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惊喜!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大惊喜!

      叶仙仙心绪烦乱苦无出处。
    古有乱秦之赵高,祸国之高力士,依她看,那位献画的阉贼也是个奸佞小人,可与两者相媲美,该死。
    但更该死的是无道昏君。
    深林静寂,树屋里光影明暗,本来相互交织的两道喘息声只有男人的那一道。
    抱着压在身体上不断耸腰的大魏天子,叶仙仙摸向插在发髻上的簪子,深吸一口气,慢慢拔出来。
    “仙仙,朕很想带上一同俯瞰江山。”
    燕慎威猛无匹的龙根膨胀到极限,迅猛的抽插,淫液从媚肉和龙根撕缠的缝隙中流出。
    叶仙仙娇躯不堪受撞的一阵一阵哆嗦,每哆嗦一下便有大量春潮涌出。唇瓣上男人如春风般吻过,抬起头,那样惦念的看着她。从他的瞳仁里倒映着自己春色迷离的脸。
    叶仙仙拔簪子的手一顿。
    “做朕的皇后,朕要让你成为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纵然后宫美人如玉,却都枉担了名头,燕慎从不对她们放在心上,时至今日,他方知不是他不爱美人,而是没有遇到。如今遇到了,却只能相会于梦中。但当他知道在梦里之外她也存在,想拥有她的欲望失去了囿固,疯狂的滋长。
    叶仙仙被淫欲激起的身体发热,沁出了不少汗珠,肉棒的每次冲击花心让她双手虚软无力。无比强烈的快感不停的从花穴深处迸发,扩散。蔓延至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连续不断的撞击声充斥整个树屋,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不得不承认,昏君这根肉棒确实好用,搭配上他的体力,简直是对付女性的大杀器。
    据她所知,昏君是有皇后的,难不成还要弄个东宫西宫吗?可笑!偶尔用用他这根肉棒还成,但皇后之位,没有兴趣。
    对不住了皇后,要让你变成哀家了。
    系统:“宿主三思啊,天子崩殂,天下无主,再加上天子没有子嗣,皇位传承无序,会天下大乱的。”
    叶仙仙响在脑海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天下如何,与我何干。”
    系统:“宿主不妨想一想你原来世界的几段乱世里百姓的水深火热。宿主于心何忍啊。”
    叶仙仙讥嘲:“倒是不知道你还是个心怀天下的系统。”
    系统:“本系统虽然色了一点,没有节操一点,但是好系统。”
    叶仙仙讥嘲更浓:“只是一点吗?你也太自谦了。”
    系统:“宿主自己思量吧。”
    叶仙仙不甘心:“不就是个昏君,少了他就真要大乱了!”
    系统:“昏君是相对你而言,延初皇帝还是个不错的守成君王,平衡朝堂,牵制文官。虽做不到野无遗贤,但知人善用还是有的。比如宿主的相好刘迣。如果少了延初皇帝的坐镇,你想象一下吧。”
    叶仙仙不吱声了。
    身体还在被肉棒不断的伐鞑,叶仙仙的思绪却已经飘远。
    这具身体的父母兄长,顺和巷的和善邻里,街口豆面饸饹的慈祥老叟,为生活努力的楚梨二蛋他们,还有众多擦肩而过却没有留下印象的路人,或许都会因为乱世而受影响。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可百姓与她何干……
    叶仙仙眼中浮现出挣扎之色。
    挣扎中拔出一半的簪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插回了发髻里。
    还在沉迷于花汁泛滥紧致中的燕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徘徊了一遭。迷恋地看着少女仰着幼嫩的脖颈,水眸流淌出媚态,象牙般白润的肌肤底层透着粉色的光泽,让他怎么也要不够。
    “啊啊啊啊……朕要干翻仙仙的小穴。”
    在强劲的撞击里,燕慎被快感淹没,少女湿热的淫肉配合着龙根抽插,棒身磨着阴门上的粉红珍珠。
    再挺送个百来下感受到那如飞升一样的快感了。
    然而就在快感即将席卷而来时,身子被一道强劲的力气挣开,从少女身上滚落到一旁,姿势颇有些不雅,龙根一枪打空,还裹着欲滴的花汁,青筋凸跳间花汁汇聚成一滴,滴了下来。
    燕慎被少女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尔后便是勃然大怒,堂堂一国之君竟被女子踹下肚皮,简直是大不敬。燕慎气到温柔表情再难以为继,“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踹朕。”
    要说燕慎喜欢叶仙仙也是真的,但前提是她乖顺,会迎合他,如插在花瓶里的花,想闻了闻一闻,想用了用一用,但如果这朵花长出刺扎到他,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帝王无情。
    不过燕慎还不至于如此,只是气不过颜面无存。谁让爱极了她这身皮肉呢,所以这声就有点余威不足。
    却见少女抬起眼来,冷冷一瞥他,“昏君。”
    “昏君,狗皇帝,有本事砍了我啊!”
