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129不太平(求猪猪)

最.罪爱(父女、民国、HE) 作者:大包子

128-129不太平(求猪猪)

      年初一这一天,整个北区城都不太平,富贵人家,开始吩咐伙计们,将自家的大门紧闭,谢绝刘家、王家及霍家三家登门。
    原因也无他,纯粹是掰扯不清楚这里头的事情,所以干脆大家在明面儿上,都不往这里头跳。
    且兹事体大,王家的小姐被刘家的公子毁了清白之身,这是妥妥的了,但这刘家本是冲着霍家的小小姐去的,霍小小姐并未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霍家的名声也因此受损,将来霍小小姐除非终身不嫁,若要嫁人只怕只能低就。
    此事霍家必不能忍,势必要打压刘家一二,然,此事真要论起来,既然刘家的公子与王家的小姐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王家再气,也是要捞刘家一把的,只此中利益,需得咬下刘家一大口血肉来,方能解了王家的气。
    因此,刘家必然要向北区城内相好的人家求救,或者支援,或者帮忙去与霍王两家斡旋求情,但霍王两家又岂是那般好相予的?现在他们帮了刘家,岂不同时与另外两家结了仇?
    又有王家对霍家的气,也是有的,毕竟王小姐是替霍小小姐顶了灾,可青龙寺里也传了消息出来,是刘家假借了霍密的名头,想叫了霍小小姐出去,后来霍小小姐因要去小解,便没去赴约,王小姐便借故去了。
    那王小姐为何要去?别人家爹爹叫女儿去问话,王小姐一个待字闺中的外人,为何要去?这里头倒也不是没有自作自受的成分在里头的。
    因此,王家对霍家有气,霍家又怎么能受住这口气?本就是王小姐不检点,想要攀上霍密,她有今日干霍家何事?
    所以这三家的事儿啊,实在是扯不清,北区城里的富贵,只管自扫门前雪,关上大门哪家都不理,哪家也就不得罪了。
    徐徐间,初一这一天就这样,在看似平静,却又暗潮汹涌的气氛下度过了。
    且这一天,虽每家每户都关上了门儿,内里却都不能安宁,尤其是霍、刘、王三家,更是人人肃穆,当家的老爷少爷,全都还留在青龙寺里没有回来,当家的主母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开始在这宅子里,挨个儿的清人。
    把那些嘴碎的,平日里与自个儿意见不合的,看不怎么顺眼的东西,全都打发了出去,免得在这风雨欲来之际,平白的添了旁人把柄。
    又刚回霍家,霍含玉就被霍太太禁足在了院子里,霍密派了一队兵守着她的院子,宅子里的任何闲杂人等,都不能再入霍含玉的院子,若是饭菜,那都是春杏出去取了回来,送回小楼给霍含玉吃的。
    便是这样到了半夜,春杏给霍含玉取完了宵夜回来,带回了一个消息,说是刘姨太被杖毙在了青龙寺里,是刘家的老爷下的手。
    又听说抓了刘家的一个丫头,就是假借了霍密的名儿,来唤霍小姐出去的,还有几名负责通风报信打掩护的沙弥,跪了庆平殿外一溜儿,全给霍密当着刘、王、霍三家给枪毙了。
    ]最.罪爱(父女、民国、HE)129爸爸带你回北疆(微H+求猪猪)
    129爸爸带你回北疆(微H+求猪猪)
    听着这些事,霍含玉觉着那一条条人命,从春杏的嘴里说出来,就如同一个简单的数字般。
    尽管春杏自己也说的是心惊胆战的。
    便是这般到了第二日,天未亮,霍含玉还才睡在床上,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她睁开眼睛,在黑夜中,惶然见着一个男人的影子,就坐在她的床头。
    “啊~~”
    惊恐的尖叫声,被霍密捂住,他声音低沉,安抚着被吓到了的女儿,轻声哄道:
    “别怕,阿玉,是爸爸,是爸爸。”
    霍含玉微微起身,这才看清了坐在她床头的男人是谁,她急忙坐起身来,双手抱住了爸爸的脖子,身体微微的发抖,恐惧道:
    “爸爸,我害怕,北区城太恐怖了,我不想在这里了爸爸。”
    “好,好,爸爸带你回北疆,乖。”
    抱紧了小阿玉的霍密,身上还有隐约的血腥味,他刚杀了人,处理完青龙寺的事,就急忙的往回赶,生怕他捧在心上的小乖乖会被刘明轩给吓着。
    瞧着小阿玉这个样子,也确实被吓得够呛。
    黑暗中,霍密温暖有力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纤瘦的脊背,在他的怀里,霍含玉总能最快速的找到安全感,也能最快的从惊慌失措中,回过神来。
    她紧紧的抱着爸爸的脖子,将小脸埋在爸爸的心口上,嗅着他身上的血腥气,缓缓的均匀了呼吸,又问道:
    “那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北区城,一点都不喜欢。”
    “爸爸也不喜欢。”
    霍密低着头,薄唇轻轻的吻着女儿的额头,单手捧着女儿的后脑勺,另一只手的五指插入她柔软的发里,将她脸颊边的发丝往后梳拢,又轻吻到小阿玉柔嫩的耳廓上,低低道:
    “北区城里,想跟爸爸抢阿玉的人太多了,爸爸带你回北疆,只有阿玉和爸爸的北疆。”
    “好~~”
    微微阖目的霍含玉,感受着父亲在她耳垂上的舔弄,她歪了歪头,下身往爸爸的身上贴,不由自主的跨坐在了爸爸的大腿上。
    只要爸爸肯带她回北疆,她就是最安全的,谁也不能从爸爸的手中抢走她,谁也不能从她的手中抢走爸爸,她与爸爸,是属于彼此的。
    她就是从他的身上拆下来的肋骨,他们才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应该在一起的人,任何想要拆散他们的人,都该是他们警惕,并且敬而远之的。
    这一点,霍密早就明白,而霍含玉,一直到现在才想清楚。
    天还未亮,霍密寻着了女儿的唇,他来吻她,她便抱着他的脖子,寻求温暖与安全般,稚嫩的回应着他。
    唇齿相依间,霍密抱紧了女儿柔软的身体,将她的下体往他的下体处压,一边吻她的唇,一边用他的下体,摩擦着她的下体。
    霍含玉这个小淫娃湿得很快,她的舌头还在与父亲的舌头的纠缠,下体处衣料传来的摩擦,已经教她频频酥爽了,这黑暗中,传出她猫儿一般舒适的呻吟声,一声声的在告诉霍密,她要爸爸肏她。
    zρo①⑧.coм
    --

128-129不太平(求猪猪)

- 御宅屋 http://www.yuzhaiwx.com