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5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45

      欲望少年期(H) 作者:吃素

    分卷阅读45

    样子,引来方妈一声嗤笑。

    方子格打断爸爸,“爸你不用操心,我就不过去了。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房子麻烦你跟妈卖了吧。我也不要那么多钱,留一半给我就行。毕业了我兴许在这边买个小的住着,以后进律所,还是大城市好发展一些。”

    “儿子,你跟妈妈吧。”方妈抢过了话筒,“妈妈家可不像你爸爸,哼,儿子去一趟还得跟你挑时候儿是吧?”

    方爸说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挑时候啊,我这不是怕尴尬吗!

    方妈说你跟儿子说那个谁的时候你就不尴尬了?

    方子格把电话放下,听着听筒里不断的传来叽里咕噜吵架声,沉重的呼了一口气。

    “你们别吵了,”重新拿起手机,方子格说:“你们分开了,就过好自己的日子吧。年节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也会回去看爷爷和姥姥、老爷,要是想念了就去看看你们。”

    虽然我知道你们不太会想我,我也不会想你们。

    “爸妈,你们都要幸福啊。”

    我现在很幸福,所以我不怨恨,希望你们也幸福。

    方爸方妈因为这句话而沉默许久。

    然后方妈吸了下鼻子,带着点哭腔:“儿子,爸妈对不起你。”

    到底是突然良心发现,还是发觉从来好好了解过儿子呢?方子格不得而知。

    放下电话,他在宿舍楼下坐了好一会儿,然后给何宋发了个消息,问他方便接电话吗。

    没等两分钟,何宋直接把电话打过来了。

    “怎么了宝贝儿?”

    方子格这么说,就表示是有事儿,要不就直接“老公我想你啦打电话呀”。

    “……也没什么事儿,”方子格就是想跟何宋撒娇,“老公……我没有家了。”

    这句话一说口,他才突然悲从中来:是啊,他从此真的再也没有家了!

    何宋立刻就明白什么意思了,心疼地说:“宝贝儿,你这叫没什么事儿吗?”

    父母俱在的方子格,跟父母双亡的何宋是巨大的反差——何宋能回去并能称之为“家”的地方,还有很多;然而方子格,连最后一个空壳子也没有了。

    “宝贝儿你难受就哭,老公在这儿呢,老公永远都在。”

    难受吗?方子格不难受,就是心里空落落的。也说不清是为什么空了,他心里家庭那一块,明明从来就没有满过。

    真正让他想哭的,其实是何宋那一句,“老公永远都在。”

    何宋买了夜班火车的票,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方子格宿舍楼下。

    怕给他找麻烦,赶紧就给人拎到旅馆去了,还特意找了远点儿的。

    刚一进门,方子格眼泪就下来了。

    “老公,你可别不要我了……”

    何宋把他搂怀里,抚着他后背,“说什么呢小混蛋。”

    方子格被巨大的恐惧攫住了。

    他的世界里,最后一点与他关联的虚影都破掉了,完完全全只剩下了何宋。

    他也知道这样不好,何宋一定会觉得压力好大,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从他情窦初开为始,钻了无数的牛角尖儿告诉自己远离何宋,有哪一次成功了?

    何宋变得越来越重要,直到把他的世界填满。

    他那么喜欢何宋。

    他那么爱何宋。

    何宋难得在做爱的时候没爆粗口。

    却一边说着温柔的情话一边把他干到哭嚎。

    47:不管你在哪儿(高h,完结)

    “啊!啊!啊!啊!老公!老……啊啊啊啊啊啊!”

    方子格坐在何宋胯上,被他颠得上上下下地起落,一个完整词儿都说不出来。

    也闹不明白他腰力怎么那么好,简直就是给方子格抛起来再落到他肉棒上的感觉。

    这一下一下把他小屁眼儿插得,从全空到全满,不断重复,淫水淅沥沥的流。

    “宝贝儿,你这是尿在老公身上了啊?”

    艳色的肉穴把那根肉棒给吞得湿漉漉的,噗叽噗叽噗叽,跟插在水里似的。

    “啊!啊!啊没……没啊啊!没……尿……!”

    方子格浑身都在颤,早就给他操得神志不清了。

    何宋抓着他饱满的臀肉使劲儿揉搓,啪啪地拍打。

    “我的小母狗儿真棒,老公爱死了。”何宋挺腰迎着他下落的惯性一顶,把方子格顶得高声大叫。

    要是隔音不好,估计整个一层都能听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方子格被这一下给插射了。

    精液射在何宋肚皮上,他还沾了点尝尝,“宝贝儿,好淡啊。”

    都射了第四回了,能不淡吗。

    方子格垂着头,跟失了魂似的,四肢无力,只有喘气的劲儿了。

    何宋把他放到床上趴好,肚子下面垫高点,屁股自然就抬起来了。

    “来吧,老公当你的大公狗!”

    说着扶着肉棒冲进去,把腰部动得比狗还快,把方子格戳得屁股里头跟被机关枪突突似的,只能在鼻子里哼哼唧唧的哭,都没劲儿叫了。

    何宋垂下头去亲他的脖子,“宝贝儿夹紧点,老公学了新招儿呢,包我宝贝儿爽得尿出来。”

    “嗯……嗯……呜……夹……夹了……”

    方子格简直是下意识地去听从何宋的命令,只是他哪还有什么力气呢。

    “宝贝儿,不够紧,老公掐小奶子好不好?”

    “嗯……掐……老公……掐奶……啊——!”

    立竿见影。

    何宋于是一手扭着他奶头,一边动起腰来。

    把腰动得跟波浪似的,肉棒也换着微妙的角度在方子格身体里头运动,方子格爽得直抽气,差点就跟着快感的浪潮死过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我要死了……!”

    方子格肚子上的肌肉不断抽搐,加上奶头被拧来拧去,他那淫穴无论入口还是内部,都重新把何宋的肉棒吃得紧紧的。

    “小母狗儿是爽死的吗?”

    “爽……爽死了……啊啊啊啊啊啊……老公……爽死了……”

    何宋新招儿一上阵,没一会儿就让方子格给夹得要射了,硬邦邦的涨得他难受,也不管什么新招旧招,抓着细腰一顿猛操。

    等射到他屁股里,方子格都没声儿了。

    肉棒抽出来,带出好多水儿,方子格屁股本来就都湿透了,被插得淫穴洞开,这一下灌里面的精液、淫水全往出淌,顺着阴囊、大腿往下流。

    何宋等流得差不多了,把他翻过来一看——还真把他插尿了,身下湿了一大片。

    “唉哟我宝贝儿真听话,说插尿就真尿啊。”

    然而方子格早就没意识了,什么都回不了他。

    等到醒来,都快晚上了。

    方子格这身上又酸又软,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分卷阅读45

    - 肉肉屋

分卷阅读45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