    气恼将燕慎浸没,想要拿龙根狠狠教训这个胆大妄为的女子,但人已经醒了过来。
    寝宫内响起皇帝的暴喝道:“叫常大伴滚过来。”
    ·
    顺和巷的小院里,叶仙仙也在同一时间醒过来。一想到狗皇帝被气到肝疼,腰上的酸软都不是问题了。
    有一点引起了她的注意,好像在她收集龙精后,系统好像越来越人性化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但好像不管怎么样她都没得选择。
    她是系统的提线木偶,但同时她也会得到相应的报酬,不能钻牛角尖,不然日子没法过了。
    在家休整了一天,叶仙仙摸到那位叫常向的阉贼的在宫外的宅子,伏蛰两天,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时机,而据她观察,此贼乃是内家高手,她虽有一甲子内功傍身,对敌经验却几乎为零,而且没有像样的招式,一点把握都没有。
    无奈之下叶仙仙打了退堂鼓,现实太残酷了,两个想杀之人一个也不能杀,叶仙仙这两天像吞了只苍蝇一样难受。
    一直萎靡到楼苍之出灵这天。
    叶仙仙远远缀在队伍后面,直到墓地人都走完了她才现身。
    望着墓碑,想到那个人现在就躺在这地底下,心里的某个地方,蓦地紧紧一攥,那种闷疼闷疼的感觉又来了。
    “不知道有没有下辈子,有的话最好别遇上我了。”
    “我承认我亏欠你太多,我也不想假惺惺的辩解,但我还是想说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叶仙仙的腰弯下去,犹如料峭寒冬里被风雪压弯的盎然青竹,几丝悲苦,几丝孤寂。
    一声叹息从身后幽幽荡开,在这空旷的墓地里尤为清晰。叶仙仙自然听到了,从这声叹息里她寻摸出点熟悉的感觉,来不及寻思其中意味,眼睛先一步搜寻起来。
    只见半人粗的树后走出一个戴蓑帽的青年,青年身形颀长挺拔,透着正值壮年的蓬勃气息,只是这蓬勃里还有一股矛盾的沧桑。
    “你是谁?”
    叶仙仙看着走出来的这名容貌陌生的青年,不解的问道。如果此人是楼苍之的朋友或同僚,怎么也和她一样偷偷摸摸来坟前祭拜?
    “仙儿,是我。”
    青年这一开口就让叶仙仙惊的睁大了眼睛。这熟悉的声音不正是她以为躺在地底下那个人的吗?
    叶仙仙想到一个词:偷梁换柱
    “你随我来。”
    青年摘去蓑帽,露出一张平凡到毫无特色的脸,只那挺直的鼻梁显得这张脸有些耐看。叶仙仙一看到他的这双眼睛就知道是楼苍之无疑,因为只有他才会用这种像裹了层盈盈暖光的眼神看她。
    看着看着,叶仙仙莫名心酸。
    他没死,真好!
    不过叶仙仙知道这里不过说话的地方,两人朝山地外头走去。
    一边走楼苍之一边简单解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我有个属下擅易容,他找了个和我身形差不多的死囚易容成我的样子代替我砍头。”
    砍头的起因楼苍之只字未提。
    他不提,叶仙仙也不问。
    “你这些天一直躲在城里吗?”
    “嗯,你去楼宅看我那晚我也在。”
    “那你为什么不现身?”要知道她差一点就为了他弑君了。
    “我想看看你今天会不会来!”楼苍之声音轻飘飘的。
    “来又怎么样?不来又怎么样?”这下子,叶仙仙真的不解了。
    “你来了,说明你心里还有我的一席之地,给了我带你走的勇气,余愿足矣。你不来,我权当妄想。从此斓昔冰封,再无情爱。”
    冷风吹起,枝头的细雪吹落,有几粒落在青年平凡的眉眼上,只是平凡的眼这一刻却是那么的深邃。其内暖意流淌。
    他对她的心意,只需一眼。
    叶仙仙从这段话里攉出一个重点,他想要带她走。
    “你想带我去哪?”
