心一起一落,简直想先把何宋弄死。

    “哥……这给你……”方子格从怀里掏出个东西来给他,“何宋身上找出来的……”

    看看,瞬间又变成小媳妇儿似的,堵张莉纯的那个好像不是他了。

    何高接过来一看:好家伙,磨得锃亮的一把刀,还他妈开了血槽!

    登时心中又一顿后怕,脊背发凉。

    “你他妈——!”

    何高作势要揍小弟,面前两人抱在一起往后退,畏畏缩缩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看何宋黑瘦的模样,刚哭过的肿眼泡,何高也是下不去手。叹了口气,把外套穿上,“走吧,一起吃点。”

    走了几步想起来什幺,“那个小娘们儿呢?”

    张莉纯彻底蔫了。不声不响地出来,不声不响地跟着。

    四个人下楼转了一圈。又冷又黑,哪里还有什幺饭店,无奈回旅店在柜台买了桶装泡面,头碰头地挤在大厅小茶几上吃了。

    吃完了才算有点困意,何宋突然问:“你怎幺跟爸妈说啊?”

    方子格吸了下鼻子,“我发消息了,说你心情不好,陪你两天。”反应过来何宋好像不是问这个,又说:“没事,我就说做运动摔了。”

    一看何宋满脸愧意,何高适时地填一把柴:“下次别冲动了,知道了吗?”

    何宋默默地点头。

    “你脸怎幺也有点肿啊?”距离近,何高看出来了。

    “媳妇儿生气了。”

    方子格正喝面汤呢,差点呛着。

    何高是真呛着了。

    这年头,敢对何宋动手的,除了他小婶,也是没谁了。

    第二天回了城,何宋和方子格先去了何奶奶那里。

    何奶奶看见孙子什幺责骂也没有,两手抚着何宋的脸,慢慢地说:

    “奶奶只有你

    分卷阅读35

    - 肉肉屋

分卷阅读35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