    楼苍之只听见心里‘咚’一声,落下一颗石子,欢喜来的那么猝不及防,周围的景色淡化去,所感应的只离他那么近的少女。
    “天广地阔,你想去哪我都陪你去。”
    这时,楼苍之带着叶仙仙走到了一匹各方面都普通的马旁,叶仙仙看了看马,又笑眯眯地看着他,“如果我想留在京城呢?”
    “可以!我说了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在京城我天天顶着这张面具,也就是了。”
    好像从他突然现身,一切都不同了。叶仙仙说道:“京城我待腻了,就用我这双脚去丈量大地吧。”
    “我陪你一起丈量。”
    说着,楼苍之解开马绳,一拍马屁股,马蹬蹬蹄子,尾巴一甩,撒开蹄子就跑了。
    “败家爷们儿,这马能卖十两银子呢!”
    古代篇(完)
    “卿不负我,我怎能负卿。弱水三千,许你一人。浪迹天涯,我随你去……”
    叶仙仙倚在车壁,娓娓地唱。
    她不知道他会带她去哪里,或许会找一个地方定居,也或许会走走停停,四处旅居,她没有问,也不打算问,享受这种从前没体验过的经历。
    上午还是冬日里难得的大晴天,不到傍晚暮色早早到来,为了尽可能的避免震荡,马车行驶的慢腾腾,顺利出了小镇,行在一条还算平坦的山道上。
    楼苍之在一处岔道口略一沉吟,进入往南去的分岔路。北地寒苦,哪有鱼米之乡来的安乐。
    歌声飘进楼苍之耳里,握着马绳的手紧到指节发白。掏给她的心,终于捂热了,激荡的心情持续了一炷香还平复不下来。
    好像只有把人给她骑才能回报她的厚爱!
    “呼”的一声,楼苍之吐出一口浊气,一丢马绳,跨下驾座朝车厢走去。
    叶仙仙抱着快凉掉的暖手炉,忽然感到一阵冷风袭来,抬眼看去,就见易容了的楼苍之掀开车帘迈上车厢。
    “你不驾车,到后面来做什么?”
    楼苍之解斗篷,“来给你当马骑。”
    饶是叶仙仙心理素质过硬,也被他这突然的做法弄的懵圈,说得好听,给她骑,依她看啊,分明是他想骑她。
    不管谁骑谁,总不会少了她的肉棒用。叶仙仙视线扫过他小腹隐有形状的模样,双眼顿时亮了起来。
    送上门的,做!
    走的不是官道,天寒地冻的,走了半天路上连个鬼影都没有,所以叶仙仙一点也不担心被人看到白日宣淫。
    有了楼苍之打入的真气护体,叶仙仙脱到只剩一件肚兜也没觉得冷。随着男女之间的喘息声加重,车厢里的气温节节升高。
    双唇紧紧相抵,叶仙仙被吸取的只能唔唔,他的舌头太快太快了,勾缠的她完全没有反击之力,一直处于被压制状态,头脑也因为暂时性的缺氧而出现眩晕,无法进行思考。
    隐隐的,叶仙仙觉得有哪里不对。
    说好的让她骑呢?为什么被压在下面的是她!感觉掉坑的她以一个超高难度的姿势将楼苍之胯下的肉棒收拢进手里。严严实实的握住,没什么规律的捏动。
    霎时间,伏在她身上的楼苍之剧烈地喘息。
    肉棒内的经络在她手心跳跃着,逐渐变粗变硬,胀大成她最喜爱的尺寸。打死叶仙仙也不会想到这根她喜欢并用的很称心的肉棒差一点就被割掉。
    数不清她捏了多少下,一下一下的,楼苍之惯性的弓起腰,又一个前压,进行着幅度极小的摩擦。舌头不停的往她嘴里钻,单手轻轻地揉弄起那对嫩乳,和她欢爱过太多次,楼苍之早就知道怎么弄让她更容易动情。
    揉捏几下乳团,着重抿转乳尖,指腹时不时刺激一下乳尖上的细孔,或快或慢。在她身上,楼苍之的耐心一向很足,哪怕他自己被捏的肉棒硬了起来,依然细致而耐心地激发出她的春潮。
    没一会儿就让叶仙仙从鼻腔中发出像哭泣似的呻吟,扭来扭去的身体无不在表示她已情动。
    叶仙仙的回应无疑是对楼苍之最直接的回馈。一大一小两条舌头在相抵的唇间纠缠,小的那条明显弱于下风,楼苍之将吸取到的津液一一地吃掉,头一低,便含住揉到极敏感的乳头,就像吸吮她舌头时那样的吸吮。一边吸吮一边手穿进她的亵裤,想插一根手指进小穴里,忽然想到手指可能会不干净,便抽出手将两人下身的衣物去掉,命根子以最亲密的姿势往紧凑的小蜜穴里冲入,沁出的春潮连小穴周围都渗透了,里面早已经湿的不像样,没有任何阻滞的,一冲便冲到了最深处。
    还是没克制住自己啊,距离上次碰她过了好几个月,究竟有多渴望,也只有楼苍之自己知道,此时她的脸陌生又熟悉,加之喘的急,粉颊绯红,媚的让人想狠狠地欺负,脸蛋是其次,真正的媚意却是从骨子里流淌出来的。
    楼苍之想到一个词:媚骨天成
    面对这样的女子,那些人为她疯狂其实也不难理解。
    楼苍之体内的欲火越烧越旺,叶仙仙同样如此,小穴里好像有虫子在爬,很痒很痒,媚肉在无意识的张合蠕动,催促着肉棒快点动。
    这个时候的叶仙仙已然忘记了谁骑谁的问题。
    楼苍之徐徐抽出,再一个深入,车厢似乎因为他的这个动作摇晃了一下。车厢隔了一半做卧榻,七尺左右宽,相当于一米左右,两个人睡要偎的很紧才好躺,楼苍之另外准备了铺盖用来打地铺。现在两人身体一上一下的交叠着,这方小榻竟也够他们使,只是楼苍之腿太长,只好委屈的斜挂在外边。
    肉棒的表皮经过春水滋润,进出顺畅,伞冠部位因软肉的环套抽插时发出奇异的声响。同时也给楼苍之带来了无穷快乐,不是空洞的回想,切实在进行的。
    肉棒整个攮到底,怒涨的巨大头部365度无死角顶紧花心,强烈的淫欲混杂着快感冲上叶仙仙脑门,冲上小穴里的每一道褶皱。
    在肉棒一波接一波的抽插推送中,叶仙仙感觉自己好像化作一摊春泥,随他怎么揉捏,花苞绽开,春水汩汩不断。
    楼苍之见状,定了定神,不再保留力气。奋力狂插猛抽起来。
    “啊,啊……”一声声高亢的娇吟下,叶仙仙搂紧了身上的男人。随着他的抽插,快感将每一个细胞都占据,一点不剩。灵魂也好像在欲波中荡漾开来,难以靠到岸。
    叶仙仙只有一个感觉,很舒服。舒服到什么程度呢?大量的蜜汁流出来,呼吸破碎,神情却是满足。
    亏了!上次玩了个69就离开,太亏了。不过想想以后这根肉棒她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叶仙仙就美的冒泡。再看楼苍之顶着面具的难看脸,也觉得极顺眼了。
    和狗皇帝做她也很爽很过瘾。但是却有哪里不一样。大概是融入了情感在里面才能达到这种心灵上与肉体上的共鸣吧。
    卧榻过于窄小,楼苍之有点施展不开,看着因他抽插而晃动的双乳,楼苍之用力握住,揉搓开。丰腴之度,世间少有。
    当然了,别人的他也没摸过。
    他不贪心,只要手下这两团便已足够。捏着它,只感觉手掌心都软了。
    马车剧烈的摇晃起来,马匹站在原地蹬了蹬蹄子,好奇的朝车厢望了望,打了个响鼻,然后老神在在的嚼起道路旁的青草。
    都不用看,叶仙仙就能感受到体内肉棒的形状,“姐夫……”
    娇里娇气地喊他。
    “力道够用吗?”
    “嗯……姐夫真男人也……”
    她看了他一眼,双腿盘上他的腰间。媚到能滴水的这一眼看的楼苍之骨头一阵酥麻,心里甜蜜而酸涩。
    楼苍之火棒似的巨物在蜜穴里进进出出,叶仙仙艳比花娇的脸庞罩了一层薄露,双腿时而盘上他腰间,时而平放,时而轻举,随着巨物的每一下抽出插入转变着姿势。而媚肉却在紧密的蠕动着,紧夹挤压。一双柔软的手臂更是紧紧地抱住楼苍之宽阔精瘦的胸膛,指甲挠进肉里。
    在楼苍之的后背已经有了好几道血痕。
    车厢里,异香弥漫。
    楼苍之修长的腿曲起,同时架起叶仙仙的腿,越来越狂野的深入抽插。两人身子都晃的厉害,“啪啪啪……”一连串急促肉击声中,花心一阵抽搐,含羞带露地喷涌花蜜,灼热的能把他化了,在这个过程里花穴痉挛式的夹着楼苍之的肉棒不放。
    楼苍之不由得全身一麻,知道精关即将失守,愈加快而猛的连续抽插了几十下,顶端深深地陷进花心,微微抖动中,岩浆般火热的精液奔涌进子宫。
    叶仙仙的腿从他肩膀掉下来,整个人还处于那种飘飘荡荡的状态里,直到肉棒抽离体内,听到一声如同瓶塞打开‘啵’的声音,才回过神,看着自己花蜜横流淫精斑斑的下体,感到刚才的疯狂,顿时脸颊红扑扑的。
    终于,叶仙仙记起来被她忽略的问题。
    “说好了是我骑你的,你怎么这么赖皮。快躺下让我骑。”
    楼苍之眉眼轻抬,“你确定你还骑的动?”
    这是啥子意思?鄙视她吗,骑男人而已,她什么时候弱过。当下,叶仙仙想以实际行动证明,可是动了一下身体,酸麻异常,腿也没多少力气。好比久涝后的花儿一时汲取了太多的养分,饱的动不了。
    紧接着叶仙仙便进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映入眼帘的那双眼柔柔地,声音更柔,“来日方长,以后随你骑,不必急于一时。”
    她想说刚才一通囫囵吞枣,还没细品出味儿呢,可碍于绵软的手脚,到底作罢。
    叶仙仙和楼苍之来到南方一个小镇定居,习武之人身强体健,楼苍之没病没灾的活到老,寿终正寝才被叶仙仙送进早就选好的福地。她自己也成了个豁牙老太太。
    至于皇帝,都换了好几茬了,延初帝一生无子,在位初期有几分仁君风范的延初帝登基没几年越来越暴虐,动辄抄家灭族,人头滚滚,菜市口一层层泥灰下,都是盖住的血迹。民间有那胆子大的,私下把延初帝比作桀纣,称之为暴君。
    但延初帝却是个短命的,登基近十年的时候一场风寒去了。那时刘迣高居首辅,他做主从宗室挑了位王爷拥立为帝,国号仁德,可惜这位仁德皇帝素来体弱,登基还不到三个月也没了。
    仁德帝年仅九岁的长子登基当皇帝,主弱臣强,国柄由以刘迣为首的文官集团专执,刘迣权倾天下,叶仙仙在坊间经常听到读书人对刘迣的推崇之言,也是一介寒门能爬到那份上祖坟必然每天青烟滚滚。刘迣的大权独揽一直到皇帝大婚亲政才略有改变。
    刘迣到底是佞臣之流还是忠臣之流,自有后世评判,叶仙仙不予置评,偶尔她也会想起刘迣、卫尊、齐嘉宁这些在她生命里留下过或多或少色彩的男人。
    但那些色彩已被无声地掩藏在流年不知处,偶尔浮起,也浅的泛不出涟漪,随着时光的流逝终沉落在底。
    这近六十年的时间叶仙仙过的很平静,平静到似乎忘记了系统的存在,只守着一个男人,收起了所有的花花肠子。
    要说一开始叶仙仙对楼苍之确实怀有感情,到后来就变成了习惯,习惯身边有一个固定的他。
    没有任务的过了六十年,叶仙仙挺知足的,如今她老了,手上黑褐色的老年斑,弯驼的后背,以及几近全白的头发,无不证明岁月这把杀猪刀有多可怕。
    若非有从前系统奖励的十年时光定格,说不定她都熬不过楼苍之,只有真正老过的人,才能体会到青春的宝贵。
    送走来吊丧的最后一波客人,叶仙仙闩好大门,杵着拐杖走回内室,和六十年没出现的系统沟通起来。
    当初和系统敲定小黄花她和系统各一半,然后她去小世界收集精气,但这么多年来她安分守己的,属于她的那近十万小黄花一直没有动用,叶仙仙和系统讨价还价把她那份小黄花都给系统,免去小世界,直接回现世。
    至于缺失的气血,则由系统帮她填补,系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不知道是不是叶仙仙的错觉,系统的勉为其难有点假,不管以后的任务有多挑战羞耻度,她都没得选择。
    “叮……宿主灵魂回归本体倒计时开始。3.2.1……”
    我,叶仙仙,要回来了!
    ——
    这个故事写的不尽人意,中间又隔了将近两年。
    其实开始就写歪了,没写好,就先写到这里吧,现代的后续以后有兴趣了再写。
    挖了个新坑,先填坑去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哈。
    谢谢这么多年的陪伴。
    爱你们!
    呦呦呦!
    ρǒ㈠8м.Cǒм(po18m.com)
    --

大惊喜!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